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解密天启:读《神似祖先》


□ 陈心想

  现代科学以生物的社会行为来思考人类社会行为是从达尔文的进化论思想开始的,而社会生物学的“教父”、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威尔逊则把这一思潮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对社会科学和社会观念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社会生物学系统地研究一切动物的社会行为的生物学基础,就人类而言,则是以进化论的理论框架来解释人类行为的起源与进化的生物学机制,并试图以此来解释人类社会的行为、组织、文化、制度、宗教、伦理、游戏、美学、语言,甚至情感和心理等现象。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社会生物学以其独特的视角,在各个学科几乎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尤其是在进化心理学领域,对诸多人类行为和社会现象都给出了全新的富有说服力的解释,使我们常常惊叹:“呀,原来如此!”
  郑也夫先生的《神似祖先》,可以看做是一位社会学家与生物学家思想碰撞而激发出的一场精彩对话。在进化论的概念框架下,这本书涵盖了非常广泛的话题,不仅有利己与利他、遗传与环境,而且从自然选择、适应与进步观,到疾病与痛苦、生长与衰老、有性繁殖与婚姻制度、炫耀与性选择、行为、感情与生存策略、语言的本能性、生物与文化的进化等等。阅读此书,几乎每一个话题都有让你会心地发出“原来如此”恍然大悟的地方。
  
  一、“神似祖先”的意义
  
  “神似祖先”是作者近年来不断鼓吹的一套思想中的关键词。自西欧工业革命以来的世界文明,已经让我们与祖先生活的环境和生活的方式大大不同了。不说远古的,就是上百年前,甚至几十年前的,也根本上不同了。但是我们作为人类的本质性和沉淀在心理行为深处的特征,与我们的祖先并没有本质的差别。“适者生存!”这就提出了一个严酷挑战:是改变人类自己适应变化了的环境,还是改变环境,让环境来适应我们人类的古典式生活?很明显,我们很难改变巨变的生活环境,只好选择适应环境。
  如何适应?这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我们不仅要认识现存的环境,更要深刻理解人类万千年来进化过来的性情心理行为本质。人本质上是动物,是一种特殊的动物。只有通过对大千世界里的生物行为的“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式认识,才有可能解密上天赋予人类理解自身的种种自然符码。生物学的发展就是这种“解密天启”的过程。而《神似祖先》正是一本综合生物学发展的成果,揭示人类本质性行为,对现代人类生活具有深刻启迪和指导意义的书。
  正如作者在《前言》里对“神似祖先”的解释:“其隐含的主语不是身体,而是行为。就身体而言,没有疑问,我们绝对的形似祖先。因为在进化的长河中,夏商周时代的先人与我们的距离尚且太近,遑论元明清。祖先的身体是穿越了自然选择之剪刀的适者。因此我们在行为上唯有相似祖先才能获得健康的身心。而生存方式是不可逆的,行为上的形似是不可能的,因此,应该和可以追求的唯有神似,比如狩猎已成往事,跑步却适宜今时。”
  
  二、适应与进步观以及社会科学的预测和解释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上,似乎只在近现代人类思想里才出现了“进步观”。至少在中华文明里源自《易经》的“六十四卦”以及后来的“五行学说”“六十年一个甲子”等等都是如白昼和四季一样的循环论。而为近现代催生出“进步观”的力量有两支:其一是,技术的进展和物质的增长,人类社会与文明猛然从静态变为动态,从缓慢变为疾行,这是进步观产生的社会历史基础;其二是,与这些变化伴随的思想家们对意识形态的重塑,从培根、笛卡儿、圣西门、孔德,到穆勒、黑格尔和马克思,从理性、历史、科学等多个方面论证了进步的不可阻挡。而达尔文主义思潮的加入,因为它排列出了从低等动物、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直到人类,这样一个进化序列谱系,使得文明与社会的进步从物种的进化那里找到了根源和基础。
  对进步观的质疑也来自几乎同样的两支力量:其一是,人类历史的现实经验。自近代工业革命以降的几百年来,人类控制自然和自身的能力增长了许多,甚至可以克隆出人来,可以取代上帝来“人造生命”了,但是,世界远不美好,环境污染严重、惨烈的世界大战和大屠杀,还有像“九一一”这样的事件。所以,人们开始反过来置疑社会的“进步”了。这样的第二支力量就是敏感的学者对“进步观”的批判。他们指出:“进步观只是历史的、晚近的产物;很可能只属于一段历史时期;科学的进步与道德的滞后导致手段的滥用;科学很可能成为人类毁灭的工具。”
  在这种批判中,生物学家的出场非常重要,通过对达尔文适应概念的清理,深层次地批判了进步观。自然选择理论并没有任何积累性进步的观念,适应只是个体对当时环境的适应。虽然生物发展有着复杂的观察趋势,但是墙和醉汉的理论比喻很有道理:醉汉在路上蹒跚,其右边是一堵墙,左边是一条沟。醉汉可能向两边中的任何一边迈步,但既无“前定”的规律,也无方向上的嗜好。是墙壁制约了他向右行,他几度右行撞墙,又几度左行接近水沟,当某一次左行更远些时候,就掉进了水沟。简化这一边有这么一堵墙,简单到墙的地方就到头了,就无法再简单了,比如有些细菌和病毒;这种复杂是因为它提供了可能,而并不是必然。向“墙”发展的被墙撞了回来。而且复杂并不能代表更适应,而且事实上往往会更脆弱。实际上,达尔文只在《物种起源》的最后才使用了“进化”这个字眼,这样一个字眼导致了人们的误解和混乱。变异和选择中,变异提供了能够适应环境而保存物种繁衍的更多可能性,在这些变异中,适应了当时局部环境的就被“选择下来了”。郑说得很清楚,在生物学里,像“选择”、“自私”和“利他”这类的词汇只是一种词汇的修饰,实际上都不是有目的的。达尔文在一本鼓吹进化论的名著上写下这样的眉批:“千万别说什么更高级、更低级。”在回答同行的信中说:“经过长期思考,我无法不相信,所有的生命都没有天生进步的趋势。”
分享:
 
摘自:读书 2010年第09期  
更多关于“解密天启:读《神似祖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