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世界归来


□ 何伟康
近几年为黄斑部病变所苦,加上白内障、角膜炎,景象越来越朦胧;人面模糊,视野灰黯,仿佛掉进水里。不知别人如何看我,我自己觉得有双水汪汪的眼。
  戴老花眼镜,不只要放大字体,还要再加放大镜,还是认不清字句。四处求医,一天天陷入月朦胧、鸟朦胧的水世界。手头有本书至少要加工四年,才能脱稿,已经对她尽瘁二十几寒暑,一瞎罢手,很不甘愿。只求返回一线分明,鼓勇续完,其它就顾不得了。其实,水中世界也有它的好处,我走路很小心,应酬尽量少,电视、电影能不看就不看了。悠游斗室,画地为牢,把自己缩小。起先不大自在,过一阵子,倒反而有机会往回看,反刍陈年旧事,竟也别有滋味。有种惧怕却悄悄地从背脊上长出来;若是不能工作,要怎么活?
  几经商量,推进手术室,清楚地感觉到麻醉后眼体的切割和摘除;有些镊子、镢刀、吸管在眼洞里工作,护理人员不断讲带笑的话,心里一直结着一个怕。晚上带着眼罩回家,新植入的水晶体,还不能感光,满街漆黑,瞎的滋味很难堪。
  托天之福,手术精湛,家人照顾,今天又看得见16号字的稿纸了。看不见字,无法书写的恐慌一扫而空,对一个创作人而言,能够伏案蜗行,几乎是再世为人。
  从书桌离开,到今天重操旧业,有几次在景美溪堤岸散步,从东向西,每每为落日所炫,看不清迎面路人,只好在长椅上小憩,等夕阳失威。以前只觉得这一带溪岸似曾相识,朦胧日甚一日,越来越觉得像极了佛罗伦萨的亚诺河,只是少了一座老桥,多了一线高速川流的国道,矒腾觉得,又到了徐志摩流连过的翡冷翠。
  佛罗伦萨大公的领地比木栅大,人口没有这么稠密,亚诺河道没有景美溪漂亮,高楼栉比、市肆林立也不能与当下相比。老桥曾经是屠宰场,牲畜的血水秽溷、内脏碎骨信手丢进河里;这座桥上打过几十仗,市政厅、大教堂的壁画都留下佛罗伦萨的惨烈战绩。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个文艺复兴的名城,有一种气质,当时说不出来,要到暮年暮色的景美溪岸,回想前时的游历,才蓦然发现他们没有专杀游客的小贩,居民和旅人保持一点距离。老桥上栉次鳞比的精品店凑巧打烊,米开朗基罗的戴维原作,碧提宫的辉煌面貌和阶梯剧场,都不对一般游人展出。东罗马帝国覆亡,希腊人对酝酿创造力的佛罗伦萨注入一个崭新的讯息。少年的戴维以他的精准和无畏,击败哥利亚,米开朗基罗把他的不慌不忙刻在他每一寸体现自信的肌肤上。从希腊移植的戏剧和哲学,佛罗伦萨憬悟到,挑战和选择,当以真我面对真相。就凭这一点,佛罗伦萨点燃现代文明的火炬,结束了教廷的黑暗统治,泽及后世,今天景美溪的繁盛也受其惠,“景美文化”对自己尊严的体认,难以望其项背。
  在米开朗基罗广场看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冬雨烟迷,楼台簇聚,钟林寺顶之间,有诗人未能触及的古意。他写了两篇文章,两篇文章都没有提到佛罗伦萨大公所供给当时菁英的盛待;五百人大厅的谠论结束之后,材士沿长廊,过老桥,在精品店选购银器,去碧提宫派对的时候送给他心仪的人物或是美女。外面阶梯剧场,常常有戏剧上演,大部分是希腊的精粹,马基维利的嬉闹在这里聊备一格。他做过将军,上过战场,受过上赏;后来憔悴桥下,颇受冷落,死后却在圣彼得教堂有座龛墓。他的“君权神授”,是教皇统治的余绪,在黑暗时期结束之后,算得上是受人瞩目的一片尸瘢。亚诺河来去的俊杰当中,像他那样逆势操作的,实在不多。1374年的变局,从佛罗伦萨启发的文化影响,扩及全世界,人对自己的珍视,并以这种珍视丰富他的生命,六百年来,形成现代文明的主流价值。马基维利认为人要服从神授的君权,完善神的道路,拉斐尔却以画笔悄悄探索神意中的自我。二人的骸骨在教廷大教堂遥遥相对;伽利略在天文物理上的经始,要三百年,教皇才赦免他渎神的发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