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卡扎菲小说选 【选自《卡扎菲小说 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


  【利比亚】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著

  李荣建 译 仲跻 昆校

  城市

  城市是生活的梦魇,而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是生活的乐园。它很久以前就是这样,更不要说是现在了!假若它是乐园的话,那原先设计出它来就该是为达到欢乐的目的的。但是城市却绝对不是为安适、愉悦、有趣或是欢乐而建的。城市是一处生活的聚集地,人们发觉自己是不得不在其中的。没有一个人居住在城市里是为了消遣,而都是为了生活,为了追求,为了劳动,为了需要,为了那个迫使他不得不在一个城市里生活的职务。

  城市是社会人情关系的坟墓。一个人只要进了城市就会身不由己地在它的波涛中挣扎。那波涛把他从一条街冲向另一条街,从一个区冲向另一个区,从一项工作冲向另一项工作,从一个伙伴冲向另一个伙伴。城市生活由于其本性所决定,它的目的就是功利和机会,它的道德就是虚伪,“在城市人中也有许多伪善者,他们长于伪装”(《古兰经》)(1)。每样事物都会有城市生活所要求的物质价钱。城市越先进、越发展,就会越复杂,距离友爱精神和社会道德越远。以至于在城里,同一座楼的居民相互竟不认识,特别是楼大了更是如此。人们的身份、关系都成了号码,人们不说:“某某部落的某某的儿子某某。”而是说:“多少多少号。”城市居民相互谈话不提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而是提号码:“你就是住在××层××单元的那个人啊!”“我是电话号码××××,汽车号码xx××的那个人”……诸如此类。住在同一条街上的人彼此不认识,因为他们并非是相互选择了对方,而是发现他们自己同住在一条大街、一条小巷,事先并没有什么约定,也不是亲缘关系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的。相反,城市倒硬是把亲人都拆散了,让父子、母子,有时甚至连夫妻都分离开,而把冤家对头、相互毫不相干的人硬拉扯在一起。城市就是这样:在拆散亲人的同时,把不相干的人硬塞在一起。

  城市生活纯粹是一种蛆虫(生物)式的生活。人在其中毫无意义、毫无见解、毫无思考地活着和死去。人不论活着还是死去,反正都是在一座坟墓里。在城市里没有自由,没有舒适,也没有清静。到处除了墙还是墙。不论在住宅里,住宅外,在楼里,在街上,在工作中,你都不可能想坐下来便坐下来,想去哪儿便去哪儿,甚至你什么时候想站下来都不可能。当你站下来,要同也许是邂逅相遇的朋友或是亲戚握握手时,行人会撞到你跟前,将你冲离开你的亲友,或者是把你与他隔离开来。于是你会发现,你伸出去想同亲友相握的手竟会被一个行人不经意地撞开,那家伙根本不会体察你们当时的境况。他对此一无所知。如果你想过马路,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要你不留神,不当心,不再三再四地左顾右盼,说不定仅仅是为了穿过一条马路,就会丢掉一条命或是失去一条胳膊、腿什么的。你也许会被围困在马路中间进退维谷,处在城市车水马龙的险境中,只好死死地站在那里不动,看着周围的轿车、卡车、火车、清洁车……来往飞驰而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卡扎菲小说选 【选自《卡扎菲小说 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