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是平民的代言人


□ 朱中原

北大中文系教授曹文轩曾说过,当世界文学在处理人与上帝的关系、追问人的本质、探询无限丰富的形而上的问题时,中国文学还在考虑中国人的粮食问题、房子问题、计划生育问题等等形而下得不能再形而下的问题。曹文轩这句话不仅指出了中国文学的现状,更主要地是指出了中国社会的现状。
是的,尽管我们每年都有值得骄傲的数字在增长,开放的势头大好,然而,现实中国仍然有8亿农民在艰难地生存,每年仍然有成百上千万的打工者奔波、流浪于城市的各个角落。而世界化潮流的涌动,也使文学受到了严峻的挑战,文学刊物在政治意识和经济效益的夹缝中艰难地生存。国内不少文学刊物正在失去读者,甚至一步步走向“破产”。是市场经济改变了大众的口味还是市场经济冷落了文学?这似乎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然而,《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却来了,它以崭新的姿态正一步步走向人民,而且还赢得了那么多的声音,这是为什么?是因为它是北京的文学么?是因为它在天子脚下么?恐怕不是。面对当今传媒的虚假、浮华和虚张声势,《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却在传达着当代平民的声音。
直到今天,生活在大城市中的我仍然在寻求慰藉、解救的声音,我以为这个世界都被虚假和浮华掩盖了。然而,没有,《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使我看到了希望,它的强烈的使命感和平民意识震撼了我。每期的《北京文学·精彩阅读》我都一一细读,一遍、两遍、三遍……我想,要是我的父亲、母亲、亲戚、朋友读到它该有多好,可惜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识字,连写他们自己的文字他们也不认识。而我,只能替他们感受了。我记得在2003年第四期的《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中,一篇讲述安徽打工妹报告文学深深震撼了我。是的,作为文学,作为报告文学,它可能在艺术上不算是很成功的,但是,那的确是来自最底层人的声音,当我们的报告文学都在一窝蜂地为企业、为老总、为富翁、为官员们歌功颂德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还有很多的人挣扎在命运的深渊。有谁来倾听这些“城市边缘人”的歌呢?又有谁去心甘情愿地发表他们的诗篇?然而,《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做到了,这是一种真正的勇气,一种良心,有了这种勇气,有了这种良心,就意味着拥有广大的呼声,拥有广阔的市场。
据我的一些打工朋友说,他们也看《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尽管工资低微,尽管整天奔波劳累,但也舍不得扔下它。尤其是看到那些为他们歌唱的诗文时,他们真正地落泪了。于是他们也写,也投,也吟唱,尽管他们不懂得什么是朦胧诗,什么是意识流、荒诞派。遗憾的是,我和我身边的很多人都不能那样,我们可以用当今最时髦的学术语言来把一篇论文打磨得非常地道、漂亮,却未必能唱出那些动人的诗篇。作为一个中文系学生,我和许多所谓的文化人一样,我们可以整天沉迷于高深的学理之中,但却失去了最本真、最底层的生命体悟。我们的文学媒体一方面在千方百计地迎合大众、寻求市场,一方面却又在失去大众、越滑越远,甚至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丢掉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感谢《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它使我看到了社会中的不足和不满,给了我和全天下所有生活在最底层人的精神慰藉,也让我们在文字当中体验到生命的沉重和可贵。
221008 江苏徐州中国矿大文法学院中文01-2班 朱中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