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卡扎菲小说选 【选自《卡扎菲小说 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


  【利比亚】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著

  李荣建 译 仲跻 昆校

  城市

  城市是生活的梦魇,而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是生活的乐园。它很久以前就是这样,更不要说是现在了!假若它是乐园的话,那原先设计出它来就该是为达到欢乐的目的的。但是城市却绝对不是为安适、愉悦、有趣或是欢乐而建的。城市是一处生活的聚集地,人们发觉自己是不得不在其中的。没有一个人居住在城市里是为了消遣,而都是为了生活,为了追求,为了劳动,为了需要,为了那个迫使他不得不在一个城市里生活的职务。

  城市是社会人情关系的坟墓。一个人只要进了城市就会身不由己地在它的波涛中挣扎。那波涛把他从一条街冲向另一条街,从一个区冲向另一个区,从一项工作冲向另一项工作,从一个伙伴冲向另一个伙伴。城市生活由于其本性所决定,它的目的就是功利和机会,它的道德就是虚伪,“在城市人中也有许多伪善者,他们长于伪装”(《古兰经》)(1)。每样事物都会有城市生活所要求的物质价钱。城市越先进、越发展,就会越复杂,距离友爱精神和社会道德越远。以至于在城里,同一座楼的居民相互竟不认识,特别是楼大了更是如此。人们的身份、关系都成了号码,人们不说:“某某部落的某某的儿子某某。”而是说:“多少多少号。”城市居民相互谈话不提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而是提号码:“你就是住在××层××单元的那个人啊!”“我是电话号码××××,汽车号码xx××的那个人”……诸如此类。住在同一条街上的人彼此不认识,因为他们并非是相互选择了对方,而是发现他们自己同住在一条大街、一条小巷,事先并没有什么约定,也不是亲缘关系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的。相反,城市倒硬是把亲人都拆散了,让父子、母子,有时甚至连夫妻都分离开,而把冤家对头、相互毫不相干的人硬拉扯在一起。城市就是这样:在拆散亲人的同时,把不相干的人硬塞在一起。

  城市生活纯粹是一种蛆虫(生物)式的生活。人在其中毫无意义、毫无见解、毫无思考地活着和死去。人不论活着还是死去,反正都是在一座坟墓里。在城市里没有自由,没有舒适,也没有清静。到处除了墙还是墙。不论在住宅里,住宅外,在楼里,在街上,在工作中,你都不可能想坐下来便坐下来,想去哪儿便去哪儿,甚至你什么时候想站下来都不可能。当你站下来,要同也许是邂逅相遇的朋友或是亲戚握握手时,行人会撞到你跟前,将你冲离开你的亲友,或者是把你与他隔离开来。于是你会发现,你伸出去想同亲友相握的手竟会被一个行人不经意地撞开,那家伙根本不会体察你们当时的境况。他对此一无所知。如果你想过马路,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要你不留神,不当心,不再三再四地左顾右盼,说不定仅仅是为了穿过一条马路,就会丢掉一条命或是失去一条胳膊、腿什么的。你也许会被围困在马路中间进退维谷,处在城市车水马龙的险境中,只好死死地站在那里不动,看着周围的轿车、卡车、火车、清洁车……来往飞驰而过。

  在你拥我挤的城市里,令人开心友爱的社会故事会显得不可思议。一旦有了这种事,不是有时让人不可理解,就是有时让人感到是虚情假意。在城市的大街、马路上,熙来攘往的车水马龙中,人和猫是等同的。当你听到一辆汽车的刹车声,就会一下子也刹住车,不由自主地说:“这不是一个人就是一个畜生。”因为这两者不论哪一个在你面前穿过去时,都会发生这种情况,你都得采取同样的姿态赶紧刹住汽车,生怕轧着两者中的任何一个。甚至城里的交通警察都会书面地或口头地提醒你:一些交通事故的发生就是由于一个人或是一只猫在横穿马路时引起的结果。

  这就是城市。在城市里没有“请”这一说,而是代之以“推”:用肩膀推!用手掌推!掏出钱来推!用任何社会身份推!城市就是“推”而不是“请”!在城市里,人还不如墙壁对你更尊重些:你有时可以靠着墙歇一歇,墙上贴着各种通知、指示和广告时,它可以引导你到要去的地方;可是谁若是需要这些信息,而去询问一个城里的居民或路人时,却很难从那人的口中得到答案。你如果向一个城里人问起这类事,他会对你说:“对不起!我没有时间。”“抱歉!我还有急事。”“请原谅!我得赶火车。”“我得赶汽车!”“我的车来了!”等等。他会对你说:“你还是看看墙上是怎么写的吧!”在城市里,只有墙站在那里,而人们是无法同墙一道站在那里的。城市到处是烟尘、肮脏、潮湿。城市纵然是在沙漠里,你的工作即使很干净,你也照样会弄得肮里肮脏的。你哪怕不是干粉刷,油漆工的,也不是制土坯、做泥瓦匠的,也照样会搞得灰头土脸,脏得一塌糊涂。若想在城市里生活,你就免不了要忍受这种肮脏,你就得让自己的衬衣领子任烟尘去熏染;不干什么活却一身臭汗,浑身黏糊糊的,你也得忍受着。在城市里,你会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就学会了一些浅显、简单却又免不了的词语、手势,因为它们是城市交际、应酬手段的一个重要部分。对一些期望解答的问题,你学会了一套现成的答案。你会漫不经心脱口而出地回答人家的问话:“没有!”“不行!”“听天由命吧!”“就是这样!”“不,大叔!”“不,兄弟!”“他们是这么说的!”“那是老早的事了!”“走吧!祝你好运。”“去你的,别挡道!”“当心!”……如果有人问你或是你扪心自问:“你刚才说什么了?”你会回答不上来,也记不得自己说了这些词句。因为这些词句已成了城市生活习性的一部分,它们会不由自主地被脱口而出,以证明城市生活的空虚,毫无内容。什么叫“没有”?没有什么呀?什么叫“就是这样”?你凭什么说“不”?谁是你的大叔?谁又是你的兄弟?什么叫“他们是这么说的”?他们是谁?什么叫“那是老早的事了”?是什么时候?什么是你在城市里的道路?如果劈头盖脸地向你提出这类问题,你一定会招架不住,什么也答不上来。因为这是城市的话语,是为了敷衍、应酬,为了消磨时间的。确实,城市生活纯粹就是消磨一段段的时间,直到另一段时间的到来——工作时间,睡眠或是失眠的时间。

分享:
 
更多关于“卡扎菲小说选 【选自《卡扎菲小说 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