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主义”与性别


□ 上野千鹤子 李小江

  二○○四年三月九日,中国女性主义学者李小江与日本东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上野千鹤子就中日两国的女性问题及女性研究等话题进行了对话,就上野千鹤子是日本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理论家,著有《父权体制与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之女性主义》等。
  上野千鹤子(以下简称上野):我们很高兴你能来这里三个月,你让我们知道中国也有自己的女性学,不是进口的,是独创的,有中国自己的特色。我们在日本原来很自豪,是我们创建了日本的女性学,我们是开拓者。当我们了解到你的工作,很吃惊,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开创女性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中国这样的国家把女性主义看作中产阶级或者小资产阶级的东西,因此我很想了解你是怎样在中国做妇女研究的?但是,首先我想问一下,你对来日本有抵触情绪吗?
  李小江(以下简称李):这次来日本对我是一个学习的机会。过去我们对美国、欧洲比较了解,对日本反而很陌生。我来这里,希望能亲身体验和了解日本社会、日本妇女和妇女研究。这些年我将很多时间和精力放在东北亚研究上,“全球化”过程中,区域化的特征突显出来了,因此也突显了“东北亚研究”的重要性。东北亚这块土地上有不同的民族、国家,历史渊源深厚,却因意识形态以及不同的社会制度分隔开来,有遗留的战争问题,也有贫富差距问题……唇齿相依,却感觉相距很远。但是现在,在全球化趋势中,尽管矛盾和问题仍然存在,却也突显了这个区域中人们的共同利益,比如战争与和平问题,经济发展问题。从一九九六年开始,我用很多时间做东北亚研究,看文献资料,做实地考察和口述访谈,先是在中国内部的东北地区(特别是对延边朝鲜族地区和日本殖民地所谓“关东洲”大连)考察,去年去了朝鲜,现在来了日本,然后就要去韩国。在这时候来日本,正好看作是我做东北亚研究的一部分。近代以来,中日之间有很多未决的问题,比如战争遗留问题,今天仍然存在着和平相处问题……我们的对话不仅是对这些重大问题发出“女性的声音”,对长期以来以欧美为中心的女权主义和妇女研究也会是一种借鉴。世界是多元的,要想学术理念也是宽容和多元的,需要我们做出努力,发出我们这个区域中“自己的声音”。
  社会主义与妇女解放
  上野:你讲到“唇齿相依,却感觉相距很远”,我很有共鸣。过去是因为战争,战后,我们花费了几十年才恢复邦交,战争赔偿的问题至今没有解决,中国人对日本人的抵触情绪至今很深,所以听你说来日本“没有抵触情绪”,我很高兴。对战后的日本来说,说到“国际关系”,就是日美关系。女性主义也是一样,我们是用片假名直接拼写出这个概念的,在日语中没有对应的词。我认为,这也反映了我们的懒惰和怠慢,没有认真做这个转译工作,应该反省。我们确实深受欧美的影响,但你说日本的女性主义是在西方的影响下出现的,我不同意。我们日本妇女独创了自己的女性主义,有充分的理由,也有充分的必要。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是父权制的,和西方欧美社会一样,似乎不存在独创的基础。我看过你的书,你说到社会主义能够最广泛地解放妇女,我很惊讶,难道真是这样吗?资本主义国家的妇女就一定是受压迫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妇女就一定是解放的,你是这样理解的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