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坂园


□ 何 也

  1
  
  新闻联播时间。胡默和石冈在红杉酒家2号包厢喝闷酒。
  小圆桌上放着两只烤羊腿,两碗海鲜酱面,一碟花生米,一碟小鱼干。他俩各有所好,胡默往高脚杯倒红酒,石冈用小酒盅喝白酒。烤羊腿和海鲜酱面放凉了也没吃,他俩不动筷子,随意用手抓花生米或小鱼干往嘴里填,你一下我一下自斟自饮。
  他妈的,临要下班,那个混账小郐才送了个女孩过来!石冈骂道,案子要送也送完整点,送一半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漆树巷那个片警小郐?案子怎么可能只送一半?
  那个坏蛋总在他的辖区乱来,要么白吃要么罚款!下午他又到发廊逮厮混的去了,男的交得起罚款,放了;女的没钱,就送给我了。好处他捞了,把麻烦推给我,害得我晚饭后又得加班审讯!
  审讯女孩多好玩啊!胡默有点羡慕说,老弟你知道的,我谈过恋爱,和情人幽会过,就是没有审讯过女孩。
  石冈抬起有点潮湿的目光,企图看透胡默的居心。胡默说,看什么看,又没有要你担保贷款。
  酒也喝得差不多了,走吧,你是公务员,让你过把瘾我不怕的。石冈站起来,说我正好缺个记录的。
  
  2
  
  在小柳河派出所的三楼审讯室,女孩被提过来,坐在两个男人面前。
  这个女孩有一种逆来顺受的从容,给胡默一种慵懒而柔软的感觉。
  由你记录,胡默把纸笔推给石冈说,我来问话。
  审讯桌与女孩距离不到二米。看得出女孩是一个历练过世面的姑娘。她望了胡默一眼,又望了石冈一眼,然后低下头来,十指交叉放在大腿上。
  姓名?胡默问。小狐,狐狸的狐。性别?你不是看见了吗?出生年月日?我不知道。籍贯?我不知道。胡默换了方式问:你的老家在哪?我没有老家。你父母呢?我没有父母。没有父母哪来的你?有记忆之前我不知道,懂事后我身边只有陌生人没有父母。你的学历?我没有读过书。你是个流浪儿?以前是。职业?我是打工仔,遇上能干的活我都干。来香城以后,我先是发廊妹,前天上了小柔的当,接手漆树巷那家“嘟嘟美发”,没想才几天警察就把我抓了。
  知道警察为什么抓你吗?小柔欠了我4000多元的工资,“嘟嘟美发”还有半年的租期,她要远离香城了,有意把“嘟嘟美发”折价盘给我。我想这样也好,反正我没地方可去。小柔走了,我自个当老板又当员工。下午来了个客人,说是小柔的老客户,他说我这个新老板有什么服务项目,我说小柔服务过的项目我都保留。就这样,他要我和他玩以前跟小柔玩过的一个服务项目。什么服务项目?就是玩脱衣游戏。他说他脱我一件给我20元,我脱他一件还他10元。我说你至少穿3件衣服,我连鞋袜算上也才7件,不干。后来他妥协说脱他的衣服我不用还给他钱。可这游戏还没玩完,警察就进来了。客人交了3000块钱就离开了,我没钱交罚款就被抓进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