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背上的行吟(组诗)


□ 格桑多杰(藏族)

  喳曲的传说
  
  我走到康南的一个喳曲卡,
  清澈的温水在岩缝中喷涌,
  像扑进地母的温暖怀抱,
  汗水、疲惫全被她抚搓干净。
  
  高原上的喳曲卡像夜空繁星,
  她永给人温暖不分春夏秋冬。
  像母亲对儿女的深厚情谊,
  是那样无限博大无尽永恒。
  
  传说是从母亲的怀抱说起,
  她铭刻在牧人渴望温暖的心灵,
  在望不到边的理塘草原上,
  次仁卓玛曾经是多少姑娘的美名。
  
  不知是多少年前的次仁卓玛,
  美妙的传说里她是永远年轻,
  她的家贫穷得如风吹水洗,
  勤劳养成她俏丽的姿容。
  
  她被债主夺离于母亲的怀抱,
  她被皮鞭赶进了牧主的牛棚;
  从此就成为牧牛犊的姑娘,
  才八岁呀,还是靠阿妈抹泪的年龄……
  
  次仁卓玛被关进元边的地狱,
  永远离不开黑暗的牢笼;
  她蜷缩在牛群里呼喊阿妈,
  寒风吞没了凄惨的哭声。
  
  她赤脚走过积雪的牧野,
  带血的脚印和落尔永秋叶一样鲜红。
  褪色的褐衣难耐风刀雪剑,
  脚心的裂口却被石子填平。
  
  牛犊皮就是她的全部铺盖。
  白天站起来就是遮身的披衣,
  哪有解下腰带舒睡的工夫?
  有的只是牧主派下的事情。
  
  她托小溪给阿妈带话,
  小溪却板起了冰封的面孔:
  她喊月儿给阿妈带信,
  十五的月儿躲进了云层。
  
  她问山花哪是去找阿妈的路?
  盛开的山花无端地凋零;
  她求鸟儿指给阿妈的去处,
  鸟儿却害怕地躲进林中。
  
  天盖呀,你为什么不会降下温暖?
  太阳呀,你为什么就照不进牛棚?
  白云呀,你为什么不化作棉絮?
  寒风呀,你为什么不为她抹去
  泪痕?
  
  冻痛的双肩紧贴牛犊的脖颈取暖,
  红肿的双脚踩进刚落地的牛粪;
  黑糌粑同着泪水一起拌,
  粗糌粑就着寒风一起咽。
  松树的针叶那样簇簇齐整,
  姑娘的发辫呀,有谁给洗梳?
  雪压幼松株株成林,
  茫茫的山野里只有她孤独一人。
  
  白云看见她忘记了行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