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之歌(外一首)


□ 努丽娜·柯孜汗(哈萨克族)

  哈依夏·塔巴热克(哈萨克族)译
  
  啊,春天!
  早点来吧!快来娇宠我!
  早点来吧!
  让寒冷荡然无存,让冰雪融化,
  让阴沉沉的大地早点儿解冻。
  那皑皑白雪等待着温暖,
  萧条冷落的花园也苦苦企盼。
  选遣的候鸟已经飞临。
  白颈寒鸦——
  你是否带来了春天的音讯?
  啊!春天,
  我渴望你早点儿来临。
  拽地的长裙扫过雪地,
  寒风亲吻着已经斑白的鬃发,
  我在期冀之中渡过漫漫冬夜。
  我怀念着春天喷薄而出的朝阳,
  我怀念着春天浩浩荡荡的劲风。
  快让我脱去皮靴,还有厚重的大衣,
  快让我钻出寒冬的阴冷,
  快让我振奋精神,重整旗鼓。
  刚走出门,又被寒冷拽进屋,
  严冬就这样嘲弄我们,
  逼着我们束手就范。
  飘舞的风雪是冬天的音乐,
  绚丽的霜花是冬天的图画。
  夜长日短的时间蒙蔽着土地,
  使所有的人都沮丧忧郁。
  春天啊!
  如果你想让大地萌芽吐绿,
  来吧,春天,不要迟疑,
  我是多么想念你,
  真想扑进你的怀抱得到慰籍。
  来吧,春天,不要迟疑,
  让大地莺歌燕舞,处处欢歌。
  我会用五彩鲜花编织项链,
  我会用美味佳肴举办盛宴。
  春天会带来芬芳的气息,
  云朵犹如蓝天迁徙的驿队。
  雨水仿佛滋润干旱土地的甘露。
  来吧,春天——
  让那绿苗节节疯长的春天!
  荒凉的山峦沐浴着阳光,
  阳光下星星倒影在清泉。
  春天是美好的季节,
  原野清晰,溪水在欢快的流淌。
  来吧,春天,明媚的春天,
  久久地眺望已使我双眸困倦。
  春天啊,进驻我的心田,
  不让那多桀的命运将我摆布。
  不论是秋天,还是冬去,
  不论是意气风发,还是老气横秋,
  我都执着的渴望着,
  渴望着万木复苏,吐芽绽叶的春天,
  还有一轮艳丽的太阳。
  母亲的情感
  亲爱的母亲已经十分衰老,
  而且毫无缘由地悲伤,
  垂泪涟涟仿佛浑身布满累累伤痕。
  哪一个母亲不曾遍体鳞伤?
  哪一个母亲不曾满腔悲愤?
  你曾经那么朴素、纯洁,犹如一朵鲜花,
  你曾经那么地贤惠、勤劳,仿佛一个公仆。
  当你老眼昏花的时候,
  这个世界又显得那么地陌生还有冷漠。
  双眸失去了光泽,整日唠唠叨叨,
  慈祥的面容变得狰狞可怖。
  娇宠的孙子们讥笑你的风烛残年,
  哪会知道你曾经有过的动人风韵。
  年轻时你是同龄人中的娇娇者,
  总以为黄昏的忙碌是最难捱的时辰。
  你养育着自己的孩子,又照顾着别人的孩子,
  你是恩人,是城堡,是我们呕心沥血的亲人。
  母亲啊,歇息吧,我们已为你在正堂铺好软被,
  女儿已成家了,儿子已立业,围绳上还拴着骏马
  但母亲的悲愁依然无边无际——
  “这事不妥,那事没做”——总是在哭诉。
  母亲啊,歇息吧,善待一会儿自己,
  可你依然为生火、为挑水奔忙。
  母亲健忘、暴躁,还有些昏聩,
  但她给予我们的慈爱却永存。
  我曾经光临一个灰暗的毡房,
  正堂上坐着一位孩子似的糊涂老妇。
  即便忘记了穿衣,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也始终没有忘记给孩子盛上一碗饭。
  即便你成家立业,即便你分户另立,
  母亲的阳光依然照耀,母亲的胸襟一如原野。
  不谙事世的年轻人却说是唠叨——
  父母只会制造麻烦,衰老又是多么地可怕。
  
  责任编辑 艾克拜尔·吾拉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