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马拉雅


□ 张世文(藏族

  作者简介:张世文,藏族,1967年生,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人。1992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学院,1994年之后生活于拉萨,目前供职于西藏人民出版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西藏文艺家协会会员,自由撰稿人。

  ◎张世文(藏族)

  1.出神

  大地上的一切在开始聆听安布的脚步声,神像一阵透明温暖的风来到安布的身边。是一只白色的鹿,明亮的眸子里充满着期待,来到安布的身边。是一位沉默的老者来到安布的身边,要和安布说些什么。或者安布要同鹿或老者述说些什么。一片一片的竹林隐去,竹叶儿隐藏着能够隐藏的一切,把太阳留给竹叶的光辉留存在竹叶一样的空白上。大地似乎有,大地似乎没有。安布处在宇宙间唯一纯净的风里。

  风儿—样的流逸让安布的衣饰似乎也像绿玉片般的竹叶那样正在消隐着,自然赤子在自然之母的胞衣里,舒展,轻松,自在,恍惚,淡淡的轻,暖,飘逸…一安布真切地知道自己行走在午后的密林中,真实而且惬意,山林和河流若有若无,阳光和鸟鸣若有若无,岩石和青草若有若无,爷爷顿加和爷爷顿加的眼神若有若无……一切都那么安详,那么宁静。安布不知道自己在空中像个透明的球一样飘来荡去。

  眼仁,归于蓝天的明净。

  美丽归于无。

  梦或者梦一样的出神。

  安布病恹恹地走在回村的路上。

  “孩子,你可得挺住!”

  安布在半空中是个灰色的半透明眼球,安布在地上是个飘逸的少年,从来没有过这么轻松如飘的感觉。安布走到村口时,村子有些空,许多兄弟还在家里为大人们帮忙,村子很安静。进入村口,安布觉得好受了许多,村庄变得新颖,有些亲切,分外妩媚。

  顿加爷爷一闪身,隐藏在高大的桦树背后,没有了影子。

  顿加爷爷的身后,喜马拉雅山地一脉地绿去,近处是鲜绿,再远处是墨绿,更远的地方是波浪一样的灰绿了。阳光依然把热烈和光明送给喜马拉雅,喜马拉雅山地显得非常宁静,高远。白云被洗过了,蓝天被光明浣尽,苍翠青山在村口很远的山口下变得富有诗意,变得逶迤隐约,像大地唱给太阳的歌,婉转而悠扬,感觉不出山口外面远去的青山是山脉,倒像是喜马拉雅献给清明长天的翡翠玉璧。

  太阳已经有些偏西了,群山静穆。燕子飞来飞去,在绿浪翻腾中画出一个又一个圆,一个又一个弧。杉,桦,竹把根扎向大地,把枝叶扬向天空,美丽的金翅鸟在光亮与阴影间飞来跳去,时飞时栖,生命在这个摇篮里交响,汇流。藤儿把自己紧紧依附在高大的树干上,经历了巨大树冠底下的清凉之后,把自己梳理进树冠的枝枝丫丫,羞涩地在亲昵着阳光和蓝天。

  2.博嘎尔哥哥

  杜鹃在清晨不停地唱着快乐的歌:

  “博,博,博,呦,博嘎尔哥哥!”

  “博,博,博,呦,博嘎尔哥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