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的梦(小说)


□ 青 果


余坚上楼梯的时候,以为董晶肯定在家横眉冷对了,想到她的怒眉黄脸,心里直泛厌倦的情绪。他叹了口气,皱了皱眉头,开始调整自己的表情,摆出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他故意把开门锁的声音弄得很大,钥匙之间碰撞得丁丁当当的,声像俱有,足够说明他是焦急的了。
没有想到,他开门后,屋里黑洞洞的,有窗外傍晚的余光照进来,但是力量太单薄了,房间内因为寂静而显得更加阴沉,倒是让余坚放松地舒了口气。
“晶晶,晶晶。”余坚确信家里没有人后,一只脚踩住另一只脚的后跟,把鞋脱下来,然后把鞋柜上的拖鞋摔在地上,换好,直着膝盖拖拉着,走进卧室,一头倒在床上,胳肢窝里夹着的报纸跟着他的身体扑落下来,发出一声被蹂躏的哀鸣。
余坚趴了一会,摸索着拿了窗头柜上的手提电话,拨了一串号码,接通后,他立即翻过身坐起来,咳了一声:“喂,晶晶啊,我已经到家了,你怎么还没回来?不是着急吗!”
“知道了,我已经到楼下了。”董晶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余坚愣了一下马上从床上跳下来,整理床罩,看到对角上还有一道折痕,就趴上去,抚平了那边,下来后重新拽他刚刚跪皱的这边。最后一个动作还没有进行完,就听到了董晶的开门声,接着好像是一只鞋带有怨气地落地了,然后“啪”的一声,非常清脆,让余坚一个激灵。
余坚拿起报纸,想佯装成一直在阅读的样子。可是客厅里没有了动静,他心生疑惑,就夹着报纸跑了出去。
客厅里已经完全暗下来,一只高跟鞋和一堆破碎了的花瓶在墙角边,像堆被丢弃了的垃圾。看来是刚才董晶换鞋的时候砸倒的。花瓶里有几支风尘仆仆的绢花,颜色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面目,看上去灰灰的,干枯僵硬地躺倒在地。余坚仿佛看到一股沸沸扬扬的尘埃,漫天飞舞起来,由浓密到散淡。
余坚扶正了眼镜,非常困惑地看看董晶和那堆碎瓷片,随手打开了灯。荧光灯下是董晶跌人冰谷的脸。
“哎呀,你怎么搞的,用那么大的劲脱鞋干吗?”余坚说着,把手里的报纸顺手放在了饭桌上,转身找扫帚去了。
“你还能有心看报纸?你看都几点了?”董晶提高了嗓门喊。
“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我可是按照你说的时间准时进的门,是你回来晚了。”
“烦死了,讨厌,讨厌,讨厌!”董晶喊到最后一声讨厌的时候,声音变了形,自己都感觉奇形怪状的。
“你烦什么呀?咦?你的头发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余坚像观赏一棵米兰或者马蹄莲似地围着董晶转了一圈。
“讨厌,你别理我,我烦着呢,我还奇怪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厂董晶愤愤地。
她走进洗手间,对着一块生了许多锈斑的镜子,把头发上的黑卡子扯下来了,摆弄起她的头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冲着余坚问:“你怎么跟李处长请的假,会不会扣你的出勤奖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