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期刊:究竟是多还是少


□ 古 耜

文学期刊:究竟是多还是少
古 耜

近年来,在讨论文学期刊的存在问题和未来出路时,我们常常听到这样一种说法:当下文学期刊之所以普遍的生存艰难,除了环境与体制等方面的原因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就是:文学期刊的数量依旧过多,即它相对于读者而言,是供大于求,产大于销。言外之意,文学期刊要摆脱困境,就必须先把数量减下来,以实现供与求和产与销的大致平衡。就在文坛内外大都接受或默认了这种说法,并开始以此为思路,调整文学期刊布局的时候,河北作家何申在前些时召开的中国作协六届六次全委会上,发出了另一种声音。他说:目前,基层喜欢文学的青年人不少,很多人都在利用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但由于纯文学刊物太少,他们的作品便很少有机会与读者见面。比如河北省,有六千万人口,仅有两个公开发行的文学刊物,这样的比例,不利于文学队伍的发展。毫无疑问,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它们虽然没有构成直接的交锋和争鸣,但意涵的对立却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以上两种说法哪种更接近事实?更有道理?换句直截了当的话说,在我国当下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文学期刊究竟是多了?还是少了?窃以为,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我们切不可鲁莽武断,作简单粗疏、此是彼非的表态。因为,如果我们深入到以上两种说法之中稍加分析,即可发现:它们所谈论的虽然都是文学期刊,但实际上对文学期刊的理解和认识,却有着巨大的差异乃至本质的区别。其中前一种所谓文学期刊多了的说法,依据的是市场的供求态势和产销法则,也就是说,它把文学期刊首先当成了一种物质产品和流通商品,因此,一旦产品过剩,销路不畅,那么,就应当实施生产能力的收缩。而后一种所谓文学期刊少了的说法,其立足点和出发点,都是人们对文学的爱好和对创作的热情,这无异于说,文学期刊主要是展示人们艺术才华的平台和满足人们精神需要的通道,是一种公益性的文化设施,它与商品生产和市场需求没有太多的关系。倘若以上分析大体不错,那么,不难看出,我们要想真正搞清文学期刊究竟是多了还是少了的问题,必须首先明确一个前提性的观点,即: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文学期刊具有怎样的属性?它是否全然等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纯粹的物质产品和流通商品?事实上,只有弄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判断文学期刊的多或者少,才能有科学的逻辑起点和正确的理论依据,才会最终获得客观、辩证并切合实际的结论。

毋庸讳言,对于包括文学期刊在内的精神产品的性质,以及它与普通物质商品的种种异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不曾留下系统而又全面的阐释,这使得我们今天在讨论这一问题时,难以获得直接和便捷的理论依据,而只能从其相关论述出发,结合当前的文学实践,加以探索和研究。如所周知,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观点,所谓商品有三个最起码的规定性:第一,它不是自己消费,而是提供给别人,满足他们的某种需要;第二,它是抽象劳动与具体劳动的统一,价值与使用价值的统一;第三,在流通过程中,它不是无偿的赠送,而是需要货币的交换。如果用这样的定义来衡量今天的文学期刊,那么,应当承认,它们在很多时候和很多情况下,都具有商品的属性。譬如,就一般情况而言,文学期刊编成印出之后,并不是仅仅供编者和作者自己欣赏,而是要让它流向社会,以满足文学爱好者的阅读兴趣;文学期刊的编辑出版也需要付出必要的劳动,也有相应的成本,也包含着或高或低的阅读和保存价值;文学期刊流向社会也不是一种全无回报的福利行为,它要凭借货币来购买,要通过市场机制来扩大自己的生产能力;等等。既然如此,我们今天讨论文学期刊的多与少,讨论它生存与发展的前景和策略,完全不顾及市场因素,不考虑市场态势,无疑是不理智的,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当今文学期刊的市场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如众所知,新时期之初,文学期刊凭借思想解放和精神启蒙的力量,获得了长足发展,曾出现过国家、省区、地市三级总数量达七八百种,而每一种都发行上万册乃至几十万册的空前繁荣。后来,随着历史环境的嬗递,特别是随着由急剧的社会转型和快速的时代更迭所导致的文学大潮的回落,文学期刊的数量虽然不断减少,但由于它们大都隶属于一定的团体和机构,而这些团体和机构都肩负着体制所授予的发展文学事业,扶持文学期刊的使命,所以,它们并没有全面溃退,迄今为止,国内尚存的各类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仍然有二百种以上,其数量尽管已经不足当年的三分之一,但如果同建国后的前十七年比,却依然堪称蔚为大观。即使同有着悠久文学传统的欧洲、俄罗斯、日本等国家相比,恐怕也是个遥遥领先的存在。相比之下,近些年来,文学的接受群体发生了更大的变化。消费时代的物质挤压和电声时代的娱乐多元化,决定了从兴趣和娱乐出发的文学读者越来越少。文科大学生离开校园即不再坚持文学阅读,早已司空见惯;而越来越少的文学读者由于大都具有职业或专业的背景,所以表现出越来越挑剔,也越来越严格的审美要求。他们把阅读的目光,集中到了拥有充分的名家新作资源的国家级的大刊、名刊,以及相应的选刊、专刊,而自觉或不自觉地冷落了不具备这种资源的大多数地方刊物。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级大刊、名刊和选刊、专刊,虽然同样难以找回昔日的风光,但凭借由来已久的资源优势以及特殊的地位身份,仍可占据比较可观的市场份额,包括相应的社会赞助,从而保持较好的发展态势与前景;而一般性的地方刊物,无论怎样煞费苦心,左冲右突,则十之八九只能成为文学爱好者自娱自乐的小天地,直至陷入经济上举步维艰、发行量每况愈下的困境。要知道,作为商品的文学期刊,一旦失去了读者的簇拥,便只能成为市场上“多余”的东西。从这一意义讲,那种认为当下文学期刊的数量多了,主张关停并转的说法,并非一概是无的放矢,相反倒显得颇有些言之成理和持之有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