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管桦先生简识


□ 毛志成

  管桦先生走了。
  我相信,无论是管桦先生的挚友、稔友,还是他的同事、门生,都会写出多篇文章。我 的这篇小文,之所以使用"简识"一词,只是源于实事求是。
  我与管桦先生,虽然时不时地见过些面,见面时草草地打一打招呼,说上几句客气话, 但绝对达不到深知地步。这里头的原因,当然既包括年龄关系,也包括"级别"关系。我虽 然是六旬之人,已实实在在地步入了老年,但在管老面前,我只能以晚辈自视。他作古之前 仍居于北京市文联主席之位,是我的隔级上司。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上,我绝对不会冒冒失失 地作出与管老"平起平坐"态。包括带有小宴性质的聚会,我也必须将管老请到主位上。而 我本人,也没有凑到与他相邻的席位上。
  但是我发自内心地敬重他,并力求亲近他。人与人之间能达到亲近地步,往往不是一种 有意,而是一种感应。我对管桦先生的亲近感,主要由于他除了意识到他只是个普通老人之 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自我张扬之意,更无"大人物"常有的夺席谈经、垄断发言权的习性, 大多时候只是"恭听"别人的谈话。偶尔必须凑趣、必须开一开口的时候,也大都谈一谈平 平常常的"家常事"、"家常话",不摆出名人架式去肆讲各种"高论"。记得在一次举办 的本市某区文学爱好者的作品讨论会上,嘉宾们(也包括我)在进入漫谈阶段时,人们发表的 意见其实是各持一端的。年轻人的看法自然很"先锋",很"前卫",其中也不乏对老作家 的否定之意,用语也颇多尖刻。年老的则难免过分强化"正统"式的"话语霸权",对眼下 的新潮作家、新潮作品反感过甚,近于嗤然。对这样的不同见解,我不想做或是或非的评议 。此时,我只关注管桦先生的情态表示。我发现他虽然有自己的看法,但无愤激之言,大多 时候是沉默的,而沉默时又无情绪化的表现,不乏宽厚之风。看得出,他对老作家的文学观 点有较多的同感,但却不愿取悦这种朋友,不作推波助澜状。对过分偏激的青年作家,内心 虽有异议,但又绝无"很难容忍"状。他只是以一般长者的身分,在看待青年人的"孩子式 淘气",有宽容,也内含着善意。
  几次相见,我感受到了管桦先生的仁厚。就这样,在偶遇或闲谈的时候,我的话也就多 了一些。而且,彼此小谈时往往避开文学见解,只叙友情。
  看一个人的文见、文绩,与看一个人的人品、人性,我往往重视后者。简言之就是,我 最愿亲近的老作家,第一位的必须是"老好头"。我以"好老头"来誉之为管桦先生,有人 可能觉得这是一种不恭。但我又偏偏固执地认为:人之将老时,能享有"好老头"之誉大不 易也。
  有一次,我所在的校、系(即首都师大中文系),托我办一件事,希望请个有名的画家给 我系画一幅画,悬在系会议室上。我当即就决定:请管桦画!
  为此,我特意去管桦先生的有竹有树有花的小宅去拜访他。他非但爽快,说了句"你的 事,我怎能推拖?"继之又十分谦虚地说:"我的画,平平常常,拿得出手吗?"一个有名有 位的老人,如此厚道,如此谦诚,足够了!赢得别人的不是象征性的成功利性的膜拜,而是 发自内心的喜爱、敬重,这才是最重要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