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诗的合法性:生活与技艺


□ 雷武铃

  文\雷武铃

  1

  在诗人之间关于通过什么样的路径才能把诗写好的争论中,有两种顽固对立的看法:一种强调要投入生活,让蕴含诗意的生活充满自己的心灵,诗歌就会自然地从心里涌流而出,自动地获得它的形式;一种认为必须先进行诗歌技艺的学习与锤炼,只有掌握了真正的诗歌技艺,生活才会被你的语言召唤出来,在你的笔下化为诗歌涌流而出。根据这种对自己专业采取的修炼路径不同,我们可以把这些诗人分为生活派和技艺派。从这两派基本原则的对立中衍生出无数纷繁复杂的对立小论题,这给诗人们带来很多的热闹。

  2

  同样是说技艺,评论家和艺术家使用的方式和所指的含义显然不同。评论家是在阐释学上使用,而艺术家是在发生学上使用。评论家是在一部已经完成的作品中,辨认、分析、归纳作品中体现的作者使用、组织材料的特殊方式的痕迹,那些有个人个性特征的巧妙方式,并对其作出阐释。艺术家是在面对空无中一件未完成的、要动手的可能的作品,想获取一种能力,想怎样才能拥有一种看不见但实际发生作用的、帮助自己达成创造意愿的能力。评论家在终点等候着,从作品的结果中辨认和判断,进而解释其效果;而艺术家在出发点,起源处想象着寻找着一种发现路径的能力,从而帮助自己的作品能达到意图的目的;艺术家对技艺只是信赖、确定,但并不解释。评论家对技艺的指明和阐释,是面向读者的理解,一种合理性的解释;艺术家对技艺的寻找是针对未成形的混沌的材料与模糊的意愿之间的分裂,是面对自己的实践。不少初学写诗的人误把解释当指导,走了不少的弯路。正是在这一点上,庞德对诗人的劝告有特别的教益:不要理睬那些自己从未写过一篇值得注意的作品的人的评论。

  3

  同样是说技艺,古典诗词中的技艺和新诗中的技艺有很大不同。我们知道技艺由规则生成。游戏中的技巧是在游戏规则的限制之下形成的使游戏进行得更惊奇的方式。没有游戏规则就没有游戏,当然也就没有了游戏参与者运用自己的才智发明出的各种游戏技巧。古典诗词有着明确的性差异。由于这个体的创造性差异是在共同的规则之下发明出来的,因此这技艺一旦出现,又能很明确地为所有参与游戏的人所承认,也就是能共享这技艺带来的乐趣。艺术欣赏很大程度就是为艺术作品蕴含的技艺所惊动,为之赞叹不已。新诗的最大特点是没有一套明确的形式规则,因此也就没有这规则之下才能形成的一套明确的技艺。新诗被称之为自由诗,诗人们在形式上各行其是,似乎参加的不是同一个游戏,也无法共有一套衡量各自技艺的形式原则。新诗即使有一些技艺,也是隐含在完全个人的写作之内,分属个人,独有独享,无法为其他的诗人共享。就是说新诗的技艺显示为个人文本的秘密,是完全隐藏在个体文本中,表现为个性,而有待于读者的发现与辨别;其结果常常是某个诗人的技艺不被其他的诗人发现、认识,甚至被其他诗人所否认。新诗技艺处于一种晦暗之中,让读者无从辨认,这是障碍读者对新诗的阅读接受的重要原因。古典诗词的读者和作者共享一套明确的形式规则(美学规则),读者在阅读接受的时候有所依据,为诗词中体现的技艺而欣喜不已。新诗诗人没有一套与读者共享的明确规则(形式的和美学的),因此读者面对新诗时经常不知如何对待,如何去阅读、接受,也感觉不到诗中的技艺。古典诗词读者对新诗有一种技艺上的鄙夷,觉得新诗语言粗陋,毫无艺术可言。新诗的读者在接受一个新诗诗人时,必须接受他诗歌中隐含的一套规则、或者说美学原则,然后才能体会和感受到这位诗人的技艺,欣赏到这位诗人诗作之好。也因此,一位读者一旦喜欢上一位新诗诗人,可能远比喜欢上一个古典诗人更兴奋,觉得一下子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因为他依靠自己独立发现、领会了隐含在这个诗人的诗歌后面他独有的形式与美学规则,进而欣赏到这规则之下他诗歌技艺的美妙。

  4

  古代诗歌的技艺在共享的形式规则之下,虽然也谈到立意和谋篇布局之类,但主要集中于语言的运用,语言的表达与表现力。在古典诗歌形式严格规范的技艺场内,古典诗人驰骋才华,为词语的挑拣,为语句的修辞比赋,比武竞技,一较高下。这其中最基本的是押韵的技艺。孩子们从儿歌就开始练习,像韩愈,柳宗元,苏东坡,黄庭坚之流,有意在窄韵、险韵或同韵的连续开掘方面,争奇斗胜,展示才华和个性。比用韵的独特更普遍地被重视的技艺是炼字炼句的功夫;有许多这样的佳话被传颂,比如推敲和其他一字之师的传说故事;有许多这样的炼字的例子:如春风又绿江南岸,应是绿肥红瘦之类;也渗透在对诗句中某个字的鉴赏,如悠然见南山中的见字之被称赏。这种字词用法的成就的例子举不胜举。而古典诗歌中最突出的技艺是写出巧妙的对偶对仗句的技艺;这是对仗规则下语言的联想与发现能力。因为古典诗歌中最大量使用的就是对仗。尤其是在共八句的律诗之中,中间四句必须是两对对偶句;有的甚至开始两句也对偶。这样,只要能写好对偶句,一首律诗就完成了大半。只要想出两个对偶句,有时候再把前后两句凑齐也就简单了。这些律诗的结构,起承转合都基本固定的,变化的样式也有限,诗人们倾全力于语言效果的竞技就行了。古诗名句几乎都是这种对偶: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种实用、必须的诗歌技艺训练从蒙童识字就开始了,千字文以类分,以对称的方式列举天象、物理、人文名词;而对对子是识字后儿童最基本的功课。民间故事中有无数对对子的传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6期  
更多关于“新诗的合法性:生活与技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