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南洋客


□ 陈丽桔

陈丽桔

家乡人习惯亲切地称侨胞为南洋客。南洋客,三个看似通俗的字眼,却在这块素有侨乡之称的美丽大地上,留下许许多多光辉灿烂的足迹,造福过无数的前人,并且还继续为今人与后人做出贡献。

儿时,总觉得被称为南洋客的人是极其神秘的,他们身上似乎带着某种光环,但我又说不清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光环。只知道乡亲说起南洋客三个字时,脸上会流露出近乎崇拜的敬意;而对于有南洋客亲戚的乡邻们,别人总会羡慕地说:他家有南洋客哩!我家虽没有南洋客,但从人们的谈话中,我知道南洋客就是下南洋挣钱的人,他们漂洋过海,起早摸黑,辛苦打拼,终于挣到了钱。富裕起来的他们也希望家乡人能过上好日子,希望家乡能繁荣昌盛,于是,大方地把自己千辛万苦挣来的钱,寄给家乡的亲人建设家园。

我不知道南洋在哪里,但我知道那有南洋客亲戚的邻居,住的是村里最漂亮的红砖墙大房子,屋顶上的翘尾脊涂上雪白雪白的石灰粉,描着栩栩如生的动物图案;而他们衣着更是与众不同,款式新潮洋气,色彩鲜艳美丽,特别是姑娘穿的衣服,娇红嫩绿的,打扮得像个美丽的公主。在那个补丁布袋裤盛行的年代,能穿上一身完好的衣服便是福气了,更何况是如此崭新漂亮的,这不能不叫人艳羡!

我还知道每次有村里的南洋客回家省亲时,便是家乡人过节的日子。他们会拿出一笔钱在村里置办酒席,宴请整村的人饱餐一顿。那时,整个寂静的小山村热闹得简直要沸腾起来。在一张张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我见到了那传说中近乎英雄的南洋客,他们并没有顶着我想象中金光四溢的光环,原来也如村里的人们一样平易近人,脸上的笑容也一样和蔼可亲。他们用熟悉的家乡话热情跟乡亲们聊天,招呼大家吃那些平时见都没见过的糖果小点心。吃过饭后,大家手里都会有一份礼物,要么是治病用的万金油之类的小药品,或者花花绿绿的糖果饼干;还有贵重的高丽参之类的补药。村里的老人口袋里会多出一样东西——一个醒目的红包。

我不是老人,却也曾得到过一个小小的红包。那一年,我最好的伙伴阿玲的大伯、伯母从南洋回来。听阿玲说,他大伯如我这般大就跟别人去了南洋挣口粮,这是他离家后头一次回来。那天我跑去找阿玲玩耍时,恰好遇到她家伯母,我敢肯定我从没在村里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白嫩的脸,鲜红的唇,动人的大眼睛,穿着一身看起来很华丽的裙装。我呆呆地盯着她看了又看,心里怀疑是仙子下凡。她可能发觉了我那傻里傻气的眼神,就微笑着拿了一大把糖果放在我手上要我吃,还用有点生硬的本地话问我几岁了,读书了没?我一一作了答。后来她要我等一下,转身回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条漂亮的丝巾和一个小红包。我红着脸结结巴巴地推辞着不敢收下,她就把小红包放进我的小衣袋里,把丝巾围在我脖子上,还细心地打了个美丽的蝴蝶结。那天,我觉得自己也成了个富有的小公主,开心极了。

读书后,我更成为南洋客的直接受益者。假若允许我大胆地把每幢楼房都比做一棵茂盛的大树的话,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我的家乡长得最高最稳最茂密的树,便是学校。而每棵大树上,都会有一两个或熟悉或陌生的侨胞名字,他们为了让家乡的孩子们有良好的学习环境,尽其所能,慷慨解囊,出巨资建造了一栋又一栋高大的楼房,让我们这群山里的孩子如小鸟般幸福地栖身在这棵大树上,汲取知识的养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