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加索:想象的变迁与歧路


□ 周湘鲁

高加索:想象的变迁与歧路
周湘鲁

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高加索曾经是个遥远模糊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它开始频繁现于报端,伴随这个地名的总是劫持、暗杀、袭击、爆炸等血腥的字眼。从电视屏幕上,我们看到战争中城市狼藉、乡村凋敝,坦克与全副武装的军人占满电视画面,孩子们身体残缺,瞪着惊恐的双眼望着镜头。再后来,这幅画面上又增加了一些更加令人惊骇的图景:针对平民的爆炸案,大规模的人质绑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些身绑炸药的“黑寡妇”。车臣恐怖分子,战争,混乱,死亡——如果说这就是今日的“高加索想象”,应当不会有人反对吧。
高加索在十八世纪之前并非俄国领土,十八世纪中期,种种因缘际会,车臣地区成为沙俄地缘政治中一颗重要的棋子。耗费大量财力和生命之后,一八五九年车臣并入俄罗斯版图。但是兵戈并未就此止息,车臣人随后多次发动大规模起义。可以说,自从二百多年前俄罗斯与车臣相遇,纷争和是非就不曾止歇。即便在苏联成立后的二十世纪,每一次重大历史事件中也都看得见车臣人的身影。
但高加索的形象并非一直如今天这样糟糕。对于熟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的人来说,高加索并不陌生。普希金、莱蒙托夫都曾因诗获罪,发配边疆。在沙俄帝国时代,这个“边疆”往往就是高加索。这些诗人都曾经在高加索生活过不短的时间。十九世纪初,俄国人建立了坚固的要塞,但要塞之外散居着异教徒、野蛮人,他们生性剽悍,熟悉地形,更主要的是,他们仇恨入侵者俄罗斯人。尽管俄军力量上占优,但是在要塞堡垒之外,俄军士兵随时可能被偷袭丧命。尽管如此,高加索对普希金和莱蒙托夫等俄罗斯诗人来说是个险恶之余充满浪漫气氛的空间。

高加索:美丽的异族少女

普希金和莱蒙托夫被发配到战争中的高加索,但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是高加索壮丽的山峦。俄罗斯领土广大,但作为文化中心的欧洲部分坐落于平原之上。俄罗斯的旷野上,目力所及尽是平缓起伏的草地和森林,宽阔而水流平缓的大河。高加索的崇山峻岭对长期生活在北方平原的俄罗斯人来说,充满异国情调。诗人的心对美是敏感的,他们被雄浑的景色深深震撼,写下了许多传世名篇。
诗人们笔下的高加索,大自然透着桀骜不驯的气息,没有文明雕琢的痕迹,山民们野蛮残忍,但独具纯朴之美,天性无拘无束。民族之间的对立、冲突被推到次要位置,只是故事的背景,有时干脆被忽略不计。普希金有一组“南方组诗”,《强盗兄弟》、《茨冈》、《巴赫奇萨拉伊喷泉》等,其中的丛山密林、浪迹在大草原上的茨冈人、土耳其风格的奢华王宫、美艳的妃嫔——展示着来自冰天雪地的北方居民热烈绚烂的“南方想象”。高加索也是这“南方”、“异域”的一部分。普希金的叙事诗《高加索俘虏》也属于“南方组诗”的创作。故事中,年轻的俄罗斯贵族军官在与高加索山民的交战中被俘。年轻人喜欢上了善良美丽的切尔克斯少女,少女也对英俊文雅的异族俘虏暗生情愫。少女放走了俘虏,尽管知道俄国军官真正爱的并不是她。随后,伤心的少女投水自尽。诗中的男主人公身上带有十九世纪初俄罗斯文学典型“男主人公”深深的烙印:受民主潮流的熏陶,痛恨沙皇专制,仇视思想禁锢,厌恶虚伪道德。与生活在美丽大自然中的异族少女的爱情寄寓着他们对自由,对真善美的渴求和想象。《高加索俘虏》是一部典型的浪漫主义作品,具有此类作品必不可少的要素:冒险经历,异域风情,爱情,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