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明天的石油


□ 朱兴珊 周骞慧

  
  中世纪时代的意大利著名谋略家马基雅弗利说:当你的安全取决他人对你的态度的时候,也就是你最不安全的时候。不幸的是,中国的石油安全正面临这种局面。在看来还杳无踪影的危机真正到来之前,我们究竟该做些什么?
  “争夺最后的油气资源的斗争,很可能成为21世纪地缘政治的主题。”这是美国能源问题专家保罗·罗伯茨的预言。
  如今,中国能源面临的巨大挑战是显而易见的: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在能源供应不足的情况下,维持国家实力的稳定上升。鉴于能源供应不足可能成为中国崛起的最大障碍之一,对于中国来说,能源安全不仅是一个国内保障供应的经济问题,更是一个关乎国际能源供求和能源地缘政治的战略问题。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国内对原油资源的消费需求量将进一步增大。受资源的地理分布条件和开采难度的制约,目前中国原油产量始终徘徊在1.6亿吨/年左右,无法满足国内需要,而今后新增的石油需求量几乎要全部依靠进口。2003年,中国进口石油直逼1亿吨大关,并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石油净进口国。到2020年前后,中国的石油进口量有可能超过3亿吨,成为世界第一大油品进口国。
  北美和欧洲地区本身既是石油生产大国,同时也是能源的主要消费大国;中南美洲靠近北美与欧洲,又与中国相距遥远;亚太地区因资源相对贫乏,也是石油主要消费地区。因此,这些地区不太可能成为中国石油的主要进口源。
  中东地区石油的储量、产量和生产潜力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其石油总资源量达1231.8亿吨,天然气总资源量为73.2亿立方米,分别占世界油气资源总量的39.6%和22.4%。无论在石油资源上,还是在地缘关系、交通条件上,中国未来要从国外进口大量的石油资源,中东将是主要的进口源。预计近中期中国从中东地区进口原油将占进口总量的50%左右,远期也将超过45%的水平。
  前苏联地区的油气资源也是相当丰富,其石油总资源为471.5亿吨,天然气总资源量为107.2亿立方米,分别占世界油气资源总量的15.1%和32.7%。该地区石油主要分布在俄罗斯(67亿吨)、哈萨克斯坦(11亿吨)和阿塞拜疆(10亿吨)。从中国石油进口的多渠道、多运输方式发展战略出发,前苏联地区将是中国近中期开拓新的原油进口源的战略重点,预计未来前苏联地区在中国原油进口中的比重,将由目前的不足3%逐步增加到15%以上。
  非洲地区石油总资源量为233.8亿吨,天然气总资源量为21.2亿立方米,分别占世界油气资源总量的7.5%和6.5%。目前中国从非洲进口的原油占20%左右,但随着从中东、前苏联进口原油份额的增加,从非洲地区进口原油的比重可能会有所下降,预计未来非洲地区在中国原油进口中的比重将达到10%左右。
  世界各地区石油剩余可采量及年产量比例示意图
  根据中国进口原油可能供应源的地理分布及进口原油需求量分析,未来中国进口原油的境外通道将总体形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其中,东、南向通道以海运为主,西、北向通道以陆路管道运输为主,构筑十大运输通道。
  南向通道:主要指从中东进口的原油通道,共计四条:一条是中国目前最主要的原油进口通道,即经马六甲海峡到我国沿海的海上原油运输通道(除马六甲海峡通道外,其南侧还有龙目海峡和巽他海峡);另一条是绕开马六甲海峡,直接在孟加拉湾的缅甸沿海兴建原油接卸设施,结合炼厂布局在缅甸或西南相应建设缅甸至西南的原油或成品油输送管道,形成南向第二通道;此外,还有泛亚铁路、克拉地峡及“海陆联运陆桥”原油输送管线可供选择。
  北向通道:指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通道,共计四条:泰纳线,以及从俄罗斯萨哈林进口的海上原油通道,从俄罗斯远东伊尔库茨克到我国满洲里和到二连浩特的俄中两条陆路通道,形成新的北向陆上和海上新通道。
  东、西向通道:分别指从中南美、中亚的哈萨克斯坦至中国沿海、新疆的独山子的海上运输通道和陆路原油输送管道。
  能源战略通道事关国家的经济安全和核心利益,因此,中国应不遗余力地建设蛛网式战略通道,并大幅度提高确保战略通道畅通的能力,有效降低在海上石油运输被中断所导致的脆弱性,减少对西太平洋战略通道的依赖,从而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
  
  跳出马六甲游戏圈
  南向通道的艰难选择
  
  马六甲之痛
  
  “谁控制了马六甲海峡,谁就能随时威胁中国的石油安全。”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说。然而,不容乐观的是,一些大国一直染指并试图控制马六甲海峡的航运通道。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