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家的女儿


□ 李集彬

  沿着河川伸展开去的波浪一般金黄的稻谷,经农人的手一收割,退潮似的裸露出一大片一大片黑色的田土,横横斜斜留下看上去很整齐的稻茬。
  阳光毫无遮挡地照射到水田里,长期居住在稻田里的鲫鱼、泥鳅、青蛙以及蚂蚱,一下子失去了遮蔽,全都慌乱起来,找不到方向,四处跳蹿。人们在收割稻谷的时候,也带一只鱼篓,顺便把那些养得肥硕的鲫鱼、泥鳅、青蛙捕捉回来,这一天的晚餐便格外丰盛。那些细小的,全都留在水田里。这是赶鸭到稻田里吃食最好的时候了。
  “萍,萍,快起来,日头照屁股了,把鸭赶到稻田里去。”娘一大早就吆喝起来。
  这个夏季,天气着了魔似的疯热,日头整日又白又亮地挂在空中,地上便着了火似的烫人。刚刚割伏的稻谷,一忽儿就软塌塌没有一点精神。人在稻田里劳作,上烤下烘,不一会儿浑身就像水里捞出来似的淋漓。
  娘天不亮就起床了,生火煮饭,里里外外拾掇一番,准备趁着天凉,在日头出来之前,把稻谷割伏。这时候,听见栅栏里鸭叫,便叫她起来。
  娘扒完最后一口饭,把碗搁在灶台上,看她还没起来,隔着房门对她说:“萍,今天不用下田去了,中午记得煮饭。”抄起镰刀,风风火火出门去了。
  前晌帮娘收拾一午庄稼,肩头晒脱一层皮,汗流多了,虚脱似的眩晕。娘拿一只小木桶打一桶井水调些蜂蜜给她喝,稍稍精神一些,然而浑身酸痛,骨架散了似的有气无力,懒懒地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娘的脚步声往外边去了,栅栏里的鸭嘎嘎叫得愈发地紧,她便从床上起来,打开房门,到水缸里舀一些水,抹把脸,把鸭从栅栏里放出来。鸭们也许饿急了,也许惦记着稻田里的吃食,栅栏的门一打开,便蜂拥而出,劈里啪啦往稻田里奔去。
  这群鸭,大概二十来只,这个季节,给丰饶的稻田喂养得一只只羽毛丰满、肥肥胖胖,走起路来有些笨,一摇一摆,嘴巴朝前一伸一伸,一副贪婪的样子,一下到水田里,便忙不迭地四处觅食去了。
  那些白天不知躲到哪里避暑去的青蛙,不甘舍弃自己的领地似的,夜里又回到稻田里来。这时候,看见鸭们啪啦啪啦下田来了,哗的一声四处逃窜,速度稍慢,便被一口叨住,吞食进去。看鸭们那兴奋劲儿,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多可爱的一群鸭呀!可盼着你们下蛋呢。”
  爹是个泥水匠,长期在外面做工,早早就打电话回家,说他这个季节工地里活儿紧,不能回来帮忙了。
  那天晚上是娘接的电话,听爹这样说,话没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虽然没说什么,然而看得出有点失望,长长叹了一口气。
  娘还不到四十岁,过早地显出老相。据小路他娘说,娘刚嫁过来的时候花朵似的,能把一村子的媳妇比下去,要身材有身材,要脸相有脸相,脸蛋光滑得挂不住尘土。可是这时候,娘身材变得臃肿,脸色在暗淡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晦暗了。
  她坐在饭桌跟前写暑假作业,看着娘,心里有些难过。她知道,娘从来没指望过爹帮忙收拾庄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