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堵嘴记


□ 晓 苏

堵嘴记
晓 苏

1

事情从表面上看来都是由一串项链引起的。其实并非如此。
林知寒教授那天上午有两节研究生的课。林知寒的课在九点钟开始,八点半,他拎着一只包正要出门,尹琛突然从卧室跑出来叫住了他。
尹琛慌慌张张地说,我放在床头柜里的那串珍珠项链不见了!林知寒说,是么?他将和他的研究生们讨论文学与人性的问题。他的夫人尹琛副教授这天没课,她一吃过早饭便开始清理卧室。虽然家里雇了保姆,但尹琛不喜欢外人到她卧室里去。她说,是的,就是你上次去海南岛开会给我买回来的那一串。尹琛显得很焦急,一边说一边用两道怪怪的目光看着林知寒。林知寒说,我没拿,也许是你放错了地方,你再好好找找吧。尹琛马上变了口气说,如果你没拿,那就肯定是邬枣偷了!她的语言很干脆,有一种不容质疑的味道。
邬枣就是他们家的小保姆,这会儿出去买菜了。
林知寒本来是侧身面向大门站着的,这时却突然转了一下。他转过来正面对着尹琛,用十分严肃的口吻说,你刚才这种话是不能随便乱说的,这涉及到一个人的名誉和尊严。尹琛陡然提高声音说,我这怎么是随便乱说?家里就这么几个人,你没拿,那不明摆着是她偷了吗?
尹琛生得白皮细肉,秀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白色眼镜,平时看上去是一个斯斯文文的知识分子。而现在,林知寒发现她突然变了一个人,变得有点儿像乡下的泼妇了。
林知寒本来想好好劝一劝尹琛的,但一看表已经快到九点了,于是就说,你先别激动,等我上课回来再说吧。他说完就匆匆忙忙开门出去了。林知寒上课从来不迟到,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教授。
大约十一点钟的样子,林知寒上完课,从文学院回到了他居住的这个小区。
正要进入小区的大门,林知寒听见有人低沉地叫了一声林老师。喊声是从大门旁边传来的,林知寒扭头看去,竟是他们家保姆邬枣站在那里。邬枣穿着一件碎花棉袄,手上提着一只破旧的旅行包。一年前,邬枣就是穿着这件棉袄提着这个旅行包来到林知寒家里当保姆的。林知寒开始差点没认出邬枣来,因为邬枣自从来到他们家就没再穿过这件棉袄了。林知寒让尹琛给她买了几套好一点的衣服,她平时都打扮得像一个城市姑娘。
林知寒认出邬枣后不由一怔,他不明白邬枣为什么又恢复了这身装束。正在纳闷时,邬枣低着头朝林知寒走了过来。林老师,我在这儿等你半天了!邬枣说。她说着抬起头来看了林知寒一眼,林知寒这时候才发现邬枣满脸是泪。你怎么啦,邬枣?林知寒惊奇地问。邬枣马上又把头低下去了,她突然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两个肩头一耸一耸的。邬枣,你到底怎么啦?林知寒上前一步问。邬枣边哭边说,尹老师把我辞了!她说完忍不住抽泣了一声。
林知寒立刻想到了那串项链。他一怔问,邬枣,尹老师的那串项链真的是你拿了?邬枣呜咽着把头点了一下。林知寒顿时大吃一惊,接着用责怪的口吻对邬枣说,你怎么能这样呢?需要什么可以直接说嘛!邬枣的头在林知寒眼前越勾越低了,看上去像一棵黄昏时刻的向日葵。林知寒还想说她几句,但看到邬枣这个样子,便不忍心再说什么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