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赵尚志(短篇小说)


□ 王跃斌

  1

  赵尚志站在黑龙江右岸,两手横托一条小马鞭,潮湿的目光渡过雄浑沉静的江面,落脚在左岸的树林里。左岸的树林叶落枝疏,游走着漠漠的轻纱,呈现出一派萧条寂寥气象。良久,他回过头来,缓缓地说一句:我赵尚志就是死,也要死在东北抗日战场上。赵尚志说这话的时间是1941年10月中旬,他最后一次回到祖国,从黑龙江左岸到右岸。

  张凤岐正在整理行囊。他听赵尚志话说得不吉利,抬头便嗔赵尚志一眼,硬邦邦地顶一句:你这话说得膈应不膈应人啊,老赵(膈应,东北方言,烦的意思)!张凤岐原是抗联三军三师三团的团长,赵尚志的老部下。他们这次回国,是执行一个特殊的任务。苏军给他们的任务是搜集日军情报,等到日军对苏联开战时,炸毁兴山发电厂和佳木斯大桥。那时,德国法西斯对苏开战已三个多月,苏联分析日本可能要落井下石,从背后捅刀子,不得不早作准备。如此,赵尚志多次争取回国抗日的要求才得已实现。苏军让他们在中国只能待三个月,三个月一到,无论能不能完成任务,都立刻回苏联。

  听张凤岐顶撞自己,赵尚志哈哈大笑,而后豁豁亮亮地说,好,好,咱们不死,让他妈的小鬼子死,咱们还要好好活着建设新中国呢!说罢,他得意地甩起了小马鞭。马鞭嘎嘎嘎欢叫,一片片枯叶飘飘而下,像一只只蹁跹的彩蝶。

  姜立新见赵尚志开心,不觉两眼湿润,自己也开心,尽管他难以理喻,这个曾经的东北抗日总司令,而今既无党籍又无职务,仅率四个人回国抗日,何以有如此愉快的心情?姜立新是三军的留守团长,对赵尚志忠心耿耿,不管赵尚志是兴是衰,是当权还是挨整,追随赵尚志痴心不改。姜立新便等赵尚志不再甩动鞭子,愉快地说,我看你的心情不错啊,老赵?赵尚志回眸一笑: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么?像我赵尚志这样性格的人,让我待在苏联白吃大列巴喝格瓦斯,还不得把我憋屈出病来啊!好了,这回总算熬到头了。我们赶快收拾收拾,争取早点儿赶到姜把头趟子房。

  赵尚志开始收拾行囊。他们的行囊很重,除了全副日军行头,一部电台,每人背上还有十五公斤炸药。赵尚志肩上比其他四人多一个皮包,里边装的是一些重要资料和活动经费。赵尚志此时的职务相当于一个班长,部下除了姜立新和张凤岐,另外两个是韩有和赵海涛。

  2

  姜把头趟子房背倚老白山,门对梧桐河。

  趟子房是猎人打猎时居住的小屋,也叫椎营。因为打猎的工具叫椎。椎是在倒树上钉一溜小木桩,高一尺左右,两两相对,形成一个通道。在通道的尾端,架有一个木棒。只要小动物沿着通道走到尾端,就会碰到一个小销销。销销一犯,吊在上边的木棒就会落下来,砸死或者砸伤小动物,貂啊,貉啊,灰狗子啊,小狐狸啊,等等。赵尚志同姜把头打过交道,认定姜把头可靠,所以,把姜把头趟子房作为活动据点。赵尚志选中姜把头趟子房的另一个理由,是那里离兴山近,执行任务方便。兴山就是今天的鹤岗。

  天将擦黑,姜把头溜完趟子回到趟子房,突然看到屋里站着坐着几个人,黄压压的,一时怔在地上,不知所措。坐在炕头的赵尚志就说,怎么,连老朋友都不认识啦?姜把头听声音像赵尚志,眨巴眨巴眼睛,抖掉睫毛上的霜雪再看,果然是赵尚志,便一步跨到炕沿前,当胸给赵尚志一拳,喊,我X,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赵啊!可你也是,穿什么不好,偏穿小日本这身狗皮,吓人八道的。说着,右手拉过身后一个小青年,左手指着赵尚志说,给你开开眼界,这就是你成天长在嘴皮子上的赵司令,赵尚志。小青年厚嘴唇嚅动两下,想说点什么,又没有说出口,只憨憨地笑,搓得一双大手喀吧喀吧响。姜把头朝前推了一把青年,又对赵尚志说,这小子叫王永孝,是到山里靠你的。我看他中用,就给你留下了。靠是土匪黑话,投奔的意思。姜把头久在山林里混,近水识鱼性,近山知鸟音,说话时不时地就冒出一句两句的黑话。赵尚志仔细看看王永孝,点点头说,好啊,好啊,我刚一回国,就有人投奔,这可是好兆头啊。说罢,就把烟簸箕推到炕沿边,对姜把头说,来,抽着。这老蛤蟆头,真冲。姜把头从裤腰里拔出短杆烟袋,烟锅朝下,扣在簸箕里,而后拧动烟袋杆,再翻过来时,烟锅里已塞满了烟末。姜把头将烟袋噙在唇上,平伸右臂用大拇指摁摁烟锅,又将烟锅探到赵尚志脸前,说,就手,给我点着。赵尚志从炕席缝里捻出一根火柴,刺啦一声,在炕沿上划着,小心地压在烟锅上。姜把头猛力吸了两口,再吧嚓吧嚓嘴,烟就烧起来了。

  屋小炕小。晚上睡觉时遇到了麻烦。小炕上只能挤下五个人,除去一个站岗的,还有一个人无处安身。赵尚志随意地说,你们在炕上睡,我在地下眯着就行。说着,人坐在烟囱桥下,两手抱膝,脑袋耷在膝盖上。姜把头过意不去,说,得了,得了,我的大司令。这些年尽你蹲旮旯睡光地了,今儿个就上热炕头烙烙吧。他这么说,顺手从炕上拉下王永孝,又说,你年纪嫩,火气旺,就在地下憋屈着吧。王永孝憨厚一笑,走到烟囱桥前。赵尚志拍拍王永孝肩膀,随后上炕,挨着姜把头躺了下来,头朝里脚朝外。山里人习惯,夜里睡觉面对门窗,为着应付随时发生的情况,闯进的野兽,或者是敌人。

分享:
 
更多关于“最后的赵尚志(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