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节日新论


□ 陈岸瑛

  自改革开放以来,传统节俗逐渐受到国人的重视,近些年随着民族意识的复苏。如何保护传统节日已成为官方和学界共同热议的话题,在广泛征求社会各界人士意见后,国务院于2007年底对《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进行了第二次修订,取消五一黄金周,新增清明、端午、中秋三个假日,并将春节放假提前至除夕开始。正如冯骥才等有识之士指出的那样,在传统节日放假就是对节目文化的有力保护,上述假日政策的制定,无疑为从国家层面上保护民族节日创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过去我们习惯于由国家自上而下地设立节日,这一做法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欠通顺。节日的确有可能起源于国家仪式或源于对后者的摹仿,但是,节日的孳生繁衍却离不开民间土壤的滋养,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官方可以强行设定一个节日,但这样的节日,不是自然终止、被人遗忘,就是被人民大众的习俗所裹挟,最终变成另外一种东西。当代有不少学者注意到,由国家设立的节目,不是功能过于单一,就是缺乏节日氛围,从而与单纯的假日难以区分。然而,由国家来设立假日却是另一回事。国家为既有的节日设定假期,让人民有空闲去庆祝自己的节日,这既是一种休养生息,也是一种“授人以渔”的聪明做法。
  
  节日和假目,自古以来便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国自汉代以来就有法定的假日,只不过那时的假日基本上只可能对官员有意义,在英文中,假日(holiday)最初指宗教节日,这一点从词根即可看出,holy day(圣日);但是,“圣日”却并不见得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节日。“圣日”是举行宗教仪式的神圣时刻,人们可以欢庆(ceIebrate)节目,圣日却是需要戒守(observe)的。真正意义上的节目从来脱不开欢乐的基调。英文一般用festival和feast这两个词来指称节日,这两个词的拉丁涪源都是“festum”,意思是“公众的欢乐”或“狂欢”。feast个词除了带有快乐的意味,还时常和令人快乐的大吃大喝联系在一起。feast(节日/盛宴)和fast(斋戒)恰好相反,前者代表吃喝与纵欲,后者代表节食与禁欲。日常语言通过feast这个词将节日和大吃大喝联系到一起,绝非词义的偶然衍生,而是对节日这一现象所具有的人民性的一个深刻揭示。
  老布鲁盖尔(约1525-1569年)是一位深具人民性的画家,他的《安乐乡》(木板油画,1567年)传神地再现了一个中世纪流传甚广的乌托邦:树上结满面包,插着餐刀的烤猪自行爬到懒人的嘴边同样是这位画家,还绘有《狂欢节和四旬斋节的战争》(木板油画,1559年)在画的前景中,是“狂欢节王子”和“四旬斋节”的交战,前者大腹便便,骑在啤酒桶上挥舞着长矛,后者是一位骨瘦如柴的妇人,坐在推车上高举面包师的铁铲;簇拥和追随在二人身后的,一边是暴饮暴食、聚赌纵乐的群众,另一边是喝清水、吃面包、进教堂的虔诚信众。四旬斋节在德文里是Fasten,与上文中的fast在中古英语中词形相同。四旬斋是复活节前四十天的斋戒期,教徒在此期间节制饮食、停止娱乐,既是为纪念耶稣的四十天荒野禁食,又是为迎接基督教最重要的节日——复活节(源自犹太人的逾越节,耶稣被钉死在逾越节开始的时候)做精神上的准备。
  四旬斋节之前是狂欢节(carnival)。有人认为,狂欢节的产生,最初是因为需要在四旬斋之前吃掉剩余的肉以及鸡蛋、奶油之类的动物制品。与此类似的词源学解释认为,carnival源于意大利语came levare(去掉肉)或晚期拉丁语came vale(告别肉)。但是,在人类学家的眼中看来,狂欢节有着比四旬斋节更古老的起源,作为一种前基督教的民间习俗。其历史可以追溯至古罗马的农神节或酒神节。
  宴际上,基督教比较成功的节日,如圣诞节、复活节、三王节(主显节)等,都兼有“异教”的起源,同时还混杂着大量的民间文化成分。基督教产生于古典文化的衰落期,作为晚期犹太教一个由贫苦人组成的分离教派,在异地传播期间汲取了古希腊、罗马文化的营养,又经过一系列历史的因缘巧合,在西罗马帝国覆灭后,继承了帝国道义上的统治权,与来自北方的蛮族共享着对西欧的封建统治。而在东方的拜占庭,继续作为国教而存在的基督教,也同样分享着统治阶级的特权。在中国,与“治统”相配套的“道统”由儒生、文士承担;在欧洲,道统则由僧侣阶层把持(当然,这种所谓的道统,也可以说是无道,因为最卑鄙龌龊的罪行往往都是由教士犯下的)。总而言之,基督教的上层僧侣,实际上是统治阶级的一部分,基督教的节日,实质上是一种官定节日。为了吸引教众,教会时常窃取既有的民间节日为己所用,或者取其时日,或者取其内容、形式;另一方面,对于那些败坏宗教信仰的民间节俗,教会也会采取赤裸裸的打压态度。民间节日与宗教节日之间的对抗,作为一股潜流贯穿了整个的中世纪。然而,不以官方意志为转移的是,这种对抗基本上都会以人民的胜利而告终,例如,在庄严的复活节中混杂着吃鸡蛋和拜兔子的民间风俗,在狂欢节或愚人节中,存在着大量对官方仪式的滑稽可笑的戏仿,这种风俗不仅屡禁不止,而且在僧侣阶层中蔓延开来,形成了“神圣的讽拟体”(parodia sacra)这一特殊的中世纪文学现象。据历史学家考证,在中世纪晚期,多数宗教节日丧失其神圣性,“退化”为民众甚至僧侣阶层吃喝玩乐的借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