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世情及其超出故事的部分(评论)


□ 施战军

  我曾把范小青的作品看作当今中国“世情小说之翘楚”,因其“对社会和人生哲学全无特意的凝眉苦索之状,而是本然地带出了对生存境遇的亲近关切的体察、对生命本体的多趣而善意的观照。所有的图景都是人间味、烟火气的氤氲,在其创作发生影响的二十余年来,她怀着喜欢地去把捉平民生活的脾性和体温,耐心专注地呈现生活着的身心的游走和安居。”她近年的短篇小说,专注世情的特征很是鲜明,而且在写作中有所新变。她的作品选材不是那种倾向于生活琐屑的家长里短,也不是像传统世情小说那样专注于饮食男女悲欢离合,而是把在社会各个层面中的人的生存焦虑、受制于今天的时空的各种情态,以文学的方式呈现出来,让我们看到自己被世情模塑的命运方位、被芜杂世相所掩盖的世道走向和人间偶遇下面人心的逡巡。

  《寻找卫华姐》既有以往范小青世情小说尊重生活的本来逻辑和平民日常脾性的一般特点,又有它的独具的新意。

  英特网与手机在日常交往中.已经成为普泛的媒介工具,它们为生活所带来的东西已经超出了过去的服务于使用者的确定性,虚拟空间的信息或者言语符号渐渐反作用于确定性的生活指向——它们不再仅仅是为人做事的客体,而是时常僭越使用者的原初目的,成为生事并制导人的行为的主体。这个事理说起来拗口,小说以故事的方式则让我们并不困难地感知到其中朴素的奇异。

  然而在并非动荡的年月,有多少奇异值得书写?张爱玲用作品提示我们,世情小说不外乎日常传奇。《寻找卫华姐》讲给我们的是今天的日常,生活已经因为交往方式和路径的改变而模糊起来,“老地方”不再容易找到,“暗号”并非仅限彼此所知,老朋友更换了容貌,“始作俑者”不认得自己的当初,电话之约很可能是愚人节的游戏,网上寻人一定会衍生暧昧的猜解,基于对骗局的疑虑让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分裂成拥有无数网名的鸟人.甚至落在自设的虚拟迷障里,乐此不疲地飞来飞去,貌似自由地恍恍惚惚。人与人互相认出彼此认得,都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这便构成了新的日常传奇。

  隐隐约约的职场背景,似乎将卫华和同事的生活固定在了办公室的格子里,事实上,办公桌上的电脑,让往事与网事虚虚实实,也让心思和行为溢出了日常工作的范畴。现代意味的“无聊”主题直通对“存在”的勘察,而故事的走向又显出了某种后现代错乱无序的品貌,身份、面容和行踪以及所要到达的地点都是不确定的、难以辨认的。因此,在极其写实的故事之外,小说呈显了后现代哲学的追问路向。

  “我是谁”,这一现代主义的深度追寻不再作为唯一的考量,或者被先认定,以便先放下深度叙事的架势,小说的第一句便是“我就是卫华姐”,就像轻舒了一口气,带着坦白率真的神情,让你神经松弛地期待一个神秘的起始;于是,小说就绕过了身大力沉的整体性质询,透过细碎,触摸纹路,进入到对作为芸芸众生的“他者”的观察、揣摩和揭秘过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