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忆父亲


□ 王稚纯

父亲轻盈的身影,确是渐行渐远了。但是随着时空的延伸,父亲的每一个细微的言谈举止和他的音容笑貌,在我的思绪中,倒像一部高倍的长焦距摄像镜头,把父亲那轻盈的身影拉向我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可见,使我依然感到犹如他老人家健在时一样温馨,一样亲切。
记得在2000年编辑父亲的《冈夫文集》时,我将父亲过去的著作和他的一些遗稿及不少的断章残句都收进了文中,那是父亲一生的思想结晶,也是他的后代们永远的精神财富。望着新出版的百余万字厚厚的三卷本文集,我的心头油然生出无限的欣慰,抑或是完成了父亲在冥冥之中的一款交待,抑或是了却了父亲作为文人的一桩最终心愿。但与此同时,一股恼人的遗憾也不时地向我的心头阵阵袭来,那就是父亲发表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部分诗作,虽经多年搜寻,却至今未有结果。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们还会出现在世人的眼前吗?我时刻企盼着这一天的出现。
还记得在翻拣父亲的遗稿时,曾发现了其中有三页普普通通的红格稿纸,正面的格子空空的,字是写在稿纸的背面的,竖行,深蓝色的钢笔行书,字体苍劲有力,且又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每个字的右侧都用毛笔蘸着红色墨水作了醒目的圈点。乍一看,真如是在观赏一帧经古人断句点校的书法名帖。我细读,原来这是一位“知名不具”的诗人题赠给父亲的两篇共五首五言律诗,伴着抑扬顿挫的韵律读后,我的整个心灵震颤了。在这里我还是把它恭录于下,让我们一起品咂吧。

敬赠王老玉堂同志(五律四首)

(一)
少年国情动,燕京寄虑长。
本想喋沙场,那期堕暗疆。
狱门深似海,穷途邈如江。
只有雪飘洁,单无梅送香。
任凭胥吏狠,悠然读华章

(二)
日寇踏汉野,腥风弥古城。
缙绅口偏混,须眉志独清。
明晦不一色,是非岂同声。
监门把党入,神态醉沧瀛。

(三)
解脱冤枉狱,翱翔太行西。
赏景云霞近,骋志日月齐。
一枝破毛瑟,千首锦珠玑。
圣时风雨润,诗高树楷梯。

(四)
七十岂云老,童颜鹤发昭。
坑坎封冬汉,坦荡扬春潮:
乡情固堪赏,国事终应操。
重捡老苍笔,教行万里钞。
(按:管子有“教行于钞”语,故用。)
知名不具
一九七三年三月八日于太原

再奉王老俳律廿八句

故榻馆已闭,新斋楼却开。
每吟佳句后,一似画图来。
权店路东折,清泉淙四隈。
城老歌雄堞,屋雅鄙琼瑰。
书影当轩满,雪片绕郭迴。
潭心澄晚景,宿志起晴雷。
瑶草心下记,松烟诗上载。
影从子洪掠,身向太原塞。
喑鸟每孤树,侠客辄趋斋。
马口常不罄,王书任成堆。
楼外艳阳色,座上酣情杯。
年耋品德重,诗高律吕抬。
芳讯盼早到,蒲柳愿永陪。
何日文坛上,泼墨骋雄才。
知名不具
一九七三年三月十六日于太原

从上诗看,这位作者对父亲的履历是非常熟悉的。第一篇的前三首既有对父亲虽身陷恶境却有着坚定不移的政治信念的钦佩,又有着对父亲坎坷遭遇的深深同情,亦有着对父亲诗歌创作成就的赞赏;第四首则充满着作者对父亲拳拳的鼓励与殷殷的期望。八日写完第一篇后,意犹未尽,还有许多心里话想说,要说,于是,紧接着,十六日又写了第二篇,这首五言俳律,不仅赞扬了父亲高尚的品德和精湛的诗艺,更表达了作者与父亲两人之间浓浓的深厚情谊。
上诗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深深地感染着我、感动着我。我非常感激父亲的这位心心相印、志同道合的诗友,但使我真正感到全身心震撼的不止仅是文字组合后产生的真情实意,而是那两篇诗的末行缀写的具体的年月日时间。在特定的时间段,对有些人来说,它可用愉快的、欢乐的、幸福的等等所有美好的词汇去形容;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它却意味着的是或压抑的、或悲痛的、或愤怒的……而上诗的写作年月,不仅是只对父亲甚或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广大人民群众来说,也都是属于我所描述的时间的后者的。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33年前上诗写作的1973年。那时,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虽已快接近尾声,但“四人帮”急于抢班夺权的步骤更疯狂地加快了。那是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疯狂年月,“阶级斗争”的弓弦时刻都在紧绷着,而“四人帮”的如簧之舌随时都可以制造出致人毙命的毒箭,只要这支毒箭射中任何一个被他们视为“阶级敌人”的人,这个人的政治生命便会在顷刻之间迅速结束。1973年,那也是一个万马齐喑的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