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在状态(中篇)


□ 王一

●王 一

  门一开,灯一亮,我就跟着你进了房子。

  你把钥匙朝着玻璃茶几一扔,一声脆响之后,钥匙平稳地滑过玻璃,掉在瓷地板上,你瞄了它一眼,懒得理会,沉沉地一腚坐在沙发上,沙发尖叫一声之后,屋里只有你的呼吸声。墙上的钟表也懒得动弹,长针停在十二上,时针却在九和十的中间,既不靠近九也不靠近十,连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九点还是十点。

  你就这样闭上眼躺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开始觉得有点热,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你拽起来,满屋子都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儿,你不自觉地打了个阿嚏,在我还没来得及躲闪的时候,竞喷了我一身。你将衣服全脱了扔在沙发上,只穿一条黑色的内裤,全身红通通一片,你觉得口有些渴,于是双手撑起身子,站起来,想去饮水机倒杯水喝,没想到一脚踩在钥匙上,你身子一晃,幸亏有我撑着,才没摔倒,嘴里却发出“呀”的一声。这时我发现,地上除了刚才掉下来的钥匙之外,还有烟盒、火机、遥控器,仿佛它们生就在那里一样,随意扔了一地,这样看久了倒顺了眼。

  你终于忍住疼痛,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其实你是从水溢到手上才知道杯子已经接满,水从你的手上、鼓圆的肚皮上一直滑下来,滴到我的身上。你“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整个过程不足三十秒。你就像泡在水里一样,汗立时冒了出来。

  你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迟钝,就像刚才喝酒时一样,你总是记不起那个女人的姓名,但对你来说,知不知道她的姓名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在一起吃饭。你第一次见到她,曾经礼貌地问:“你贵姓?”

  她说:“我姓狄,叫狄平。”

  你说:“噢,想起来了,是狗字边的狄。”

  她说:“不是狗字边,是犬字边。”

  你并没在意她的表情,只是按照习惯问了一下,待坐下来时,你才发现,那女人和你坐在一起,一盘水煮的鲜花生上来时,女人说:“喝酒前吃把花生随你怎么喝都喝不醉,要是喝上一杯花生奶,就像给胃刮了一层防瓷。”

  没想到女人的一番话惹得在场的人一阵大笑,刚来时的陌生气氛顿时被打破了。

  过了一会儿,你又问:“你贵姓?”

  她说:“我姓狄,叫狄平。”

  你说:“狄,噢,狗字边的。”

  她有点不高兴,但没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当你举起杯子跟她喝酒时,你只觉得她的姓是个很蹊跷的字,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于是又问了一句:“你贵姓?”

  她用眼睛瞪了你一下,坐在你旁边的李科长踩了一下你的脚,你端着酒杯愣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大声“噢”了一声说:“狄小姐,对不起,我老是记不住,敬你一杯!”

  没想到你为纠正这一个字,多喝了四杯酒,狄平总算没再拿眼瞪你,但你觉得这一顿饭从头到尾吃得乏味。

  一条鱼也没有,鱼缸里空空的,一滴水也没有,干得只剩一层的水渍紧贴在上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