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灵与思想


□ 赵宁宇

心灵与思想
赵宁宇

赵宁宇
导演、演员、影评人。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研究评论部副主任,中国电影理论评论委员会委员。
导演电视连续剧《太平镇》《大法庭》《夏月》等,导演话剧《巴黎公社的日子》《钦差大臣》《愤怒的拳头》等,主演电视连续剧《老屋》《宫廷画师郎世宁》《京华烟云》等。

真诚一点,真实一点,真切一点,真正有感而发、娓娓道来的电影,都能够吸引观众,事情想复杂了,反倒事倍功半。

电影,是拍出来的。
电影,是拍给人看的。
电影首先是一种工业产品。电影创作的每一个步骤,都和工业技术的进步休戚相关。胶片工艺的进步,摄影机功能的增强,录音设备的改进,照明器材的换代,电影院的改造,实实在在地决定了电影的形态。风格迥异的美学追求,林林总总的电影学说,都必须、也只能通过具体的技术手段来完成。在电影创作的层面上,技术手段永远处于第一位,诸如“长镜头”、“场面调度”、“纪实风格”、“暴力美学”、“唯美主义”等等热门的话题,都必须通过广角镜和长焦镜、移动拍摄设备、动态控制、电动摇臂、升降车、“过江龙”、遥控飞机、振荡器、阿莱镝灯、数字中间片、数字录音设备、三维合成等等具体的技术手段来完成。如今,又有了用数字摄影机拍摄的“高清”电影,也被归入了电影的范畴,除了介质的区别,其工业技术原理和传统的胶片电影也是类似的。在电影世界里,不存在超越技术的艺术。
电影是一门技术的事实,丝毫不会减损她的艺术属性。电影技术与艺术,或者电影艺术与技术,互为表里,实为一体。
在各种“主义”的旗帜飞扬之时,电影的技术本质越来越被人所忽视。在用科学技术拍出来的电影中,人们找到了越来越多的超越其技术本质的“主义”,这些“主义”集腋成裘,渐渐成为自足的体系,最终漫溢过理论和评论的边界,开始影响创作的观念。有些影响是有益的,有些影响是无用的,有些片面的理论并非根植于电影工业技术的土壤之中,也就无法通过适当的技术手段在电影中实现,强为之,不免结出些古怪的花朵,有些花朵甚至很迷人。
观众是可以被影响的,被教化的。当强大的声音毫不停息地鼓噪之时,当对异域秩序的景仰尚未消退之时,观众逐渐开始不再用自己的耳朵和眼睛评判电影,而是以他者制定的标准为指针,事实上成为了他者话语的臣属。高科技,唯美主义,经典,大腕,大场面,红地毯,票房数字,这些案牍之形变成了评价一部影片的标准,观众也因这些标准走进电影院,并认为自己得到了电影艺术的享受。而耳朵和眼睛呢?真正属于我们的耳朵和眼睛,常常不敢相信听到的和看到的才是真正的感受。我们的大脑和嘴巴也受到了影响,以为复杂才是高深,高深即为真切。随便一个观众,都可以站起来说出一堆“话语权”、“后殖民主义”等等眩晕的字眼,如问之为何在第三场戏发笑,其必曰:因为在那样一个幽闭的空间中,男性主体面临着生活的荒谬,发出了底层自我嘲笑的呐喊,具有着黑色幽默的色彩。事实上,让观众们发笑的只不过是男主人公绊了个跟头,这是个普通的喜剧噱头,可人们不喜承认自己居然会被普通噱头所感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