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琥珀


□ 郑周明

郑周明

  我踉踉跄跄地撞进门里。

  之前我趴在门缝里,差点被一阵油腻泛青的腌渍味喷了一脸,黑洞洞的看不清。

  这是那个上映战争、警匪、情爱、动画、大型魔术的剧场?

  记忆是把永恒的利刃,刺穿短暂的陌生。而我此时甘愿亲身试险。

  即便很可能是为了躲避外边那颗红气球般的烈日。

  现在,自己晒晕了的影子终于不在。一阵浓湿的雾气塞进了视线,五色光线像游乐园的上空上演茫茫的未知,又像线团随意绕着,喝醉似的。有些隐约的烟味徘徊在膝盖处,只有坐下来才闻得到,显然那是许多年前那些绅士们的遗落。他们的燕尾服比女士的裙子还保守,局促地踏着方学的圆舞步进来,被笑着说,看呐,俊美的魔术师来了。

  严肃专业的装扮总能保持圣洁的的魅力。他们那块方巾是沉闷的铁色,上面的紫色图标却让人羡慕,来自意大利卡维丽手工家族的徽记,谁知道哪天轮到自己去取呢。必须得亲自去,面对面凝视,生怕这艺术品落入“第三世界”人们手里,若是不会说几句日语,港式粤语也勉强,这点竟不让人困扰。

  许多烟斗就这样掉落在椅子夹缝处,仍然代替主人维持住那份品位。淡淡的薄烟无法再支撑起当年炫耀式的飞舞,扑到已婚女士的脸颊上,揉了好几圈,直到被对方吸收,完完全全的。现在没了方向,只好骄横地缠绕自己,一眼望去,整个剧院里不时从椅子处冒出些,也许还有些零星的观众,更加重了湿气的弥漫。

  现在看清了。得谢谢那个老头,守了一辈子的剧院,恐怕他早就听腻了,看厌了。他身子看上去健硕得很,像个中年人,脸却那么老。他的眼神分明告诉我,我肯定处在了人生中最无聊倒霉的时刻,竟鬼使神差,慌张掉魂般的闯入这世界。但我还得表达自己的谢意,让他不至于拒绝我。

  “这里没人来了。你来做什么?”他问人的样子像河对岸的石塔,一动不动。

  “我就进来看看。”

  “看什么?没有我,你出不去。看看这片雾气,没人就长,你出不去。”

  “那谢谢你。你可以让人出去。”

  “你来看什么?就站在门口瞧瞧。”

  “我小时候在这里看过电影,看过变人魔术,看过许多面具晚会。家里没人我就来。”我似乎添加了谎言的翅膀,快挣脱了。

  “那又怎么样?来过的人多了。”

  “不多。现在不是只有我吗?我还记得这里。”

  “好。咳,年轻人,你蒙我呢,你去的是别的工人大剧院。我这里不是工人大剧院。”

  “不是?您诓我呢,就是。”

  “不是。”

  我越发觉得他像那石塔,许多人去拆石块,听说过不久那里都得拆掉。不是迁移。

  “不过,难得。我可以告诉你,这里为什么不叫工人大剧院。”

  “成。您说说。”我拣个椅子,干净些的,想听听这老头怎么胡编。

  他显然熟悉这里的味道,他一咳嗽,那片伪装的雾气,夹带着虚假历史的热情和勉强交际而来的漫不经心,统统消失了。

  演员们烦透了他,只要有看客,不管来这里是看戏还是看人,总是让人受用的。那几年,观众不愿再当观众,想当戏台上的主角了,离开剧院去做“老板”,千军万马过桥去,先不说多少人被挤下了桥多少人在对岸饿死又失了节,那氛围是极感人染的。演员们也纷纷散了戏架子,他们想学人家下海钻营,想破脑袋看了万页新报纸的大道理才下了决心,尝试去探探路,成绩却是一般,得不到想要的归宿感。都是大师傅教出来的徒弟,怎么能放得下身段,去陪笑讨好呢,从来都是别人叫彩喊好的啊。

  还是回来罢。团长有了想法,叫他们回去,有大好前程等着。他们信了,为什么不信呢?应该信,不信团长也都是信自己的。唱戏是熟门熟路, 是老祖宗更是年轻时候的一股心气,不像经商,他们是走投无路,事后骂自己不知命数,慌不择路。回去后,团长当众拉出了一个极漂亮的女人,新招来的,准备当台柱。当台柱可不能就这神色,这年头不够。团长打包票短时间内一定把她调教成真正的台柱。大伙儿挤眉弄眼,听明白了话里的意思。

  这剧场本是块宝地,早年间它的前任,是前清末年的大戏台,三重九檐,灰漆麻地。那多出的三檐,着实吓坏了不少老士绅,这仿得洋寺庙的尖塔,是洋人女菩萨喜欢的风格。商人多会比较懂风向,聘了几个有点洋墨水的,三两张嘴皮子,吃得油汪汪,最后鄙夷地看着堂倌拿不出红白新货色了,拿出笔在老样式上添了几笔。工笔和写意的两代人,总算有机会坐下来,看一场戏了。结果呢,看门老头总算准备对听来的故事做个结尾。女学生着魔似的窜进戏院里,满满当当地占领了二楼包厢,这城市真够开明的,商会有法子逼得政府不敢贴文明通告,连妇人裙子长短牵狗逛街都是要管的,对女学生倒摆出了爱护倍加的模样。只是派了人守在包厢楼下,生怕有谁被挤下了楼,总得有人接着,女学生跳戏楼,这可太不雅观了。唱戏的得憋住戏服里激荡的笑劲,眼瞅着对面一个个包厢,像一簇簇青皮壳子装不下的苞谷粒,好多手扶在栏杆上,好多白嫩嫩的脸冲出包厢,还笑吟吟,不住地吐瓜子壳儿,这点学得毫不含糊。这戏是难唱了,好在,不多久,改新戏了。

分享:
 
更多关于“琥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