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菊花,你开在哪儿


□ 谢以科(侗族)

  我是来找菊花的。“菊花”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不管你信不信,就差那么一个夜晚,她就成我的媳妇了。

  眯着双眼从地下旅馆钻到了地面,我像一只吃了药的老鼠爬行在街道边。沿着大街小巷看去,墙壁和电线杆上到处张贴着“重金求子”的小广告,还不时有人站在广告前嘀咕着什么。等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大伙又一下子水波似的各自散去。我的视线依旧停留在这些花花绿绿的广告上,上面都是女人图片,每一个都很漂亮。她们的脸上挂着微笑,暗藏暧昧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我,半张着嘴唇似乎要跟我搭讪。她们浑身上下都像长满了小钩子,勾着我的眼睛,扯也扯不开。四下张望,趁着行人没有注意,我偷偷把一张“重金求子”的广告撕了下来,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拿起菊花的照片对照起来。真的很像,一样的大眼睛,一样的高鼻梁,就连微笑也一样让我陶醉,除了菊花,还有哪个女人能让我看得顺心咧。

  我从身边那个拉不上拉链的旅行袋里掏出了半块砖头大的手机,按广告上面的号码拨通了电话。

  “你好。”

  “你是菊花吗?”我激动地问。

  “什么菊花不菊花的,我们是家政服务中介。”

  “我要找菊花,她是我的未婚妻,广告上的那个女人就是,我就是要找她。”

  电话里突然传来了笑声,说:“我们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你的未婚妻,但我们可以保证,你上班后就可以联系上她了。”

  “那我什么时候来上班啊?”

  “你先交一千块钱的个人保险押金后就可以来上班了,押金在你下班后就退给你。”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现在去哪里找一千块钱呢?

  “不用交一千块钱的押金可以吗?等我找到菊花,我可以白给你们干活,一个月,不,两个月行不?打水、扫地、冲厕所都可以干。”

  “对不起,这是规定,是自愿的,你不想干就算了。”

  “那三个月吧?免费给你们干。”

  “咣——”电话挂了。我全身软了下来,要是胡三他们看到了,一定笑我是“软蛋”。我摸了摸口袋,几张又软又皱的纸币加起来还不到一百块。要是在村里,我倒可以厚着脸皮去借,这里虽说是人山人海,却又无亲无故的,实在想不出能从哪找来这急用的一千块钱了。

  “他妈的什么世道,找自己的女人还得掏钱才能见。”我埋怨起来,又拨了刚才那个号码。

  还是那个女的。我说现在手里不够钱。电话里却说没钱就别来,也不要找什么菊花了´要么就去卖血得了。

  卖血,对了,就卖血。我要是能把身上的血给卖出去了,说不定能把菊花给找回来呢。

  我把广告折好后放进了旅行袋,又沿着原路走回去。墙上到处是收购药品、出售二手车、迷药、气枪以及办证和贷款的小广告,花花绿绿的。我得尽快找到一个能“卖血”的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