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明亮里相见


作家是天生的,天才作家尤其如此。但进入文学殿堂的最后一扇门该如何打开?即便是大师巨匠也要费些气力吧。大智慧如同琢玉,不是须臾间就能显现的。我发现,阅读一个作家的作品,再去认识这个作家本人,两方面对照感受,会让人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当然,打开文学圣殿大门的方法很多,正如成佛之路有八万四千法门一样,你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种。
  80后作家小省发布老帕来京的消息时,我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对周遭的声音充耳不闻。过两天见面的时候,他就拿了一本帕慕克签名作向我炫耀。
  我喜欢老帕,原因是他的《我的名字叫红》,里面一段文字与我的感受不谋而合。我把这段文字在这里抄录一下:“我出生前就已经有着无穷的时间,我死后仍然是无穷无尽的时间!活着的时候我根本不想这些。一直以来,在两团永恒的黑暗之间,我生活在明亮的世界里。”这段文字,让我确认他是真正的文学大师。
  虽然错过了帕慕克在西单图书大厦的签售,但我认定我和他会在“明亮”里相见,至于为什么这样确定,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小省对我的预感未置可否,他说即便在京城也不容易见到文学大师的。三年前他倒是见过大江健三郎,不过隔得很远,连签名也没搞到一个。
  见到老帕不是一种强烈的愿望,而是一个恍若隔世的约定。我打电话给负责此事的中科院,有关人员说:“不行,他不会见你的,这可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让我去找中国作协外联部。我没有去找中国作协,想自己一定能见到帕慕克。接下来我为老帕制了一方篆刻,上面是他的中文名字。我曾师从一位全国篆刻金奖获得者,在这方面下了20多年的功夫,不是好朋友我是不送的。
  小省是真正的帕慕克迷,他甚至把大师作品的所有中文版本都搜集全了。我听到的老帕的奇闻轶事,多半从他那里得来。小省说,所谓的“不好伺候”原来是这样的:那天老帕在西单图书大厦为四川灾区签名义卖,工作人员在几百人的读者队伍前频频加塞,又限制每人只能签一本,激起众怒,现场混乱起来。老帕见此拂袖而去,在外面喝了一杯咖啡平复心情,最后还是回来把剩下的书全部签完。又比如在中科院为他准备了半年多的作品研讨会上,老帕做简短的开场白:“非常高兴能和大家一起来参加这个研讨会,可能我不一定会觉得尴尬,但我还是有点怪怪的。这就像是35年前,要是有人告诉我,在中国会有我的作品研讨会,我会说这是一个神话,我并不会硬逼着我自己去打破这个神话。事实上,要是今天大家发现我不在这里的话,可能会更好。”说完,老帕离席而去,现场顿时哗然。有人甚至喃喃而语:“他怎么就走了呢,他真的就这么走了?”接下来的发言依然按照程序进行,但是,所有的发言者面对的只是写着帕慕克名字的空空座位。
  相见的日子到了,那是2008年5月27日。午后我在网上浏览,看到老帕将于当日15时去新浪聊天室。让小省打电话给那边的朋友,得到新浪总部的特别邀请,便一起赶过去。到达的时候,老帕领先一步,已经在接受采访了。我们又被特许进入观察室,隔着大大的玻璃窗,看到老帕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一种久违的感觉。等待的时候又听说了他的“桃色新闻”:老帕来京后竟然向主办方半开玩笑要求,派来的翻译必须是美女,如果达不到要求,他就不讲英语,只讲土耳其语!结果是从北大找了一位美女翻译,老帕这才高兴地讲起了英语。大家都觉得,老帕太率真太可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更多关于“在明亮里相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