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流水澄清流水


□ 侯德云

 在旧书摊上,无意中看到一本《禁书详解·外国文学卷》,有些好奇,便买来一读。 说是“详解”,其实并不详,只粗略地介绍了一百二十多部曾经被作为禁书的外国文学作品,介绍了它们的作者、内容、影响,以及被查禁的情况。 书的《前言》中有这样一句话: “希望通过这本小书,使读者在增长知识的同时,能受到启发,思考一些社会的和文学的问题。”
我想,我的确应该来思考一下“社会的和文学的”问题。当然,这不是为了谁的“希望”,而是为了自己。毕竟,我也算是一个文学中人嘛,有时候,难免不自量力,把所有跟文学有关的事都当成自己的事。
既然是自己的事,就不能不好好想想。 在历史的流程中,被查禁的文学作品有很多。书中提到, 《教廷禁书录》中列入的四千余种书籍当中,绝大部分是文学作品。在《教廷禁书录》之外,还有多少呢?恐怕很少有人能说清楚。
看来,文学的路,一向都是与坎坷相伴的。
在被查禁的文学作品中,有不少是堪称伟大或优秀的作品。它们在当代人眼里已经成为经典,成为精神的粮仓,而在其写作或出版的年代,却被某种势力看成是毒草。
我曾经天真地想,禁书的行为,是不是前人留给后人的一千笑柄呢?
等我读完《禁书详解·外国文学卷》全书,就不这样想了。
任何一本书被禁止发行,都不外乎三种原因,政治的,宗教的,社会的。三者必居其一。而社会的原因,又可以直白地称之为性的原因,过于色情,有伤风化嘛。由于这种原因被禁的书,最早的一本是古罗马时代的《色情狂》。后来者中,当然包括劳伦斯和亨利·米勒的作品。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虹》,还有《北回归线》,读者都很容易从书店里买到,用不着我在此饶舌。
由于政治原因被禁的书,以前苏联居多,大家比较熟悉的,有帕斯捷尔纳克、索尔仁尼琴、布尔力口科夫、左琴科等人的作品。还有捷克的米兰·昆德拉、法国的福楼拜,以及日本的宫本百合子等人的作品,队伍极为庞大。
被教会势力所查禁的书,最出名的,恐怕要数薄伽丘的《十日谈》了。屡遭查禁,却禁而不绝,无奈之下,教皇大人亲自主持对它作了修改,保留了其中的故事,却把故事的主人公,由春情荡漾的修女、修道院女院长变成魔术师或者伯爵夫人,好色的僧人变成了食客,如此这般,就可以放它一马了。
后人对禁书者指责多,宽容少。我能理解他们。时代背景不同了,立场也不同了嘛。 我同样也能理解那些下达禁书令的人。比如,高尔基在一九O七年至一九O八年间发表的长篇小说《母亲》,是一本宣扬用暴力推翻沙皇体制的书,明显带有一九O五年俄国第一次大革命的痕迹,不禁行吗?绝对不行!别说是沙皇,就是土皇,也不能坐视不管。相反,革命家列宁同志就对《母亲》大加赞赏,说它是“一本非常及时的书”。
平心而论,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我并不喜欢高尔基的作品。可我再怎么不喜欢,也无法下达禁书令。我是一个小人物,谁会听我的话呢?换成一个权重一时的大人物,例如沙皇,结果就不一样了。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禁书的原因是简单的,而禁书的现象有时却是复杂的。某个时代的禁书,在另一个时代去口是畅销书;某个国家的禁书,在另一个国家却是畅销书。一本书刚出版就被禁,不久又解禁,以及刚出版广受欢迎,不久被禁,而且一禁数十年,等等,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现象,在流水般的岁月里,是经常发生的。也可以说,是很正常的。
有时候,一本书戴上了禁书的帽子,竟然是它的幸运。我完全相信这一点。现在有很多广为流传的书,流传的原因不是书写得怎样好,而仅仅由于它曾经是禁书。据说,在西方的某个古典时代,一位作家想打开自己作品的销路,便向教皇求助。教皇觉得这事特别有趣儿,就把他的书列入《禁书总目》。不出作家所料,他的书的确畅销一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