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向成熟的驿站


□ 宋桂友

  八零后作家研究

  编前语:八零后作家大都是伴随新概念作文大赛横空出世,而闯入文坛审美视域的,主要代表作家有韩寒、郭敬明、王威廉、夏茗悠、李傻傻、郑小驴等,其文字的伤痕颓废色彩浓重,看似是青春的残酷物语,实则含蕴着单纯和稚嫩的感思念记,寄寓了对纯净至爱的追求和向往,反映着8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成长裂变的痛苦和欣喜,特别是其间还交织纠缠诸多为世人关注的社会问题和教育问题,从而引发一次又一次的文坛轰动效应。

  本期专栏的四篇论文分别从不同视角剖析透视八零后创作的概貌,宋桂友的《走向成熟的驿站》一文从文本创作哲学思考的深度、表达社会生活的广度以及行文走笔的诙谐老道等几方面,对《山东文学》第六期集中刊发的八零后新锐作家王威廉、郑小驴、马卫巍、葛辉、林千千的作品进行了综合性评析;江腊生的《青春的忧伤与自恋的激情》则聚焦八零后青春文学书写中个人成长的焦虑浮躁与虚构的自恋式的激情浪漫,进而析解八零后青年作家深陷物欲、情迷都市喧嚣之时个体存在的尴尬,认为80后创作文本始末淤积着浓郁的青春感伤,以及此群体行文样态多元芜杂却难克经验单一封闭的创作隐忧;王传习的《论八零后文学的城市书写》指出,城市是八零后文学中无法避绕的一个空间,但他们并非一味展示城市繁华如水的单面,而是更注重呈现迷离虚浮、变幻不定的复合性城市蜃景,构建出文学中的“幻城”和“伤城”,表现城市社会现实的黯淡污浊,反映出真情缺失、心灵失衡的状态;宋元明的《谈八零后作家的琐碎叙事》,则致力于探讨琐碎叙事在八零后作家中流行的原因,分析其创作中的局限以及可能的发展路径。

  本期主持:宋桂友

  本期我们刊登了5位“八零后”作家的6篇作品,分别是王威廉《他杀死了鸽子》《大姨》、郑小驴《柏拉图的洞穴》、葛辉《车敬民之死》、马卫巍《梨园里的秘密》、林千千《遥远的村庄》,这些作品不能代表“八零后”的全部创作甚至主要特点,但这6篇小说当然可做窥豹之管,并且可以为“‘八零后’作家已经走向成熟”论添一注脚。《柏拉图的洞穴》里那种对当下青年亚文化背景中的青年生存状态和社会生态的展现,那手术刀式透彻的解剖和深入骨髓的分析,以及引起的哲理层次上的思考,让人折服。《车敬民之死》则是对家园与身份的丢失与找寻。《梨园里的秘密》貌似一篇儿童小说,其实是借孩子的视角叙写一个社会一种生活。气息浓郁,文笔老道。王威廉的小说则在人物性格的刻画与处理上显示了高超的创作功力,“大姨”的形象是近年来塑造的最成功的人物形象之一,《遥远的村庄》则表现了对于传统文化,对于人性,对于未来的思考和追求。

  分析点评作品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何况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读后总有一些感触,一些想法,于是也就不揣浅陋,对其中两篇做一解读,记之如下。

  一、丢而复失的寓言——解读郑小驴

  《柏拉图的洞穴》

  无疑这是一篇优秀的作品。作品在对当下青年亚文化叙事的过程中引用了一个比喻——柏拉图洞穴。当这个比喻被完整叙述以后,其实是完成了一个社会寓言,表达了一代人的迷惘、批判与哲思。

  在《理想国》第七卷,柏拉图作了一个著名的“洞穴喻”,其直接目的是要揭示“受过教育的人与没受过教育的人的本质”的不同及相关问题。在这个比喻中,柏拉图作了如下设想:在一个地下洞穴中有一群囚徒,他们身后有一堆火把,在凶徒与火把之间是被操纵的木偶。因为囚徒们的身体被捆绑着,所以他们只能看见木偶被火光投射在前面墙。卜,的影子。因此,洞穴中的囚徒们确信这些影子就是一切,此外什么也没有。当把囚徒们解放出来,并让他们看清背后的火把和木偶,他们中大多数反而不知所措而宁愿继续待在原来的状态,有些甚至会将自己的迷惑迁怒于那些向他们揭露真相的人。不过还是有少数人能够接受真相,这些人认识到先前所见的一切不过是木偶的影子,毅然走出洞穴,奔向自由。刚走出洞穴的这些人不禁头晕眼花,开始,他们不敢直接正眼看光明的世界,渐渐地,他们可以看清阳光下的一些,最后,他们甚至可以直接看清阳光的源头——太阳。此时他便明白:“造成四季交替和年岁周期的主宰可见世界一切事物的正是这个太阳,它也就是他们过去通过某种曲折看见的所有那些事物的原因。”于是他回想当初穴居的情形,就会庆幸自己在认识上的变化而对同伴表示遗憾。他既已见到了事物之本身,便宁愿忍受任何痛苦也不愿意再过囚徒生活。然而,如果他复回洞中,那些同伴不仅不信其言,还会觉得他到上面走了一趟,回来眼睛就坏了,对“影像”竟不能如从前那样辨别。他的同伴们不仅不想出去,甚至想把那位带他出洞的人逮住杀掉,在将柏拉图的这个比喻叙述之后,我们就已经理解了郑小驴《柏拉图的洞穴》这部小说的内涵了。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阿名、小面、阿典、李察,还有小面的新男友“那人”都是囚徒,他们原先一起生活在这个黑暗的世界——洞穴里。他们的生活充斥着寂寞、空虚、无聊、享乐、冲动与放纵。终于有一天,太阳出现了。在柏拉图那里,太阳象征善的理念,在郑小驴的小说里,在阿典、李察这些囚友在冲出洞穴时付出了生命等惨重代价后,在他们的忠告声里,阿名的内心出现了太阳,他要冲出洞穴。在阿名再次见到小面时,小面却走向了洞穴深处。这时的阿名没有成为柏拉图的哲学家,但却和新的囚徒小面的新男友发生了冲突,揭示走出洞穴的辛苦与返回洞穴拯救的艰难。

分享:
 
更多关于“走向成熟的驿站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