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忆父亲


□ 王稚纯

父亲轻盈的身影,确是渐行渐远了。但是随着时空的延伸,父亲的每一个细微的言谈举止和他的音容笑貌,在我的思绪中,倒像一部高倍的长焦距摄像镜头,把父亲那轻盈的身影拉向我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可见,使我依然感到犹如他老人家健在时一样温馨,一样亲切。
记得在2000年编辑父亲的《冈夫文集》时,我将父亲过去的著作和他的一些遗稿及不少的断章残句都收进了文中,那是父亲一生的思想结晶,也是他的后代们永远的精神财富。望着新出版的百余万字厚厚的三卷本文集,我的心头油然生出无限的欣慰,抑或是完成了父亲在冥冥之中的一款交待,抑或是了却了父亲作为文人的一桩最终心愿。但与此同时,一股恼人的遗憾也不时地向我的心头阵阵袭来,那就是父亲发表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部分诗作,虽经多年搜寻,却至今未有结果。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们还会出现在世人的眼前吗?我时刻企盼着这一天的出现。
还记得在翻拣父亲的遗稿时,曾发现了其中有三页普普通通的红格稿纸,正面的格子空空的,字是写在稿纸的背面的,竖行,深蓝色的钢笔行书,字体苍劲有力,且又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每个字的右侧都用毛笔蘸着红色墨水作了醒目的圈点。乍一看,真如是在观赏一帧经古人断句点校的书法名帖。我细读,原来这是一位“知名不具”的诗人题赠给父亲的两篇共五首五言律诗,伴着抑扬顿挫的韵律读后,我的整个心灵震颤了。在这里我还是把它恭录于下,让我们一起品咂吧。

敬赠王老玉堂同志(五律四首)

(一)
少年国情动,燕京寄虑长。
本想喋沙场,那期堕暗疆。
狱门深似海,穷途邈如江。
只有雪飘洁,单无梅送香。
任凭胥吏狠,悠然读华章。

(二)
日寇踏汉野,腥风弥古城。
缙绅口偏混,须眉志独清。
明晦不一色,是非岂同声。
监门把党入,神态醉沧瀛。

(三)
解脱冤枉狱,翱翔太行西。
赏景云霞近,骋志日月齐。
一枝破毛瑟,千首锦珠玑。
圣时风雨润,诗高树楷梯。

(四)
七十岂云老,童颜鹤发昭。
坑坎封冬汉,坦荡扬春潮:
乡情固堪赏,国事终应操。
重捡老苍笔,教行万里钞。
(按:管子有“教行于钞”语,故用。)
知名不具
一九七三年三月八日于太原

再奉王老俳律廿八句

故榻馆已闭,新斋楼却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