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明的市场经济:在公民社会中嵌入市场经济[瑞士]彼得·乌尔利希



  摘要:自由社会和市场经济的现代计划一定出了差错:经济进步不再扩大公民真正的自由,也不再改善社会境况,而是展现出似乎是与社会弱势群体敌对的内在必然性。尤其在欧洲国家,福利国家落后了,正在同私有经济社会成本“爆增”作斗争。今日的挑战是:重新思考适合于自由平等的公民的井然有序的社会原则,并将市场经济重新纳入这些原则中,即使市场经济“文明化”。从伦理观点看,真正的公民自由比“自由市场”更值得优先考虑。这种共和自由主义同市场自由主义有本质区别。随着公民经济权这一核心理念的提出,一种全新的关于社会进步的解放观点正在走进人们的视野。
  关键词:公民社会;文明的市场经济;经济公民权;共和自由主义;社会进步
  
  在近代早期,西方国家中开明中产阶级的主要思想家们有一个梦想,一个关于自由平等的公民社会的梦想:在这个社会中,人们互相尊重,彼此都有过自主美好生活的权利,并作为负责的公民参与“共和国”即共同体的公共领域建设。那么,这样一项以符合宪法的普遍平等的自由为目标的公民解放事业后来怎样了呢?那些自称是“自由主义”或者“中产阶级”的政党,早已放弃了这项划时代的事业。“自由或平等”的双重世界概念规定了占主导地位的新自由主义的时代精神,而不是寓于公民平等中的普遍而真实的自由理念。“自由或平等”是“自由对平等”或“较多自由和较少国家”的同义词。自从国家状态被理解为仅仅是对经济上受到限制的自由主义的纠正以来,甚至左翼政党也深受这一奇怪的极端思维的影响。
  我想要强调的主题如下所述:任何只是捍卫20世纪社会国家成就而抵制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想模式的人,按有关全球化“区域竞争”(在全世界产业区之间的竞争)及其内在必然性的时髦语言来看,他们的论证仍然是无用的。因此,重新思考真正的公民自由主义的指导理念就变得至关重要了。伦理一政治一经济思想的再定位涉及到社会进步的新观点。该观点有实践理性的支撑,因此,如果我们相信理性论证通常具有启示力量,那么这种观点迟早会被大多数人接受。
  
  一、论公民解放事业史
  
  1848年,在瑞士由进步的(左翼)中产阶级推动的自由主义革命比在欧洲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革命都更为成功。这一革命发源于苏黎世和日内瓦这两个激进的新教城市。从封建属国获得的现代公民(citoyen)的解放,离不开早期资产阶级为独立而进行的经济斗争。这样,经济的与政治的自由主义从一开始就是不可分割的。瑞士公民革命特有的整体倾向,同完全是正统的瑞士联邦政治文化的特殊共和主义传统有关,因为它是一种联邦制的草根民主。早期的自由主义是一种共和自由主义,它把资产阶级的经营精神与公民意识结合起来,并从这一结合中获得力量。中产阶级是“国家支持者”,因为他们意识到,只有宪政国家才能保障自由自主的公民最珍贵的东西,即公民权。说国家的坏话——他们的国家!——并且像现在的自由主义者那样把国家当作邪恶的实体来践踏,这些从来没有在那个奠基人时代的主要的自由主义思想家身上发生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