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是下一个(中)


  上期回顾:柯北买了几件从黄河中打捞出的青铜器,然而,先是卖主死去,紧接着调查这件事的老教授和东东也死去了。在一份老教授死前留下的研究笔记中,柯北发现了所有已经死去的人的名字和死亡时间,在下方,还发现了他自己的名字……

  六、传说

  柯北看到了他自己的名字,边上还写了一行小字:余根据铭文记载,推算生辰链,余将于此月日暴毙,时日无多矣。

  果然!老教授已经破译了铭文的内容。

  难道根据这些铭文,就能知道大家死亡的日期?柯北再看下面,只见自己的名字下面,赫然就是明晃晃和颜色,还有一个叫老卞的,不知道写的是谁。他越想越慌,掐指一算,笔记上自己的死期,从今天算起,只剩下7天的时间了,明晃晃和颜色就在他后一天,柯北不由感觉到一阵寒意。

  “ 怎么回事? 这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柯北把那几页猛地一合,问道。“收拾老教授遗物的时候发现的。”颜色说道:“不过,这么说起来,在教授后面的是老卞,如果推算日期是真的,那他今天岂不是死定了?”

  柯北一看她说话的样子,似乎是认识老卞,就问是谁。原来老卞是考古队一个技师,专门负责清洗和修复青铜器械以及给陶器打沙。颜色提议去拜访他一下,柯北正有此意,便买了点东西,敲响了老卞宿舍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喝得醉醺醺的。“卞叔叔,”颜色问,“你不是负责给青铜器打沙的吗?那棺材的铭文……”

  颜色话还没说完,老卞就一摆手,道:“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了,是不是想把那几个铭文给你们抄出来?别想了,不是我不给你们,是我实在没有啊!那天我在那里都清理一半了,陈教授跑来看了几眼,突然就让我走,不让我碰了,说什么有敏感信息。”原来还有这事情,柯北暗自想道。这棺材上面的铭文的内容,看来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了。可是再追问下去,什么也问不出了,只好先告辞。

  “看看吧,卞叔叔不是好好的嘛!教授可能研究得走火入魔了才写那纸。”颜色一出门就说道。

  柯北心里也松了下来,道:“那咱们回去可以睡个好觉了!”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屋内老卞大吼了一声:“什么东西!”接着就是重物倒地的声音。柯北和颜色对看一眼,踹开门冲进去一看,只见老卞趴在床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紧紧握着拳头向前伸,似乎想去指什么东西。柯北赶紧将他翻了过来,一看他的脸,血液几乎凝固了。

  天!又是那种表情,那种无法形容的笑!颜色也吓坏了,不过还是哆嗦着出去叫了救护车。柯北忽然看到了什么,走到老卞的尸体旁边,去掰他的手。只见老卞捂着胸口的那只手里,攥着一张小纸条,展开一看,那纸上面竟然密密麻麻地写了很多字,还画了一张奇怪的简图,是老卞的笔迹,字写得太潦草了,基本上看不明白,而且上面的墨水还没有干。应该是刚写上去不久。可仔细辨认后,发现不是上面墨水没有干,而是因为老卞的手上冒出了大量的汗,所以才湿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地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