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的风流


□ 黄平辉

汨罗无语

恃其国大,不恤政事,谓昏君;
相妒以功,谄谀用事,为佞臣。
于是,楚国的太阳为之苍黄,楚国的云片为之阴黑。
惟有一粒楚国的星亮在楚国的天空,日日夜夜释放着醒也独立的光泽,燃烧着横而不流的火焰。可是,却被阴黑的云片所妒,为苍黄的太阳流放。他携带着光泽和火焰,悲愤欲绝地伫立在汨罗江畔。
回首寄予了太多依恋的故乡,却是:狼烟四起,哀鸿遍野;城池倾崩,楼阁坍塌;杀声撼地,血溅楚天……那枚悬在半天的苍黄的太阳,被秦国的矛戈戳穿;那片片颤抖在半天的阴黑的云,被秦国的利戟撕烂。
他绝望了。仰天一声长啸:吾多灾多难的楚国呵!纵身一跳——一粒闪亮的星便坠进了滚滚的汨罗江……
三闾大夫把不泯的夙愿交给了汨罗江,汨罗江每一页水波都写着死者不死的忧患。忧患不绝,忧魂切切:统一吾中国!统一吾中国!
谁知这呼喊却成了楚国一曲肝胆俱裂的挽歌。谁知这呼喊被秦羸政闻着,策马飞驰汨罗江,用雪亮的腰剑,从江中勾去了楚国这仅有的一片光泽依旧,火焰如故的赤子之忧魂。
于回马中的刹那间,秦赢政便在楚国苟喘的胸膛,狠狠地刺了一剑。仅一剑,中国就驯服地躺在了秦羸政宽阔的怀抱。
至此,中国的悲剧和喜剧,便有了中国独有的或悲或喜的大团圆结局。
而忧魂的汨罗江,年年月月都在叙述着永远没有结局的章回故事,日日夜夜流着《离骚》,流着悲国悲民的忧患。
呵,这满满一江的怒涛呵!这盈盈一江的《离骚》!
从此,中国便有了忧患,中国的墨客骚人便有了忧患,中国的忧患便写成了中国的履历。
谁也喝不干这条忧患的江。
谁也舀不干这条忧魂的江。
这条忧魂不绝,忧患切切的江呵,属于光泽熠熠不衰,火焰灼灼不灭的——中国!

回归的陶潜

品服不能站着穿,着了品服不能挺直腰板走路。为迎迓一个小小的督邮,竟然也要去束带弯腰!
品服?充其量不就是五斗米么!是乞求中的五斗米,是折腰中的五斗米。为五斗米而折腰?不!与其乞求之,不如躬耕自资之。于忿懑之中,一气之下,便卸去了品服,在“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耿直不阿秉性中,拂袖而去,带走了一缕清风。
至此,品服便有了重量,能压弯人的脊梁,是你最先品出其苦涩的味道,也是你最先吐出其难咽的味道。
归去来兮,唱绝千古,是因三径就荒惟恐松菊也凋萎才去躬耕自资?
归去来兮,流芳百世,是因大济于苍生宏图破灭才去击壤以自娱?
乘舟而去,披风而去,布衣飘然,拂绝回头路;五尺之躯,咀清贫嚼自慎,一肩浩气,终伴泥土。
白日掩闭柴门,便掐断虚室中萌芽难遂的一茎尘想。
相见无言窗外事,只恋躬耕自资田畴那蓬蓬桑麻的浓郁。
户外庭院好生纯净,炊烟袅袅放牧寡欲细长的日子。余闲之中沐斜阳,静听深巷几声狺狺狗吠牵来浓浓的暮霭,便斗酒一樽,散襟开颜,闭目舒眉,浮清醒一瓣于咀嚼,也咀嚼出一弯寒月悄悬于茅舍。
毋问何能如此,有道是心远地自偏。
心远而心也在尘世;地偏而地也在尘世。
采菊一束不在月宫里,却在篱笆下。
纵然是悠然见了一座南山,殊不知也悠然见了一角尘世——真的是一个凡心难泯的你呵!
品服可以卸去,尘世却托举着你的躯体,卸不得,卸更沉。骄傲的是,你再也用不着束带去迎迓督邮;欣慰的是,你弯腰面对的是土地上蓬勃的五谷。
五谷五谷,为何也脱胎不得尘土?
原来这也并非一个理想的王国,不满之中,你又挑尘世的尘土,在尘世的鲜为人知之处,用恍恍惚惚的神情,垒了一方桃花源新世界
于是,你这才十倍地心满,百倍地意足,千古不朽地塑在桃花源的大门口,迎来一批批怀才不遇而又“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墨客骚人,在那里遗世独立,横而不流,羽化而登仙兮。
桃花源大门也有疲劳的时候,一经关闭,便又有“归去来兮归去来兮”的千古唱绝,缝进了五谷丰登的躬耕自资里,便又有最早晓此理的你,挺直腰板走在一本本线装历史的卷页上,让不死的后人认识 你,阅读你,仿效你——
归隐文人的鼻祖:陶隐士。

志《聊斋志异》

翻开一部书——
便看见了柳树边的一汪清泉;
便认识了耳目为之一新的聊斋先生。
哦志怪又传奇,虚幻也真切!你有松岗的年龄,你有松柏的风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