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方匠


□ 李进祥(回 族)

  作者简介
  李进祥,回族,1968年5月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8开始业余文学创作,出版长篇小说《孤独成双》,中短篇小说30余篇,《女人的河》、《屠户》等十余篇入选《小说月报》、《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等。小说《狗村长》获“《小说选刊》全国读者最喜爱的小说”奖,部分作品译介到法国。
  
  方,应该算是一种棋,类似围棋,但比围棋的路路道道要少,下法也不尽相同。横七路,竖八路,五十六个交点,双方各二十八个子。子,清水河一带人都叫马,双方各二十八个马。马不是黑马白马枣红马,就是地面上随手捡的石头、土块、羊粪蛋、树枝子、草秆子、瓦碴片子。一方用石子,一方就用土块;一方用羊粪蛋,一方用树枝子;一方用瓦碴子,一方用草秆子,都是不一定的。双方的马,只要能分清就行。不像围棋那样黑白分明,子子圆润。方盘也是现划的,不是画,是划。就在地上,用手掌刨平了,用手指头划。划出能看清楚的路道就行。一般是输了的一方划。绝少有专门做了棋盘棋子下方的。玩方棋就叫下方。一般是输的一方先落子,另一方随子。双方的马一般都紧随着,一边努力地让自己的四马成一方,另一方面还要防止对方的四马成一方。四马成一方,就要吃掉对方的一个马。下马结束后,开始打马,一般是先手下马的一方拔掉对方的一个马,后手下马的拔掉对方的两个马。这样就有了三个眼,马就能走了,方上的马可以按直线前后左右移动。移动叫走马。谁的四个马走成一个方,就可以去掉对方的一个马。去掉一个马,叫吃马。到一方的马被吃得不能成方了,或者弃马认输了为止。
  下方,在清水河一带非常流行,娃娃老汉几乎都会下,水平高低当然有很多档次了。这个档次不像围棋的分段,下方没有三段五段,八段九段的分法,谁的水平咋样,一村人心里给分了档的。下得最好的人称方匠。一般一个村都有一两个方匠。方匠是赛出来的。各村之间的方匠也有比赛,比赛当然是有人私下里联络进行的。这样比赛的结果,产生了这一片或这一带有名的方匠。
  韩铁算不上清水河一带最有名的方匠,但却是最可怕的方匠。清水河一带几乎所有的方匠都败在他的手下。可怕的不仅是这一点,可怕的是他下方的招数。他下方只用一招,那就是“阻”。清水河一带人说“阻”,有“塞”、“楔”之类的意思。他下马走马并不求自己成方,而是阻止对方成方。下马阶段,就处处牵制,使对方的马下成一盘散沙,对方就有些气虚了。尤其是走马阶段,他不想着吃对方的马,只是围追堵截,把对方的马拆得七零八落。对方好不容易快走成一方了,他 “阻”上一马,就像给对方心里插了一把刀。一招致命。许多方匠和他下方都举止失措,气喘吁吁,不到终盘就弃马认输。但都不是输得心服口服,都输得懊恼。
  清水河一带人就把韩铁叫韩信,韩绝绝。韩信就是楚汉时期的那个韩信。韩信的故事在清水河一带传得很广。故事中的韩信和史书上的不一致,和演义中的也不一致。故事中的韩信心狠绝情,对手怕他,身边的人也都怕他。清水河一带就把倔强绝情的人叫韩信,韩绝绝。而据说这方棋就是韩信发明的,最初是用来排兵布陈的。依据是啥,没人说得清。韩信的故事在这一带为啥传得多,又传成了那样,也没有人说得清。但也有人有理有据地说,韩信就是清水河一带的人。清水河一带确实有许多姓韩的,有的自称是韩信的后代,也有的不认。
  韩铁就不说自己是韩信的后人,也不说不是。就像有人叫他韩信,韩绝绝,他不高兴也不恼一样。韩铁是个少言寡语的人。
  韩铁打小就言语少,他又生得瘦小,在村里的娃娃中不起眼,在弟兄姊妹七八个中也不起眼。连他爹妈都有时忘了他。吃饭的时候,有时他一个人在外面的墙角里玩,家里人把饭吃完了,他过来了,其他人都不知道他吃了还是没吃,他妈还有些疑惑,问,你吃了吗?他说没吃。没吃就没吃,也没人给他专做一顿的。将就半碗剩饭,一块馍馍,或者一个煮洋芋,也就罢了。因此,他就显得更瘦小。到了该上学时,也送到学校里去了。老师给起了学名叫韩铁。还是一样,整天不声不响的,老师,同学都想不起他。他来了也就来了,走了也就走了,没人知道。上了三四年,就回来了,老师不找,家里人也不送。那时候是人民公社,生产队,家里没多少活计。到村上劳动又算不上劳力,他就只能在村子里闲逛,有时就凑到下方的摊子上看,也是不声不响的,看大半天都不出一声,偶尔帮下方的人找石子,瓦碴,羊粪蛋。看了些日子,看会了,却是没人跟他下。他也不主动找人跟他下。有时找个没人处,自己跟自己下。也是没人知道他在下方,以为他在那里玩石子呢。到十八九岁了,家里人才想起他来,送到队里去劳动。他的身量还是没长起来,还是那么瘦小。犁地扶不住犁把,喂牲口拽不住牲口,就安排他去放羊。羊听话,是个人赶上就能走。羊散开了,去满山坡上找草吃了。他一个人没事,就捡上石子和羊粪蛋,自己和自己下方。到太阳光都散尽了,也看不清方路了,才赶羊下山。羊回圈了,他就到家里吃饭。吃了饭,又到羊圈里睡觉,看羊。几年时间,家里人还是常忘了他,忘了他的岁数,忘了他在家里是排行老几了。家里人就先给他兄弟说了媳妇。他兄弟比他长得个头大,有媒人提亲,就说定了,说定了,他父母才想起他来,想起他应该是哥哥,应该先给他说媳妇才对。但说定了,就不好再退,也是家里人口多,穷,说个媳妇不容易,就给他弟弟先娶了。爹妈觉得对不住他,给他说好话,给他说要给他找个好媳妇。他还是一声没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