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伪托古人说真经


□ 吴茂华

说文人好空谈,是指所谈皆不关乎政治经济实用操作之宏旨而言。但文化人论道说文,又讲得头头是道精彩绝伦,那就是其当仁不让的正业与本色了。三位心性颇高,无权少职,不官不僚的人物,围坐一张桌子,一把茶壶,三只杯子,或瓜棚豆架于夏夜,或拥雪为炉在冬日,煮水品茗之际,放言无忌臧否人物。把二十世纪中国现代文学细加爬梳翻检,经纬纵横、发凡择菁间,把那些文界尊神、媒体宠儿,从大文豪到小混混,从真文人到假作家,通通用庄子笔下那只九天大鹏鸟的鹰隼眼瞄上一眼,为中国二十世纪现代文学衮衮诸公造像立影。发出的绝对是独立见解,民间人士的声音。且有幸成就了这一本谈诗论文评骘人物的《齐人物论》。
文学是人学,本来就属社会、民间,应与“官学”井水河水不相犯。官方可以搞“宣传”,但与文学应当保持比风马牛还远的关系。因而与其去读那些空疏枯涩无味的高头讲章、学院文学史之类,真爱文化的人还不如来听听这当代“庄周”先生所著《齐人物论》中的片语闲言。不仅长见识,还能寓目娱心。
这一朵闲云、两只野鹤的“庄周”先生,是当今三位文章高手张远山、周泽雄、周实“化蝶”之名。《齐人物论》初刊于《书屋》杂志,就我耳目所闻见,当时就有“满村争说蔡中郎”的效应,并引起多方人士的惊讶猜测:这著妙文的辣手,是何方神圣?如此不客气之碑睨正统,挑战流俗!对所论之人,所述之事,皆是其是、非其非,黑白分明而媸妍不混。读来使人心情一惊一诧一振,拍案又拍腿,尤为痛快淋’漓。
例如针对近几十年来被视为天经地义的中国作家“会员制”,且分为国家级一省市级、县区级的情形,作者问道:“作家有执照,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一一因为从庄子、施耐庵、曹雪芹到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卡夫卡,中外大作家无一例外都是‘无证经营’。然而当代中国有许多自视甚高的诗人、小说家、散文家,至今还在著作的勒口上炫耀自己是国家级或地方级的‘会员’。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证明他的作品相当于‘国优’、‘省优’,还是暗示他经常得到官方的订单。”
作家“会员制”,是中国国情下的特色景观。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作家不仅身份归口“公家”,而且数量之多、阵容之庞大,有如鱼讯泛滥时的过江之鲫,其浩浩汤汤的势头气派逼人。君不见文坛上经常出现什么“陕军”、“川军”、“湘军”……等提法,并摆出一副野战部队作战兵团浴血拼命打肉搏战的吓人样子么!但常识告诉我们,文学创作永远是作家个人的事情,与公家、集体无关,作家也大可不必参加地方“军团”、乃至于“青红帮”、“袍哥”、“武侠帮派”什么的。可是近几十年来,由于“会员”队伍过于庞大,在此高数量级的基础上,“著名”作家也水涨船高,在全国范围内各省、市、地州都大量涌现,有如快餐或可口可乐般批量上市形成了大大小小梯队与规模,我们大家就可以理解而见怪不惊了。但在《齐人物论》中,作者对此的看法有些相左而且发出杂音:“刚刚到及格线的人就足以被称为‘大师’,那么未到及格线的人被称为‘著名作家’也就并非意外。当代中国有许多著名作家,却没有什么著名作品——即使有,也不是以艺术著名,而是以丑闻、官司、炒作著名。因此‘著名’之子作家,如同‘亲自’于领导一样,不提也罢。”
诸如此类文学文坛话题,于书中俯拾皆是,比如分派作家“体验生活”的荒谬;伪浪漫主义虚假抒情;所谓的“革命现实主义”、生造概念的“新概念作文”、语句不通或病句连篇的“文人无文”、中国文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病态情结等等,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作者对其都有如骨鲠在喉,冲口而出的大实话与见解。“庄周”先生基于他对现代中国文学现状深度认识和准确的价值判断,因而其文章:议论风生见解,独到并切中肯綮。纵观整个世纪,他认为二十世纪初中国新文学的创始者倡导并实践的白话文,在语言上有先天的不足,远未达到文言文曾经的高度,对“西化”的态度至今都显得暖昧。因此我们至今使用的实际上是一种粗陋的语言和创作,这是丈人的沮丧,文化的悲哀。再加上二十世纪中叶以后,因政治历史的原因,受统治阶级意识形态支配,大量非文化妁因素渗入文学,导致文人人文素养薄弱,作家犬儒化、作品侏儒化,使中国当代文学与世界文学差距越拉越丈,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实际上走的是一条下滑线。“庄周”先生总结出的“当代作家十大病”、“小说戏剧十大病”“散文十大病”等等,正是站在如他自己所说的“世界级文学的度量衡”的商度来观照中国文学,为此溯其津源,探其功过究竟。

钱锺书先生曾有言,文人能做到不媚上有时倒还容易,难的是做到不媚下。以此林准看看当今在-媒体上各色“大师”、“著名作家”演出的“包装秀”,以及有时下作到不惜一切手段的炒卖吹嘘自己,哪一桩不是在直接或宛转媚上又媚下,媚官又媚民。一眼望去如此景观下,文化市场都快与杂耍班的大棚子场地无异了。和这些聪明人、魔方脸孔大相异趣的是《齐人物论》拒绝媚俗的本色之文:礼赞大师、讥诮小厮,既敬文学大方之家,叉绝不对傻瓜保持礼貌。书中文章精短,几乎无一篇超过千字。随手翻开任意一贡,那五六百、七八百字锦绣珠玑之文,语言佻荡活泼,文字雅正练达,行云流水的述论中,倨恭得体,或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或赞其一点,不及其余。诱使你放不下书本,不得不读将下去,所获文思文意“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真乃不亦悦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