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低语者


□ 王琪

  ●王琪

  秋水抵达罗敷河的上游

需要一次彻底转身

才能看到被泪水打湿的村庄

孤立在秋天一角

数万只蚂蚁在野花间爬行

经过秋天腹地,经过陕西东部

我听见亲人的哭声

打破了平原上长久以来的宁静

我的怀念为此聚积成海,入夜难寝

当我低沉的目光一再降下

我肯定这渐浓的暮色中,一定是秋水抵达

罗敷河畔因而变得更加空阔

这是我从未遇过的,是你不可想象的

我放弃了最后的挽歌

只身走过。无数次默念过的那个人

如今,已不在身旁

一只年老的蟋蟀不能唱出他的一腔伤悲

飞远的芦花不能带走他的身影

无人再来这河边,听他提及活在故事里的人

西山背驮着那轮夕照,把张望的视线一再拉长

我远远地站立,迎着风、迎着落叶

快要望断天涯

却终没能穿越那暮蔼缭绕的罗敷河畔

  我去过的村庄没有人烟

天尚未暗下来

我已提前进入村庄

小路边起伏的野草绿中泛黄

它们瑟瑟发抖的样子

像我快要失踪的满腹心事

在即将垂下的余霞中

渐入冷却

从一堆乱石滩开始

深秋的味道越来越重

那隆起的山坡四顾荒凉,少有人来

星星高过头顶北上的风

我吃力地爬上山坡

看到残云暗涌

久违的月色抚摸着整个大地安睡

这是我熟知的村庄

是我遭遇过多次的十一月

夜幕下,我摸不清来路

等我从似梦非梦的境遇中缓过神来

我全然不知,尘烟飘至何方

才能让身处异乡的那个人

命归故里

  那些年月,那个人

我想歇上一会儿

点上一支轻易不吸的香烟

在你没有走过的河滩

或悄无声息的冬日午夜

安静地坐下来

苍冷逐开骄傲的花朵

心灯渐次亮起

曾经丧失过的语言陆续返回

我抱紧自己,与孤寂为邻

和泪水相守到老

这个寒夜,我没有任何方式提防寒冷

悲伤更是无从谈起

高过层楼的北风敲打早年的记忆

它从一开始,就没有离开

我走失一年多的父亲

你在那里还好吗

你还记得我们梦中重聚的喜悦和辛酸吗

一到这个惆怅满怀的季节

我的皱纹就多了几道

心灵的版图上,就被风褶皱

我隔岸观望

你随苍老的风声走得很远

经过故乡的上空

你停了下来,安然入睡

被雪覆盖

我已不像从前

去执意挽回失去的欢乐

低缓的歌难以唱出尘世间的沉痛

那些年月还会走远

有些人还会陆续走失

加重的夜色里

我找不到冬天的密令

从哪里能够打开

  一场突然到来的雪

一夜之间,大地变白

靠近三月了

街道上,看不清晃动的影子

从哪个方向来

给人以模糊的怀想

没有丝毫绿意

北方的春天,来得总那么缓慢

慢得叫人着急

慢得像陷进没有预谋的事件

而对上苍,一言不发

我期待了许久

用缺少水分的诗

打发着那些被风吹干的日子

终没有明亮的词语闪现

雪下着,漫天飞舞

我再次回到冬天深处

踏上一条小路

用身体里的余温——

渴望被点燃

灰烬落下来的时候

雪把它与泥土融为一体

茫茫尘世,我活不过一粒雪

  责任编辑/夏海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低语者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