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许福元小小说两篇



  根
  香椿树,是树中之王。
  传说汉光武帝刘秀,起兵中兴汉室。一次兵败,人困马乏,就坐靠在一棵大树旁打个盹。一张嘴,一粒熟桑葚正好掉在口中,又水又甜,刘秀立刻精神焕发。于是,一指旁边的那棵树:“封你为树中之王。”
  刘秀以为他封的是桑树,其实他指错了,错封了香椿树。桑树一生气,就气破了肚皮,一旁的杨树却哈哈大笑。于是,就有流传后世的“气破了桑,笑傻了杨,椿树封了树中王”之说。
  所以,你看桑树都破肚,杨树叶子哗哗作响。而只要一有椿树存在,它总要高出别的树冠一帽。
  香椿峪的周老汉,他家的香椿树,又是全村的树王。
  这棵香椿树就长在他屋后的山坡下,是周老汉十几岁时栽的,如今有六十多年了。
  树干粗得小孩子搂不过来,亭亭如盖的树冠遮满了房顶,一对对狭长的叶子织成绿网,乳燕雏莺,浓阴鸣蝉。树皮斑驳,支棱起一片片鱼鳞似的老皮,但泛着香味。
  最是春暖花开,清明时节,香椿树滋芽了。先是冒出星星点点,像拱出一颗颗茸茸毛豆。然后豆瓣裂开,迸出一簇嫩芽,淡紫中晕一圈鹅黄。没几天,绿梗托着紫叶伸展,像擎出一把把火炬。紧接着,火炬就纷纷形成气候。当满树的火炬都冒着绿苗,就该采摘香椿了。
  周老汉采摘香椿很有讲究。主干中央的枝叶不能动,每个分枝的顶端也要保留一簇。就是采摘一朵,也要转着圈只掰下几瓣,一定要留下中间的嫩嫩枝条。而且每年春天,一棵树最多采三次。周老汉说:香椿树也通人性,采的次数多了,香椿树是树王,气性大,该气死了。
  每到采摘香椿的季节,都是周老汉自己亲自动手。这几年上了岁数,儿孙们不放心,怕摔着碰着,才放了手。但儿孙择摘香椿的时候,他拄一根枣木棍子,守护着。他不时用棍子指指点点:这枝别动了,那杈留着,停!
  周老汉对采摘下来的香椿,用途有三:
  一是自家享用。香椿摊鸡蛋,面裹香椿鱼,香椿打卤面。也将香椿洗干净了,重重地搓上盐,闷腌在小坛里,一直能吃到处暑。
  二是送亲朋好友。周老汉用马兰草将香椿捆成一小把一小把,然后集成一小捆。送给东头姐家,后营舅家,北窑上姑家,还有连襟、把兄弟。路近的,他给送去;路远的,打发孩子去,或打电话,让他们自己来取。每年春天,都乐此不疲。
  三是到集市上去卖。用红线绳将香椿束成一小捆,每小捆也就有十五六枝,叶子上弹点清水,整整齐齐地码放在小竹篮内,上边蒙盖一条湿手巾。然后,提篮小卖,赶集去喽!且集市离他家不远,只要他在集市一露面,人们闻讯纷纷围过来:香椿王的香椿,香着呢!一块钱一小捆,没一顿饭工夫,小竹篮空了,周老汉的钱兜鼓了,好几十块呢。
  香椿峪紧挨着圣水峪、观音谷,旅游业勃兴。今年春天,农家饭,香椿宴,成为热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