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的文脉


□ 张朝晖


  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赵宝煦的名字出现在今年三月十八日《新京报》的“京报沙龙”专栏上,引起我的格外注意。这个名字听起来特别耳熟。原来,七年前我在纽约做关于徐冰艺术的硕士论文时,就徐冰童年时代的艺术启蒙问题,在他的东七街五十二号的地下公寓——他的工作室,也就是《北京人在纽约》中王启明刚到纽约时的那个月租金四百美元的地下室——和他深聊过几次。徐冰那时还清晰地记得北大的几位老先生,也就是他父母的同事,对自己童年时艺术爱好的支持和热情鼓励。其中就有赵宝煦先生这个名字。但当时徐冰只是说,赵宝煦先生自己收藏了许多艺术品、艺术书籍和画册,所以,爱好画画的徐冰经常到赵老师家里去玩,后来“文革”开始后,赵先生将自己珍藏多年的许多艺术书籍、画册送给徐冰,以鼓励他对艺术的酷爱——也可能是躲避红卫兵抄家时发现他的“反动资产阶级”趣味,徐冰补充说。 但当时徐冰并没有告诉我,作为北大政治学教授的赵宝煦先生为什么有这么多艺术书籍。
  在《新京报》上我找到了答案。赵宝煦先生在自述中提到,他自幼喜爱文学和艺术,在西南联大时就积极参与学生业余社团活动,发起并主持了学生团体“阳光美术社”,还请了闻一多先生当美术导师, 因为闻先生早年在美国芝加哥留学专攻美术。而且,因为当时抗战期间的生活条件艰苦,他还利用课余时间以自己的美术专长为白俄酒厂和中国人开的印刷厂画广告,以便补充自己学习和生活的费用。所以,我猜想,赵先生以后一直是一位执著的艺术爱好者,他将欣赏艺术作为人生的重要滋养。所以赵先生有那么多的艺术书籍和画册就不足为奇了。但血雨腥风的“文革”期间,这就成了他的精神负担。
  三十多年前,赵宝煦先生也许没有奢望过,自己帮助过的一个十来岁的北大教师子弟,将来会成为世界著名的当代艺术家。他在不经意间,却在恰当的时刻,给予艺术天才的种子以最初的启蒙。 当然,给予徐冰支持和帮助的还有张志江、陈仲富等国学精湛的老先生们。 这些汇集在北大的中国文化精英们给予少年的徐冰以精神的鼓励,文化与人格的熏陶, 使徐冰获得了同辈艺术家中少有的文化与精神素质,这也就不难理解徐冰十六年前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展《析世鉴》会在全国美术界和文化界引起那么大的轰动, 而且也容易明白,他的《天书》如何以纯粹的传统文化面目,甚至在新潮美术评论家看来是“保守”的形式,创造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前卫艺术运动新的高峰。
  我所看中的正是这种耳濡目染、代代相传的文化底蕴和血脉,这种底蕴所塑造的城市文化氛围和精神气质,以及中国各个主要城市的当代艺术所受到的潜在的城市文化氛围和底蕴的影响。深入和细致的调查这种城市的艺术文脉的传承和转变,会对理解中国艺术的现代性和当代性等理论问题,提供鲜活的,有血有肉的,可以触摸的丰富细节,也可以克服梳理中国现/当代艺术理论时,生硬地套用西方概念来教条主义地概括中国艺术现实的弊病,从而逐步建立新的当代艺术的描述话语和理论思维基础, 为建立自己的当代艺术理论和审美价值体系打下实证的基础。说到底,艺术,包括那些最不可思议的和惊世骇俗的艺术尝试也都不是空穴来风的,都与社会、历史、文化、政治、地域传统、个人艺术素养等许多因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徐冰和赵宝煦先生的故事还表明,中国优秀的,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们一直在努力吸收西方的优秀文化,同时深入研究着自己的传统文化,并在自己的学术和艺术探索中,不断创造着自己的当代文化和艺术。新崛起的先锋人物应该是在前辈探索的成果的平台上,继续努力,而不是将前人的成果一概否定,一切再从头开始。所以人们要继承的文化艺术传统不仅包括几千年的文化积累,更应该包括上一辈人的探索成果。
  三月初,我和香港亚洲艺术文献库的徐文女士到昆明进行当代艺术的田野调查和资料搜集,其中对艺术家毛旭辉的采访留给我的印象尤为深刻。毛旭辉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一直坚持不懈地追求着艺术理想,并帮助和鼓励年轻的艺术家成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是西南艺术家群体和新具象绘画的领导者之一,并同罗中立、周春芽、张晓刚、叶永青等人构成近二十年西南当代艺术实践的中坚力量, 也影响了朱发东、何云昌等在九十年代后期有广泛影响的严肃探索的行为艺术家, 还有后来到昆明工作的艺术家、江西籍的刘建华。而在云南,大毛(人们对毛旭辉的称呼,他的确个头瘦高,兼有艺术家的风度与哲人的气质,在昆明尤为明显)无疑是云南前卫艺术群体中的精神领袖和人格导师。在过去的三十年中, 他不仅坚持着自己的艺术探索, 而且给予年轻的艺术家以鼓励和启迪,并为他们办展览,写评论文章。另外,他还积累了丰富的艺术文献资料,其中包括四十多本艺术日记,大量的手稿,草图,通信,读书笔记,照片,请柬,艺术贺卡,展览请柬,图录等,并十分有条理地整理起来。几乎很难找到第二位艺术家能像这样细致地整理和保存这些艺术文献。这些资料见证了过去三十年中,云南及西南地区现当代艺术发展的曲折历程, 也是研究昆明的地域性城市文化和现代艺术发展关系的第一手资料。在美术理论界,一般认为八十年代新潮美术的发展只是简单地重复了西方世界近百年的现代艺术历程。这样的结论在能证明前卫艺术家探索借鉴西方艺术观念来充实自己的艺术创造的大量丰富资料面前,显得过于简单和草率了。和他那历尽沧桑,但仍然十分激进,嫉世愤俗的前卫艺术家气质相比,他收藏和整理这些资料时的心态则似乎是一位历史学家所特有的。“看,我们就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
分享:
 
摘自:读书 2004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