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天协奏曲


□ 刘元举

  第一节 奏鸣曲式 坚定自豪的情绪
  
  深圳发展银行大厦出自建筑设计大师陈世民之手,这栋高为182.8米、总面积72334平方米的银行办公大厦,以步步向上的阶梯体块造型,辅以倾斜向上的巨大构架,就像为城市安装了一个天梯。设计风格充分体现了“高技术”审美趣味,准确诠释了“发展”的寓意。这不仅取自深圳“发展”银行之意,也是整个城市发展的意义所在,因而,成为深圳最具特色的建筑。曾荣获1999年广东省第九次优秀工程设计奖二等奖、中建总公司优秀工程奖一等奖。
  谈到这个作品的构思,陈世民是这样说的:“我历来认为建筑创作过程并非仅仅是建筑师的个人构思过程,业主的参与,将建筑师的构想加以发展和提高,亦是十分重要的环节。在邀请我做方案的多次接触过程中,我发现发展银行的一些领导和负责人员,除了照例要求这座大楼‘别具特色’之外,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还提出‘不吝啬花钱,希望有座类似香港汇丰银行建筑特色的大厦。’”
  香港汇丰银行建筑特色是什么?是高科技风格的建筑。这栋由福斯特设计的钢架饰面大厦,是继巴黎蓬皮杜中心之后,又冒出来的一座具有工业建筑面貌的民用建筑。袒露结构、显示技术、带有工业建筑的形象特征,说明了现代人对于科学技术的向往与崇尚。
  建筑学虽然不是单纯的科学技术,还包含着丰富的人文内容和艺术创造成分,但一栋好的现代建筑,首先是其科学技术的含量。从这个意义而言,建筑师首先应是科技工作者,要懂得建筑力学、结构学、数学,还要懂得各种新式材料,这些材料是为了新建筑而研发的服饰。我们传统的木结构体系是无法满足多层、大跨度、防火、耐震要求的。新功能需要新建筑,新建筑需要新材料、新结构、新技术、新设计。过去盖房子是工匠,进入19世纪后,力学、数学和多种自然科学的进展,为建筑的结构分析提供了条件,提高了建筑工程的科学技术性。
  在当今世界,科学性体现的建筑物越来越多,如悉尼歌剧院、艾菲尔铁塔、英国水晶宫、蓬皮杜文化中心、世贸大厦等。这些著名的“高技派”的建筑物,是设计者、业主和社会上一部分人士对于传统的叛逆,也是技术崇拜倾向之外化。蓬皮杜文化中心非常另类,像个炼油厂,肚子肠子都翻卷到了外面,堂而皇之地晾晒。这样的建筑物每年吸引来可观的游客。科学技术带领着建筑昂然跨入了新时代!
  将现代科学引入建筑,还要从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说起。5年前我站在圣·彼得广场时阳光刺眼,比阳光更具亮度的是大教堂的那个拜占庭式大圆顶。这是出自米开朗琪罗之手。然而,不幸的是这个大圆顶落成不久便出现了裂缝,引起一片惊恐。于是,就往上面加铁箍,补锅一样,加了一道又一道,1744年时,已经加了5道铁箍。后来,由于数学家的计算,工程师的检验,使得建筑不再单纯依赖经验和感觉办事,而是要运用数学和力学进行具体的分析及计算。人们从长达数千年之久的宏观经验阶段,进入了科学的分析阶段。这种科学的分析和实验,能够把隐藏在材料和结构内的力显示出来,预先掌握结构工作的大致情况,计算出构件截面中将会发生的应力,从而能够在施工之前,做出合理的、经济的、坚固的工程设计。
  陈世民大师设计建造深圳赛格大厦,也是一次“高科技”的成功。这个建筑在2001年被评为“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赛格形体挺拔,在楼群中高出一大截,如飘在半空的行囊。72层,全高度(天线钢针端高)345.80米。采用钢管混凝土结构。这种钢管混凝土结构有着很高的科技含量,也是当时国内最早采用的高科技技术。这使得大厦柱子变得苗条起来,地面空间也省出来了。我曾问过陈大师,赛格与地王大厦哪个更高,他说,计算楼高有两种算法,一个是楼体本身的高度,另一个是加上楼顶的塔座和天线金属杆高。从天线金属杆标高看,还是地王大厦更高。陈大师说到赛格楼顶上的那个金属架子安装时,还有一个惊险的故事。
  楼建好以后,楼顶安装铁架子,要用焊接技术。铁架子的高度要与楼体本身高度成比例,这需要科学计算。当时,铁架子过高了,耸立起来时,突然出现了晃动,越晃越厉害,把在场的人吓坏了。他们赶紧打电话将他这位设计大师请到现场。他赶过来一看,那铁架子确实晃得可怕,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情况十分紧急。赛格是在市中心的华强北,那里人烟密集,一旦掉下来,其后果不堪设想。谁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谁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时候,陈大师果断地决定将铁架子割掉一截。由于割掉了一大截,钢架高度吻合了楼体结构的需要,才保证了安全。
  由此看来,科学进入建筑,对于保证建筑物体的质量十分重要。
  陈世民大师设计每一个作品时,都要先在纸上勾勒草图,这一点与许多建筑大师的做法一致。柯布西埃就是这样,在构思作品时。先用铅笔在纸上画着,而最初的建筑造型就是这样勾画出来的。看陈世民的这些草图,确实很有味道。“建立分层组合的共同空间,将是本方案的特点。”这是在他最初画出的发展银行草图上面留下的文字,正好这行字写在天梯式的斜坡旁边,作为说明。他还在草图空白处写出:“做个深圳特别的建筑!”而这排字与三角形的“天梯”建筑顶部正好在一个纬度上。
分享:
 
摘自:十月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