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一个句号(中篇小说)


□ 杨少衡

副市长从楼上纵身跃下,其背后的原因可以任由我们猜测:他自杀之前做过什么?遇到过什么?是谁给了他这样做的勇气?小说揭示官场的盘根错节与错综复杂,以及正直良知立足官场的艰难与无奈,读来令人感慨,也有警示作用。

1

亿利鞋厂火灾发生于星期日午夜过后,1时35分左右。大火起于鞋厂厂区西侧库房,迅速波及与之相邻的车间主楼,值班人员发现时,整排库房已经陷入大火,主楼这边火龙正逐层上蹿,迅速卷到六楼。巨大的火舌从门窗吐出,整个厂区浓烟滚滚,到处是毕毕剥剥的燃烧声。当时刮北风,强劲而干燥的气流与烈焰彼此相助,呼啸席卷,生吞活剥,火光映红夜空,高温灼人,空气里到处弥漫着化学物品燃烧的刺鼻气味,伴以惊恐万状的惨叫和呼救,景象异常吓人。

这场大火被发现时已势不可挡,无法控制。市消防支队接警后紧急出动消防车,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眼看着大火吞没了两幢建筑,到处都在燃烧,惨剧已经酿就。午夜两点左右,十几位负责官员分别到达火场时,大火还在戏弄消防车的高压水龙,猛烈火焰忽闪跳跃,玩儿似的与高压水柱共舞,水柱冲过来时火焰退开低落,水柱一转再冲天而起,大楼里可以燃烧的东西都被点燃,只待烧成灰烬。

匆匆到场的负责官员来自市直各相关管理部门和鞋厂所属开发区管委会,为首的是副市长朱龙辉。朱龙辉在市政府里分管安全,这种时候这里不能没有他,就像杀人犯罪现场不能没有刑警一样。熊熊大火边一批人迅速围拢过来,朱龙辉忧心忡忡,站在马达轰隆轰隆响的消防车旁,大声喊着,向安办主任张斌问了两个问题。

“火里还有人吗?”

“可能不少!”

“到底多少?”

“有四五十!”

朱龙辉转头看火场,脸上表情异常痛苦。忽然间他一个踉跄,身子向前扑倒。身边几人吓一大跳,回过神伸手去拉时已经晚了,朱龙辉当着众人的面重重摔倒于地。

几个官员不约而同,一起大叫:“救护车!救护车!”

朱龙辉人事不省,成为当晚火灾的第一个伤员被送进医院。院方紧急组织医生会诊,断定为突发脑溢血,病情凶险。

这一场大火,以及朱龙辉紧急中的突然发病,堪称悲剧,时下网络语言叫“杯具”。该“杯具”竟然给了谢一鸣一个意外的转机。

大火发生之际谢一鸣毫不知晓,他在300公里之外省城一处僻静宾馆里,悄无声息参加一个课题调研活动。那一天谢一鸣的课目是自学,作课题准备,主管人员给了几本相关公文汇编让谢一鸣研读、消化。该任务相对比较宽松。类似调研活动通常直奔主题,力求迅速突破,参与者不可能轻松,谢一鸣心里很有数。

当晚11时谢一鸣按时休息,躺在床上消化自学心得。谢一鸣所住宾馆套房有内外两间,他住的里间卧室家具摆设,表面看与通常宾馆无异,实际大有不同,房间里所有尖锐、坚硬物品都作过处理,任何可能被用于异途的绳索、缆线均被收起,窗外装了铁栏,窗户紧闭,无法打开也无法越过。套房内间与外间本来隔着一道门,此刻门已经被卸掉,内外相通,外间摆了两张床,由谢一鸣的两位陪同人员使用。这两位是本课题工作人员,他们负有监管责任,谢一鸣的一举一动,包括他在深夜里的翻身都在他们的密切监控之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