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眼睛(外一篇)


□ 宗满德

狼的眼睛里长的都是刀子。狼眼一旦放出光来,刀子上都滴着血,鲜红鲜嫩,还蒸腾着杀气。那天晚上,一只狼跳进羊圈里,就用一双流血的刀眼,杀死了一群羊。牧羊人驱走了狼,但羊的眼睛里只看见刀子,看不见山坡上青青的牧草。
村里的大黄狗,眼睛里装的都是诚信和忠实。用不着睁开眼,只用耳朵,只凭嗅觉,大黄狗就会认识村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头牛,每一只羊。有时候,村里树上的麻雀飞下来落在它身上丢盹,它都不会惊动。它相信每一个小孩的眼睛,它听从每一个人的手势。傍晚,贪吃贪睡的牛羊还赖在山坡上,它就是牧人的鞭梢子。它一辈子都上着大夜班,是村里忠实的哨兵。它趴在村口的草窝里守了一辈的夜,没有换过一次岗。它生病了,自知大期不远了,便悄悄地下岗,走出村子,找一块避风的地方,把自己埋葬掉。它生怕把狗病传染给村里的主人。它活着的时候人们也就那么过着,它死去以后全村的人都觉得心里有了一半的空白。
黄牛的眼睛很大,也很圆。大,才会把犁沟看直;圆,才会把一生的命运看透。黄牛的眼睛不向上翘,只看着脚下的土地。偶尔也回过头来看一看,那是眼里飘来了一道鞭影。拉犁的时候,它的眼光很直,生怕把犁沟看歪;也很实,生怕把犁子拉飘。它知道,把犁沟看歪了,就会挨主人的鞭打;把犁子拉飘了,土地的心就会荒着,就不会长出好的庄稼。它知道,要是看走了眼,受损失的是庄稼人,而难受的却是它这头老牛的心。
鹰的眼光飞翔在蓝天上。鹰的眼睛其实不长在脑壳上,而是长在翅膀上。翅膀是眼睛的工具,眼睛是翅膀的灵魂和思想。翅膀飞得有多高,思想就有多深远,灵魂就有多博大。鹰的眼睛里有一只兔子,活的兔子,更有辽远的蓝天。鹰的眼睛朝下看。鹰眼的顸上是空白的天。鹰眼的下面是充实的大地。这地上开着鲜花,长着庄稼,跑着野兔,还有腐败的树木野草和死的尸。但鹰眼告诉翅膀,什么时候升起来,什么时候降下去。升高了能够看到更多更好的景色,降下来能够抓住一只活着的野兔。鹰的眼里,一只野兔比一头牛大。人的眼里有鹰,鹰的眼里往往不会有人。鹰的眼光里流动的是活的天空,活的大地,活的时间。
这都是一些活的眼睛。上帝死了,但眼睛还活着。活着的眼睛是上帝留给这个世界的几扇窗户。有了窗户,这个世界才这样活着。

窗子·镜子·杯子

窗子可以说是房子的眼睛。对于大千世界,再大的房子也不过是一个很小的空间。窗子就是站在小房子里可以看到外面大世界的眼睛。世上一些聪明的人经常擦亮自己的窗子,放眼远眺,把自己的心从狭小的空间里放出去,在广阔的天地间飞翔。正如一只雄鹰,思想的翅膀始终想念的是广袤的天空。人在房子里面,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视野就在房子外面,通过窗户不断拓宽知识面和认知领域,不断扩大思想境界和精神界面,跳动的心始终与时代的旋律合拍,敏锐的眼睛里始终装的是五彩的大世界。虚怀若谷的人经常打开自己的窗户,吸纳新鲜的空气,让温暖的阳光照进来,房子里面经常流动着活的气息,即使偶尔飞进来一只两只苍蝇和蚊子,也没有它们的孳生地,房子里面已经有的东西也不容易腐败变质。这样的房子即使老旧也会酝酿出一些新的东西,住在里面的人也会不断地更新眼光的。经常打开自家的窗户,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多吸一些新鲜的空气,就会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就会明白世界很大,自己的空间很小,就会懂得其实许多人的想法都比自己高明,许多事情别人做的都比自己好,就会觉得自己即使做了一点事情有了一点成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面对已逝的伟人和正在成熟的伟人,自己其实微不足道,很渺小很渺小的。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自己的窗户需要经常擦拭,才会看得清楚看得辽远。自以为禅悟的神秀做过一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其实眼中如果有红尘,心灵就不大可能清净,尘埃便会不惹自来。因此还是六祖慧能悟得透彻:“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对于心灵的窗户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擦拭而是维护其本色和本真。因为擦过的窗户总会有痕迹,总会使视线模糊的,总有可能使人看不清楚外面的世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