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典竞技:战争与和平


□ 吴 飞

  在古罗马一系列的建国神话当中,曾长期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罗马国父罗慕洛在修建了罗马城以后,发现罗马的男子过多,但找不到足够的女人与之结婚生子,而这必将影响到罗马未来的强大与繁荣。于是,罗慕洛向邻近的几个城邦派出使者,商议与他们结为秦晋之好,但所有的城邦都拒绝了他。于是,罗慕洛另生一计,就在罗马城为荣耀海神涅普顿举行竞技比赛,借此吸引了很多邻城的人来观看,尤其是萨宾人,几乎阖城出动。罗马的男人们趁机在比赛中劫持了萨宾少女,与她们强行成婚。为了报复,萨宾国王塔提乌斯带兵偷袭罗马,双方在罗马城中展开了激战。最后,那些已经甘心做罗马人妻子的女人们冲了出来,阻止了自己的父兄和丈夫之间的厮杀。于是,罗马与萨宾结为同盟,罗慕洛之后的第二任国王努马甚至就是萨宾人。
  和关于罗马建城的很多别的传说一样,这个故事不仅再次给罗马人所景仰的国父的人格投上了阴影,而且即使很多罗马人自己,就已经不相信其真实性了。狄奥尼索斯、普鲁塔克、西塞罗等都认为,按照古代严格的宗教规定,当时的罗马人应该和萨宾女人举行了庄重的婚礼,而不该有掳掠这回事。虽说此事未必实有,而且我们也不知道罗慕洛用来荣耀涅普顿的究竟是什么竞技,但抢劫萨宾女人故事还是颇能帮助我们理解希腊罗马世界中的竞技精神。罗慕洛因为向各城邦求婚不得,所以才以竞技的方式,吸引来其他城邦中的大量市民,然后以极为粗鲁的方式强抢民女,逼迫成婚,结果引发了罗马与萨宾的大战,战争的结果,却使得萨宾人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女儿们与罗马人之间的婚姻,甚至与罗马结为同盟。虽然是战争,却如同闹洞房的戏谑一般;虽说是婚姻和同盟,却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罗马人与萨宾人亦敌亦亲、忽战忽和,难怪后来塔提乌斯被暗杀之后,颇有人以为就是罗慕洛下的毒手。
  在希腊罗马,各地的各种竞技活动非常多,但发展成跨城邦的“国际性”比赛的,却没有几个。正如很多研究者指出的,我们不能被现代人对古代奥林匹克精神的幻想所迷惑,以为古典世界中的国际性竞技真的就是和平的天堂,友谊的使者。这些竞技虽然确实以和平为口号,而且事实上也带来了一些和平与同盟,但我们应该更清楚地认识到,虽然很少有哪个竞技活动真的像罗马与萨宾的这次这样戏剧化,但它们都是和平与战争的交织。
  其实,这双重含义是无论古今的国际竞技比赛中都必然存在的,即,国际性竞技既是国际主义的极大体现,也是民族主义的充分展示。当不同城邦走到一起、公平竞争的时候,当然首先要建立在友谊的基础之上;没有这种最基本的国际合作和交流,也就谈不上国际竞技。但同时,无论其形式多么友善,无论其规则多么文明,这毕竟是比赛,总会分出高低来;于是,参与者当然希望能够充分展示自己的城邦的光荣与强大。罗马人对萨宾人表现出来的,正是这样的国际主义加民族主义(对当时的希腊罗马而言,应该是城邦主义)。一方面,罗慕洛盛情邀请邻近的城邦来共襄盛会;另一方面,他又时刻在为自己的城邦打算。罗马人以粗鲁的掠夺表达了对萨宾女子的爱;而萨宾人,则只好拿起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双方钩心斗角的结果,则形成了两个城邦之间并不怎么稳定的同盟。
  正是在传说中的罗马人抢夺萨宾女子的大约同时,奥林匹亚也开始举办全希腊的运动会。随后,德尔斐、哥林多、尼米亚也纷纷设置了类似的运动会。这被称为泛希腊的四大运动会。四个运动会都是宗教庆典,其中,奥林匹亚、尼米亚的运动会是献给宙斯的,德尔斐的运动会(同时也是音乐比赛)是献给阿波罗的,而哥林多的运动会则和罗慕洛创立的一样,是献给波塞冬(即罗马的涅普顿)的。其中最大也最有名的,当然还是奥林匹亚的运动会。
  关于奥林匹亚运动会的起源,希腊人大约有三种说法。品达说是忒拜的赫拉克勒斯为庆祝他战胜了伊利斯国王奥吉亚斯(Augeas),在匹萨创立了运动会,献给他的父亲宙斯;品达在另一处又说,这是小亚细亚的国王波罗普斯(Pelops)因为在与匹萨国王的马车比赛中获胜而创立的;斯特拉波(Strabo)则说,最早的运动会是伊利斯的国王伊菲图斯(Iphitos)和斯巴达的吕库古(Lycurgus)共同创立的。而罗马帝国哈德良时期的弗莱贡(Phlegon)则综合了这几种说法,最初的运动会是佩索斯(Peisos)、波罗普斯、赫拉克勒斯等人都参加过的,但后来有一段时间中止了,再后来,又由吕库古、伊菲图斯,还有匹萨的克莱斯特尼斯(Cleoisthenes)共同恢复。按照这一说法,是德尔斐的阿波罗用神谕命令他们,要恢复运动会,让参加运动会的各个城邦都宣布休战,停止冲突,并把这一命令刻在伊菲图斯的铁饼上,放在赫拉的一座神殿里。弗莱贡把恢复奥运会的那一年定为公元前八八四年,但后来伊利斯的哲学家希琵亚斯和亚里士多德共同把这一年定为公元前七七六年。
  不论哪种说法,都充分表明,奥林匹亚的运动会的一个重要结果,是在各城邦之间实现和平。被广泛接受的伊菲图斯与吕库古创立或恢复奥运会的说法显然证明了奥运会与和平的关系。哪怕是接受前面两种说法的,也往往认为奥运会首先在于在希腊各个城邦实现和平。比如,演说家吕西亚(Lysias)的《奥林匹克演说》就谈得非常清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