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应用伦理学:“权衡”和“决疑”


□ 黄凯锋

  关键词:应用伦理学;可错性;风险伦理;责任链
  中图分类号:B82-0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3-0127-04
  作者简介:黄凯锋,上海社会科学院科研处研究员 (上海 200020)
  
  一、无“原理”可以“应用”的伦理学
  
  20世纪70年代以来,发端于美国的应用伦理学作为新兴实践哲学获得较快发展。也因此,在我国学者的印象中,特别是许多研究者的心目中,总是倾向于把美国的应用伦理学作为应用伦理学研究的范本和模式,更有甚者,不承认英美之外还有别的“应用伦理学”①。而实际上,英美的学者也从来不把自己的研究范式和方法当作唯一的真理,相反他们承认应用伦理学从一开始就具有多样发展的态势。现任德国蒂宾根大学政治哲学家、伦理学家奥特弗利德·赫费的著作《作为现代化之代价的道德——应用伦理学前沿问题研究》就是一本德国风格的应用伦理学著作。通过这本著作,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应用伦理学与传统伦理学的区别。应用伦理学的诞生不是对传统伦理学的“拾遗补缺”,而是起源于现实生活中无法“应用”传统伦理学原则加以解释和理解的问题领域。进而言之,是起源于现有的原则在同一问题上的相互冲突,以至于使现实无原则可循。正如赫费在书中讨论的那样,不断进步的医学对人的自然生命的处置,科学对人类的控制和威胁等问题,就无法直接应用传统伦理的一些所谓“普遍原则”来解决。正是无“原理”可以“应用”才导致应用伦理学的产生和发展。
  应用伦理学注重在具体的问题处境中(包括道德悖论)寻求合理的决断或共识。而共识只是一个可期望达成、或许永远无法达成的结果。但在具体的问题处境中研究决断的一般程序和可能达成共识的有效规范是应用伦理学的核心。比如克隆人的问题,任何像传统伦理学那样试图为人的尊严和价值作出最终证明的原理都是不起作用的,因为无论是赞成还是反对,都可以依据人格尊严的原理提出一大套道理,但对于目前的行动决断无济于事。所以,关键是要对你的诊断或决断提供有效的理论依据,看它是否能获得主体间的认可。
  传统的伦理学是就某个原理本身进行先验构成,而应用伦理学是对众多问题的诊断进行经验性的讨论;传统伦理学要求逻辑上的自恰性,要为最终有效提供终极证明,而应用伦理学不需要任何最终证明,只是一种论证程序性的商讨,主要任务不是形成原理而是就众多诊断进行权衡和决疑,对悖论式的问题本身作出系统的反思,然后找到解决问题的基本途径。
  
  二、“缺德”与结构上的“可错性”
  
  赫费关于科学和生态问题的研究正是从具有上述特征的应用伦理学的角度出发展开具体的分析和讨论。在赫费看来,讨论科学领域的伦理问题,应该把科学、技术和环境联系起来加以考虑。技术和相应的环境是科学的衍生物。而所有问题都源自于科学在现代实践中面临合法性危机。我们的讨论不能指望一劳永逸地克服危机,寻求合法性的最终证明,而是直面危机,作出具体的诊断并寻求治疗的原则②。
  科学的合法性危机以悖论的形式表现出来,悖论的一方抱怨科学越来越“缺德”,在道德上“堕落”了;而另一方却对“科学缺德”这一指控进行辩护。辩护的目的是在根本上停止关于“缺德”的指责。理由是:科学的职责只是提供客观的知识,与道德无关。科学伦理学就有必要分析和反思这样一种悖论式的问题。按照赫费的思路,我们不可以直接问:科学的行为是足够道德的吗?因为如果这样发问,就迎合了简单解释的倾向,而实际存在的复杂性远非如此。要理解科学不断增长的正当性压力,就要研究更基本的问题:科学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结构性变化。从这种根本性的结构变化中,我们可以发现,科学既不是对道德冷淡的亚系统,也不能从主观的方面推测科学家的良知在不断丧失;不是科学家在本质上变坏了,而是对科学的正当性审查更为严格了;不是科学越来越失去良知,而是对科学的道德要求更高了;既不是科学本质上不道德,也不是科学变成了道德中立,而是现代科学可能存在更多的道德空白,甚至更易生“道德病”。所以,赫费认为,不是说科学在道德上的过错增加了,而是发生过错的可能性增加了①。
  这个不算结论的结论本身仍然需要解释,言下之意就是,科学在今天陷于道德责难的泥潭,不是因为它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人们对科学的要求更加苛刻了,期待更加高远了。赫费给出了支持上述结论的历史性论证。作者详细分析了古今科学诸多方面的结构性转变:在古希腊时期,亚里斯多德式的哲学认定,所有人追求知识都是出于“本性”,而不是什么外在目的或兴趣。科学的正当性就在于满足人类本性中内在的求知欲,与任何外在的手段无关。甚至技术本身也和科学一样是研究共性问题的,是为了可能的应用而研究基础。现代人的观点显然与此相背。在现代人看来,科学作为技术的基础,其正当性就要以它的可应用性来证明。因此,今天称之为基础研究的科学,在亚里斯多德那里几乎都是技术。从这样一种结构安排可以看出,古代科学不存在任何道德问题,它只与研究者的求知本性是否得到满足有关,而与他的利益无关,也不要求任何意义的对外在世界的改造。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