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的味道


□ 黄克莉

  

  文/黄克莉

  母亲身上的味道在变化,但母景的慈爱却始终如一。

  乳香味

  父母是新中国的第一代国家干部。当我还在母亲的腹中,父母用针扎破了手指,用热血写下了血书: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当我转移到襁褓中时,我们家真的就从省城南宁的区直机关,搬到了一个边疆小县城了。

  我本排行老二,原有一个很帅气,很聪明的哥哥,才念小学,已经获得了市级的诸多奖项,照片也登载到了大报纸上,从小学一年级跳学跳到了三年级。我记得那次父母带着哥哥去上海治病。可是哥哥从此再也没有回来。父母多想再生一个像哥哥那样的儿子。接下来我就当了几个妹妹的姐姐。

  出生在推崇英雄母亲的年代。建国初期,对人口的认识是: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当时不提计划生育。

  我的儿童时代,母亲一直在孕育与哺乳的过程中,母亲的味道就是甜甜的乳香味。看着母亲渐渐隆起的腹部,贴在母亲的肚子上听听弟弟(当时我们都期望是弟弟)有没有在说话。从幼儿园回家,总要在母亲怀里赖上一段时间,感受那香香甜甜的味道。有时候母亲会说,小心点,别把弟弟压着了。妹妹出生后,整个家里都弥漫着乳香,在这种香味笼罩下,看着刚出生的妹妹小嘴叭嗒吮吸母亲的乳汁,好可爱,好温馨。母亲说,我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那时感觉,母亲真的好神圣,好奇妙。母亲的怀抱好温暖!

  墨香味

  少年时期,我随父亲回到了省城,母亲却去了“五·七干校”。当时我与母亲的距离十分的遥远。因为两地之间不通班车,也没有电话可打。过年随父亲去与母亲和妹妹们团聚,要坐三天的车,中间住两个晚上。平时,书信是我与母亲唯一的联系方式。母亲曾是部队里的文化教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每一封信都是工工整整的蝇头小楷,字里行间包含着问候、叮嘱、期许。我总是很奇怪,为什么母亲每一封信都有那么多的话来说。什么长胖了没有呀,伙食怎么样呀,衣服鸲不够穿呀,上的什么课呀,要勤洗澡、勤换衣,要认真学习,要爱集体,要学雷锋做好事……。而我每次的回信都是绞尽脑汁,才寥寥数语,好像回答问答题。甚至有的时候前面几条最高指示,后面高喊革命口号才并凑成一页。

  当时没有很好的墨汁,母亲的每封来信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墨汁昧,有点像臭咸鱼的气味。我却特别喜欢这个味,因为这是母亲的味道。当时我已经念初中,寄宿在学校。我总是把母亲的来信码放在枕边,闻着墨汁味好像母亲伴着我入眠;又好像母亲在鞭策我成长。墨香里渗透着母亲的爱,是我思念时最解渴的味道。

  火烟味

  当我们一家人重新团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家第二次下放到了一个少数民族地区,母亲经常是用柴火做饭。冬天的早晨,母亲总是早早地起来,升起一盆炭火,然后把我们姐妹们叫醒。柴火炭火的气味,就是家的味道。母亲的手上、衣服上、头发里,全都是这个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