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间与我:彼此的穿行


□ 贾宝泉


我的灵魂是一张琴,
被看不见的手指弹拨,
缤纷的极乐而颤抖,
悄悄地把船歌轻吟。
——有谁倾听?
(德国)尼采



一千多年前,智者奥古斯丁感叹道:“时间究竟是什么?没有人问我,我倒清楚,有人问我,我想说明,便茫然不解了。”
诚实的奥古斯丁道出一个萦绕于人人心中的疑问。
生息在时间中的人并不真能说清楚何谓时间,每时每刻都在空间中穿来走去的人也不真能说清楚何谓空间。由于时间和空间得之过于容易,故而对于最贴近、最相关、最有益于人类自己的,我们往往漠然无知。



将“不可见时间”化为“可见时间”的,是箭壶,是砂漏,是时钟。时钟以其清晰而等距的刻度,宣示智者对于地球自转所需时间的理解。表盘上刻绘等距刻度的前提是:时间匀速流逝。微小的表盘只要容得下更为微小的表针在上面旋转,便可显示太阳的位置,由此又可推想九大行星位移。
时钟能够准确预报日食、月食,多少让人惊喜、惊讶乃至惊恐!当表针指向某一时刻,月球便开始遮蔽太阳射向地球的光辉,日食发生了!当表针指向另一时刻,地球便去遮蔽太阳射向月球的光辉,月食发生了!表针有意无意中泄露了时间运动的隐秘,上帝指示群星运转的精密日程安排。
平素,只要我们略微用心,便能轻易发现令人惊讶、惊喜、惊恐的事。宇宙部分隐秘就涵蕴在人心的惊讶、惊喜、惊恐中。



一切物体都在指示太阳位置,亦即时间刻度。大至星团,星系,小至树皮,流沙,苔藓,蚍蜉……一切都反映时光的静悄悄流逝。树木年轮是自然之神铸造的时钟,甚至人的面色、头发都是时光履历的存储器,天文学家更把保存完好的化石当作古生物钟,向它问讯化石年龄和古生物生存的地质年代。
一切有形之物都在透露无形之物的讯息,不用心者不知晓。
“有什么东西潜伏在时间之外吗?我打算搜寻它们。”我的忠诚的时钟一再向我表白。
“时间之外什么都没有。人在时间之内描绘不出身处时间之外的感觉。”我叮嘱道。



鱼向前游,会感受到阻力。人在时间中穿行,也要承受时间水草的牵绊吗?
我时常在居室小厅徘徊,感到自己仿佛在往复开凿时间隧道,自己身体居然像凿岩机那样,在时间的古岩中开来凿去,除了我的身高不及的地方还留有时间苍古的岩石,上面悬挂些老迈、零乱的时间蛛网;而居室中下部,早被我的身体凿成时间空洞了。我的日渐增多的白发,乃是时光粉尘日渐将我的青丝漂染所致,时间的质地也许是银白色?
一件件往事,一个个熟悉与陌生的逝者,一声声欢笑与叹息,一段段流逝的韶光,成为生命途中的里程碑和转折点。回首往昔,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事和这些人,正是这些事和这些人印证了我的生命实在,我的生命实在又间接印证了时间的实在。美好的东西因为早晚要永久失去才要对其特别珍惜。
依照一般说法,时光之水从不回流。然而,既然往事和故人就存活于我们的记忆中,当我们一次次清晰记起往事和故人,是否唤回过往的时间?回忆是否等于特殊的时间回流?


哲学家说,时间和空间都是物质,是不可手触、只能靠心智感知的特殊物质。时间既是物质,就该有物质属性。既然属于物质的木材、钢材、石头的质地是有疏密的,那么构成时间的物质微粒也是有疏密的吧?如果是这样,是否意味着时间的密度也是不均匀的?当我们在高密度时间区穿行时,身体受到的阻力或许会大些,于是速度放慢,结果人寿反倒延长了。倘使在低密度时间区穿行,因受到的阻力较小穿行速度会更快,结果很快走到生命尽头;也许正相反:人通过高密度时间区因所受阻力较大而格外吃力,结果细胞生命力衰减很快,于是细胞分裂次数增多,人寿被迫变得短促,而通过低密度时间区人寿反而久长。
高密度时间区,低密度时间区——我所缔结的新词组——哪里是生命妥当的安顿处?随处都是?都不是?
这不过是一个散文爱好者的随意想像,也许完全没有意义;如果我说的尚有半点见识,或许是提出了“高密度时间区”和“低密度时间区”的概念,倘有人早已提出,则纯属巧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