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次前卫艺术展


□ 朱珊珊

朱珊珊

  我匆匆忙忙地走在半化未化的冰路上,去欣赏LY前卫艺术美展。听说此次美展不对外卖票,也没有请柬,只是小范围的圈内人。

  这是原画院一楼雕塑室.窗户已经没有了,直接就可看到屋内,而且可看到屋的楼顶,因为房顶已拆除,只剩几个房梁,前几天的大雪把这房间与房梁厚厚地装饰了一番.愈加显得室内明亮白净。

  我静静地看一眼这间屋子,忽然想到他们在这和泥、雕塑的情景,幸好知道这帮人现在的去向,不由地嘴角抽动地笑了,加快脚步,转弯,抓住门柄像过去一样,拉开门,因为我心里觉得楼内会有不少人。

  前厅里到处堆着废弃的管子、砖头、破木板等,走在厚积灰土的楼梯上,我既兴奋又有些紧张地往上走.想着将看到的作品和可能会遇到的熟人。

  楼梯转角处的大窗户已经没了玻璃,窗台上却斜歪着一盆只有叶子的花,这会不会也算作展览的一个小景呢?停留片刻,感受窗口的大风,怎么听不到楼上的动静?人真的很少,而且展览很严肃吗?抬头望那曾经是院长室和会议室的房间,深栗色的房门已不见了,空框上横挡着一张旧胶合板。

  定定神,决定把脚步放稳、放慢。当我的头刚升到能看见楼上的一切时,被那两行高大的柱子震住了,那乳白色的大柱子在夕阳的强光下,明暗分明、立体感很强,它们的投影又长,显得这宽敞的大厅具有昔日的豪华典雅与现今废落的苍凉美。

  我的心开始怦怦地跳动,心想,他怎么会想到在这里办美展,他的作品又会放置在什么地方呢?这种环境本身就是一种情绪,就是美展中的一部分。

  噢,那根柱子底下有一堆塑料布,一个纸箱和纸箱上银色闪闪发亮的器皿,因为光很强.所以赋予每样东西以强烈的色彩感。塑料布,我在他的画室里见过,他的作品中是有这样的东西,看到一点有关的东西,就会看到更多的展品,也许他现在正在与某位朋友严肃地审视自己的作品.我的出现会很容易被他们发现,这里太空旷了。

  当我的脚真的踏上满是灰土的大厅时,眼睛搜索每个可以看到的角落,却看不到一件作品和一个人,大厅临街的一面,一扇扇落地大窗有的只剩几个玻璃碴.有玻璃的也乌涂涂的.强光透过灰尘在光中闪耀着飞舞,而大厅另一侧,只有几个墙框子,披着厚雪,可一览后院的楼台回廊,与那半边的天空。我再往里走,见地上有不少旅游鞋的印记,知道他们来过这里,可人那?我小心地走,怕不注意会踩塌什么地方,我慢回身,谨慎地抬头张望,见几只小麻雀飞来,又飞走,顶楼的梁上积雪被风吹落一片片,忽然听到好像某个角落有动静,急忙注视,会不会他们在那儿。

  美景在我心中已经起了变化,难道他是下周举办,而告诉我错误的时间?还是我把时间看错了呢?看看表,我开始愤怒,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忙下楼。

  街上人来人往.个个脸上是平静中的自然表情,只有我,脑中刚从空虚废墟中出来时那种在悲凉和静寂的美中浸过.心中又充满受骗后的愤怒,站在街角,不知何去何从。

  怎么今天推画廊的门也推不开,展览会不会在这里呢?一个小姑娘这时从里面出来,把着那厚重的门问我:“买画吗?”“这里不是有个展览吗?…‘噢,他们在楼上,你去吧。”小姑娘笑了,很热情,我心中的怒气就像窗上的水气被蒸发掉,一下子没有了,“展览是什么时候?”“不太知道,大概现在还有,你去吧!”

  我重新又上楼,这回想可能是在三楼吧,通向三楼的楼梯窗台上又有一盆只是叶子的花,这没准与二楼的那盆是连续的,为楼梯做装饰。我三蹬两蹬往上跑,有一个房间用大板挡着,从缝中我看见一个红色塑料桶,和一支扁刷,这里不像,继续往里走。这里真明亮,因为头上没有任何遮挡,几根房梁,所有的窗户都只是个框子。我不敢再找,便不大不小地喊一声“LY”,没有什么回声。站在这里可以清晰地听到楼下街上来往车辆的喇叭声和来往时速度带起的风声。

  他真的办了画展。只是我没有赶上,他的作品我在画室里已经看到一部分.但在这里我没赶上,美展要表达的我已经知道个大概,只是以这种方式欣赏,让我一个人独自来感受,这太浓了,浓得我走到最繁华热闹的市场中,心也依旧是孤独和沉重。

  本栏责任编辑/杨文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一次前卫艺术展”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