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兰,罗布一格里耶的文学和电影世界


□ 邱华栋

  口邱华栋

  一、摄影机眼

  阿兰·罗布一格里耶说:“世界既不是有意义的,也不是荒谬的,它存在着,如此而已……二十世纪是不稳定的,浮动的,不可捉摸的,外部世界与人的内心都像是迷宫。我不理解这个世界,所以我写作。”他认为,小说家应该不带任何感情地、客观而又冷静地去描绘事物和世界的全部。

  进入阿兰·罗布一格里耶的迷宫般的小说世界,你必须要有一个视角。你的眼睛必须要像摄影机那样,注视着平时不会去注意的各种物体,随时要留心那些可能带有某种暗示的东西,然后加以分析,最后,所有的细节汇聚到一起,就是小说的整体构成。在他的大部分小说中,他总是喜欢用侦探小说的形式作为一个糖衣和外壳,吸引那些对实验小说不那么有兴趣的人深入进去,而在小说的里面,则包裹着他对现代小说的理解:对巴尔扎克的反对,对物化世界的强调性描绘,对不确定事件的追踪,对两难和凑巧、对邂逅和偶遇、对暗示和象征的迷恋。这些构成了理解阿兰,罗布一格里耶的小说的总钥匙。,

  阿兰·罗布一格里耶,1922年8月18日生于法国的布雷斯特,故乡雪白的海浪、飞潜的海鸥和隐藏有无数暗影的多孔岩石的海岸,给了他童年以深刻的印象。1945年,他从国立农学院毕业,成为非洲法属殖民地的一个“徒有虚名的农艺师”,他在柑橘研究所一边研究香蕉树的寄生虫,一边写作他的第一部小说《弑君者》。到1949年,这部小说终于写完了,但是却无法出版,因为巴黎一家大出版社觉得小说写得太前卫了,太令人费解了。这部小说以一场貌似谋杀的事件,形成了对经典的宫廷阴谋小说的解构,最终,小说在盘桓了一阵子,被出版商“有礼貌地拒绝了”。到1951年,在安第斯群岛研究香蕉树的阿兰·罗布一格里耶回到了法国,他发现,《弑君者》已经躺在了另外一家出版社——子夜出版社的编辑的桌子上。这个出版社的编辑对他的这部小说表现了浓厚的兴趣。但是,此时的阿兰·罗布一格里耶却说:“别着急,我正在写一部新的小说,新作肯定会让你们更加有兴趣。”

  阿兰·罗布一格里耶说的是实话。1952年,从非洲回国途中,他写下了《橡皮》的初稿,1953年,子夜出版社立即出版了小说《橡皮》,由此,被称为是“新小说派”的法国现代主义文学流派就诞生了,其成员都靡集在子夜出版社的周围,有克洛德·西蒙、娜塔丽·萨洛特、米歇尔·布托等人。

  《橡皮》一露面,就带有独特的文学气质:描绘事物十分客观、精确,阿兰·罗布一格里耶仿佛是带着科学家一般冷静的目光,在关注着复杂的世界和人物的内心。他的这种写作手法立即引起了世人关注。《橡皮》这部小说,外表包裹着一个侦探小说的外壳:一个恐怖组织准备把对国家政治和经济起重要作用的某个当权者集团全部暗杀,已经干掉了8个人,政治经济学教授杜邦也是这个当权集团中的一员,但是,只有他侥幸地幸免于难,躲过了对他的第一次谋杀。政府的内务部得知了这个消息,立即派侦探瓦拉斯前去调查,并且埋伏好了准备迎击刺客。商人马尔萨要去取走杜邦寄存的重要资料,而恐怖分子也准备刺杀马尔萨,可是马尔萨临时改变了主意,他逃脱了,是杜邦前去亲自取那些重要的文件,结果,杜邦被瓦拉斯打死了,从而使整个事件更加的扑朔迷离。在这里,“橡皮”是小说的暗示符号,阿兰·罗布一格里耶的意思是,他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已经把一些可能会暴露的线索用橡皮不经意地擦掉了,留给了读者以线头混乱、线索不清的痕迹,希望读者自己去理解他要表达的东西——世界是那么的不确定和那么的混乱。

  1955年,阿兰·罗布一格里耶出版了小说《窥视者》。这部小说的情节非常简单:推销员马第雅斯回到了自己度过童年的小岛上推销手表,偶然遇到了很像自己过去的女朋友的13岁的牧羊女雅克莲,他就一时性起,把雅克莲绑起来强奸了,之后还杀死了她,并把她的尸体扔到了大海里。但是,他的举动全都被雅克莲的18岁的男朋友于连看见了。尸体被发现之后,马第雅斯来到做案地点毁灭证据,碰到了于连,于连告诉马第雅斯,马第雅斯在撒谎。可是,于连最终没有告发马第雅斯。几天之后,马第雅斯安然地回到了法国大陆,逍遥法外,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小说的着眼点在与“窥视者”的视线,用于连的眼光将整个事件都记录下来,却没有告发。小说散发出一种异类的气息,似乎还有些非道德化,其冷漠和决绝令我震惊,在这个意义上,比加缪的《局外人》走得还远。

  1957年,阿兰·罗布一格里耶出版了小说《嫉妒》。从叙述方式上来说,这部小说完全以模拟一架摄影机在拍摄作为写作手法,将一个男人偷窥一个女人的全部活动的视线和思绪记录了下来,成为小说本身。其奇特的地方在于,小说是用现在进行时在进行叙述,并没有点名叙述者是谁,直到最后你才会理解并明白了,原来,这个无所不在、视线又受到一些遮挡和阻拦的叙事者,就是女主人公阿X的丈夫。这个嫉妒得发狂的丈夫,他用摄影机一样的眼睛,准确、精密地观察着妻子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她和男邻居弗兰克的交谈和交往,更是历历在目。这双眼睛还将他的家中花园里的各种植物、摆设、气味,都一一地记录了下来,传达出一个物质世界里物的冷漠和人的欲望的极端活跃。

分享:
 
更多关于“阿兰,罗布一格里耶的文学和电影世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