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李自成


□ 乔忠延

  说来奇怪,近来时不时就会忆起李自成。倒不是我对他情有独钟,也不是想让他成为我达到某种企图的道具,而是有些旧物、旧事收存着有关他的信息。无意间撞到那些物事,不经意间李自成便闪现了出来。
  
  1
  
  临汾城郊有个东羊村,村中有座元代戏台。元代戏台是个稀罕物,泱泱大中华存留至今的仅仅剩下几座了。我是冲着这个稀罕物去的,想看看那时的戏台是个什么样的脸面,孰料却发现了比这个稀罕物还稀罕的宝物。
  那是一块碑石。碑石,在我们这古老的国度上实在算不上稀罕东西。只要是个古旧的庙祠,那里面准有此物。更何况时下还有些想不朽的人仍在不断用新的刻石为自己树碑立传。这块我视为稀罕物的碑石,粗略一看也没啥新奇的,不过就是重修这座东岳庙的功德碑。无非是谁谁谁捐白银拾两。某某某助铜钱几文。这种碑石凡庙可见,见多了,见烦了,也就提不起我的精神。但就在我即将离去的时候,一瞥落款,哈呀,竟然看到了“大顺国元年”的字样,这便让我双目圆睁,伫步难移了。
  这大顺国不就是李自成创建的国号吗?是的,这个昙花一现的国号早就随着那朝露股的时代远逝了,远逝得难见踪影。不信请翻阅中国历史的年代表,任谁也难以抖露出大顺朝、大顺国的字眼。只有在历史教科书上,在明清两朝的夹缝中才会隐隐约约看到那一闪而过的背影。
  历史都可以忽略的世事,却在一块碑石上留下了行迹,这岂不是介比金子还珍贵的宝物吗?
  
  2
  
  我最早知道那一闪而过的历史是在奶奶的故事里。
  那是童年,是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缘于生活的贫困,过年是我和伙伴们最高的向往和奢侈。每逢年节,即使再贫穷也要扫净瓮底的白面包一顿饺子。惟其如此。这一顿饺子总能在我的脑子里留下很难抹去的记忆。新年一过,再好的日子也成了往事。但饺子的美味好久好久仍在嘴里留着余香。那余香让我无法不怀恋新年,甚而巴望天天都能过年。也就在我贪恋奢华的危急时刻,奶奶郑重地告诫我要甘于清贫。不可奢华。不过奶奶的告诫不像政治高调那样枯燥无味,而是讲了一个至今我还记忆犹新的故事。奶奶说,古代有个闯王带着穷弟兄打出了天下。当了皇帝。他坐到龙庭上问大家:什么日子最好?穷弟兄都说过年最好,他便下令让大伙儿一月过一次年。穷弟兄可高兴啦。月月吃好的,穿好的,日子过得美滋滋的。本来,上天让他当十八年皇帝,可他月月过年。十八年的时间,十八个月就过完了。我问,后来呢?奶奶叹口气说,享完福只有吃苦啦!闯王被打出京城,垮啦!
  现在回想,这个故事是主题先行的,奶奶无非是借助李自成的事教导我不要贪图享受。奶奶的教导不是本文的话题,和本文有关的是,奶奶的故事也是对李自成的一种记忆。一个不读书、不看报的乡村小脚农妇,能记得李自成的往事,其稀罕的程度实在不亚于大顺国的那块碑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