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跟我回丽江


  严尔碧(纳西族)

  工业发达,生活富裕,像这样的乡镇在长三角地区是比较常见的,加上男女比例失衡,从外省嫁过来的媳妇就特别多。比如说西洛镇。早些年,西洛人对外来媳妇是有九分鄙夷的,一律蔑之为“蛮子”或者“侉子”,所以但凡有点出息的小伙子,都尽力相好本地的姑娘。只有条件不怎么好的人家,才会不惜重金从人贩子手中买一个女人来过日子。后来就不同了,打工的经商的天南海北四处挪,遇到好的地方相到好的人儿,就把根扎了下来。不出一年,她们的嘴巴和肠胃,脑袋和手脚,便跟本地人叠模叠样,看不出一丝“蛮气”或者“侉气”。

  一

  但有一个媳妇是个例外,她就是安素素。

  “要么离婚,要么跟我回丽江。”

  记不清安素素是第几次重复这样的唠叨了。以往,施润民对此丝毫不在意。女人嘛,时不时撒撒娇,耍点小性子,目的是提醒丈夫不要忽视她,要时时宠她惯她心中装着她。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再说,自己的职业就是满世界跑,一个月仅有个把礼拜的时间属于家庭,新婚的热乎劲并没有因为孩子的出生和生活的烦琐而消退,依旧很有潜力地可持续发展着,老婆的抱怨反而更有女人味道了。再说,谁都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将心比心,一个女人,远离故土,举目无亲,偶尔抒发一点思乡之情,这完全可以理解。一个拥抱,几多爱抚,女人就知足了,活泛了,温泉似的把人酥透。

  施润民是这样想的。

  安素素却完全不是这样想的。

  安素素快要崩溃了。嫁到施家村后,她多半时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锁在网络上,很少出大门一步。若不是迫不得已接送上幼儿园的女儿,她一步也不想走出去。幼儿园在镇上,就一两公里的路程对她来说也是一种煎熬。她骑着电动车在施家村七弯八拐的巷子里小心翼翼地穿行,目光是空洞的,表情是冷漠的,心情是迫不及待的。巷子本来就不宽敞,各家各户的大茅缸或泔水桶或稻草垛总要往路边占一个窝,发出浓烈熏人的臭味。有时候会碰到湖北的罗小梅,她也不过是匆忙地挤出点笑容,礼貌性地点下头;远远地会看到一群老太和中青年媳妇在门槛边或者十字路口围成一圈,叽叽喳喳地谈笑着。她目不斜视,按一声喇叭,从这些惊愕的好奇的忿忿的酸醋的,总之是让她厌烦的眼神中碾过去。回到家,除了洗衣服和打扫卫生,她的时间都在网上或者书上。客厅是很少去的,那里是公婆的世界。每天下午,总有三四个老头老太摇着蒲扇拎着不锈钢茶杯到这里会合,间或也会有三四十岁的年轻男女夹在里面。哗啦哗啦的搓牌声夹着惊喜的恼怒的畅快的,总之是复杂的心声从正午一直要响到傍晚。厨房她当然是要去的,不过一般都是在公婆吃过捡过之后,她才会根据自己胃口的呼唤,尽量做一两道可口的菜肴。实在买不到作料和配菜,干脆就着老家带来的干酸菜或者茭头剁椒或是麻辣豆瓣,总之是家乡的风味咸菜将就一顿。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今天,就在施润民从天津回家,又从镇上的饭店应酬回来,想要和老婆亲热亲热的时候,安素素很不耐烦地把他推开了,一边打开衣柜,从从容容地往旅行包里塞衣物。施润民双手撑在席梦思床上,一脸无辜又万般不解地望着她。他以为是自己冷落了老婆。没办法啊,像他这样长驻外地跑销售的人,哪一个不是这样没完没了地应酬?酒席哪里是享受,简直是战场,累!若不是为了自己今后在业务上有更好的发展前景,鬼才愿意没完没了地和那些老总啊经理啊客户啊套近乎拉关系。正要解释几句,安素素头也不回,柜子开动拉链抽动啪啦哧溜忙了一阵子才淡淡地说道:“要么离婚,要么跟我回丽江。你自己选择。”又到梳妆台前收拾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