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魔镜折射的世界


□ 杨 莉

莫里茨·柯内里斯·埃舍尔(Maurits Cornelis Escher)是具有独特风格的现代画家,他1898年生于荷兰利尤瓦尔登地区,爱好大自然,通晓音乐,对数学秩序及严谨的法则产生极大的兴趣。他的绘画展示的不是静态平衡,而是动态平衡,其后期作品属“智力图象”创作,从一个侧面揭示了现代艺术的认识特征,为绘画开辟了新天地。埃舍尔的创作经历了三个时期 :1937—1945年的变形转化时期、1946—1956年的透视学探索、1956—1970年的向无止境推近。这些过程、这些转变足以表露画家在艺术这片热土上那份持之以恒的勤奋耕耘。他的奇思异想与哲理思考,借助其精髓的写实功力及魔幻般的交错技巧,艺术地表现了天地万物之间无穷无尽的运动及相互变换,表达了一种时空无限永恒的主题;他那严密的理性思维与非凡想象力的结合,对形态虚实的共存互换,平面与立体的空间转化,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博大、深邃而神秘的世界
下面笔者将从图形想象艺术的角度,对埃舍尔的作品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与沿用,以便拓宽设计者的视野,接触到更多更新的东西,在新的起点上去寻找自己的位置,多一些解决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法。

一、夸张的空间造型手法

埃舍尔大部分作品的创作都运用了空间夸张的造型手法,但绝对不是为了这种造型而制造这种造型,其创作目的是反映在平面上塑造立体空间的多种令人紧张的可能性。在很多作品中,他让立体空间逃离平面;在另一些作品中,则试图将立体空间消灭在画面上的萌芽阶段。埃舍尔一开始就意识到每一空间造型都是独特的,要将立体空间表现在平面空间内,面临十分矛盾的境地,但正是这一矛盾的境地使他的探索信心有增无减。他通过实践证明,平面上空间的形成具有多种可能性,只要允许,新的空间形式就有存在的理由。1937年以后,埃舍尔放弃了以前分析式的空间结构,而开始将空间分解,再将它们按照自己的意志重新组合。他用这种强制性的逻辑在同一画面上表现了不同空间的怪诞组合。他的空间主题因此可以划分为三类:风景、互相交织的不同空间世界、抽象的数学体制。《卡斯特洛瓦尔瓦》、《三个球》、《静物与镜子》、《龙》、《凹与凸》便是在这一阶段产生的作品。从这些作品中能看到点线面空间与因果所构成的新关系,他像变魔术般把陌生的空间结构变成可能存在的世界,绘画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探索空间基本领域的手段。埃舍尔曾经在介绍他自己的作品时说过这么一段话:“您可以用手指去触摸这幅作品的纸平面——您会发现这真是平的,它虽然只是平面,但却能表现立体,我希望您也相信这是幻觉。” 埃舍尔运用造型逻辑揭示了幻觉的造型,同时进一步完成了这种人人都难以避免的幻觉。
从事设计的人员都知道,当我们在进行视觉表现时,首先要考虑构成画面的种种空间感觉及特征,把握好形、空间和动势关系,进而再选择恰当的表现方法,使其更有效地传达图形的意义。平面设计中的空间主要是幻觉性的,而不是实际意义上的立体和空间。埃舍尔提出的这种对立体和空间的幻觉表现,正是我们在进行图形设计时必须掌握的重要技巧。埃舍尔作品中有些图形的立体结构关系在平面中可以表现出来,而在现实中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是不合理的、矛盾的空间,是一种非现实的、想象的心理空间表现,即我们常说的矛盾空间;有的图形则存在双重意味,如正侧或倒立共存图,由于观察角度的改变,形态也随之改变,原先看不到的东西,此时又呈现出来,形成一种逆向关系,称为图形反转。这些图形具有奇特或幽默的情趣,反转与空间关系常常用来表达某种深邃的思想,这种违反常规的不可思议的图形常引发人们的思考和想象。丹麦心理学家鲁宾1915年创作的《鲁宾杯》,利用图形的反转,使人感到杯子和两个侧面人相互替换。玛哈的纵深反转会使人感到好象是凹进去,又似乎是凸出来。修丽达的反转台阶即是人脚下可踩的又是抬头所看到的。这些例子,都是利用形态重合,一种视觉幻象,让人感到魔力和鲜艳;这些结构使人们普通的经历受到震动,仿佛那些最基本的概念,诸如上与下、里与外、左与右、远与近都突然变得相互可以调换。

二、写实性交错语言的创造

从一个物象转化为另一物象的变形等写实性交错语言的创造,是埃舍尔作品的又一特征。画面呈现一个小城市通过走向立体的变形,最后变出一个中国小人的变形转化过程,是埃舍尔1937年创作的《变形转化1》,这幅作品的诞生是埃舍尔变形转化时期的标志。埃舍尔不是超现实主义者,他的创作不是海市蜃楼,而是些非我们所能想象的世界。在现代图形设计中,如何将具象的基本形态在渐变交叉的过程中产生抽象的图形语言,这是由感性思维和理性思维交替完成的一个很重要的思维方式,因为它能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图形的想象和创造,又是设计的灵魂,它是一个具有阶段性、不断提高的过程。埃舍尔的另一幅作品《解放》为我们提供了便于理解的例子。他运用情理和智慧驾驭了形和义之间的变换,巧妙地虚构了一个发人深省的世界。一卷纸、一群鸟、一组紧密相连的三角形,正产生着形状与对比的演变。最后纸卷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天地相连,时空相合,一个时间与空间的信息链被造就,一些充满活力的生命由虚无寂静的空间演化和诞生,一个世界转化为另一个世界。天高任鸟飞,于是鸟儿的自由暗示了《解放》的主题。“纸卷、鸟、三角形、天空”在这里已进入一个完美的信息交合场,而非它们原有的位置和意义,于是一切虚实相合,有无相生,给人无限想象之虚空。埃舍尔的《昼与夜》、《变形转化》、《蝴蝶》等作品都是从想象入手,让图形说话,以造型释放各种信息流,作用观众的心理。图形不受时空的限制,突破现实对象的束缚,纵横驰骋,在想象中理解切合。这就是图形想象所具有的魅力,想象把人类带入了科学与艺术的世界,为艺术带来了无限的变幻。
分享:
 
摘自:装饰 2003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