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宗教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唐代高道罗公远传奇


□ 罗争鸣

  唐朝玄宗年间,天下承平日久,百姓安居乐业。开元六年立春这天,江南道鄂州,一年一度的春设大会又开始了。春设,是民间迎春的祭祀活动,唐朝时候尤其讲究。这一天,当地刺史要修斋设醮,举办各种祭拜仪式,各种讲经变文、百货交易也会在这一天云集。
  话说这年春设,全城百姓,不论男女老幼倾巢而出,鄂州前门广场上人声鼎沸鼓乐喧天。这时候,有一人,颧骨高耸大嘴长牙,身材纤细高挑,大概一丈有余,身上披着白袍,佝偻着腰,混迹于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看上去,此人左顾右盼,很是自得其乐,悠哉游哉地在集市上溜达。过了一会,跟上来一个小童,面颊红润,双目有神,个儿不大,气势不小,朝着大个子呵斥道:“你这鲁莽畜生,不老实待着,怎么跑这吓唬人?还不快走!”
  大个子一听,低头看了一眼小童,提起长袍慌忙跑了。哪来这么个小童?这个高高瘦瘦的家伙又是谁?旁边几个负责治安的小吏都看在眼里,觉得小童非同一般,上去一把抓住就找刺史去了。刺史正跟本郡一些德高望重之辈把酒言欢,觥筹交错。小吏凑上去如此这般耳语一番,刺史还真来了精神,忙问小童姓甚名谁,何以有如此声威?小童听了上前一步高声道:
  在下姓罗,名公远,从小喜欢道术。刚才见守江龙跑到岸上看热闹,俺遂把它赶了回去也。
  刺史一听,忙不迭地摇头说:“什么龙不龙的,眼见为实,你把它叫来我看看?”罗公远应到:“好!后天我们等着瞧!”
  一转眼,日子到了。这天,罗公远、刺史及手下一干人等来到江边。只见罗公远在江边挖了个小水坑,不过一尺多深,再把江水引至坑中,公远开始闭目凝神,口中不停默念。刺史和鄂州百姓都觉得莫名其妙,一个个嘬口咂舌,摇头叹息。可是没多久,眼见一条鱼,也就五寸来长,顺着江水往小水坑这边游来。小鱼游得很快,腾越翻转,个头越来越大。不大一会儿,黑气满天,遮云蔽日,伸手不见五指。而小公远镇定自若,力邀刺史到渡口的小亭子上观看,刺史等人还没登上去,乌云密布的天空就开始电闪雷鸣大雨如注。顷刻间,雨过天晴,见一条大白龙卧波江心,身子隐在水中,龙头却已伸到天边的彩云之中。这番胜景,大约一顿饭功夫才渐渐隐去,看得众人目瞪口呆,刺史也从此心服口服,对小童礼敬有加。
  当年玄宗酷好神仙方术,各地有什么嘉瑞仙迹,都争着上奏皇上。于是鄂州刺史带着罗公远不惮路途遥远,奔波劳顿,前后走了一个多月,终于来到帝京长安。后来几经周折,玄宗竟同意面见小童罗公远。这天,刺史牵着罗公远的小手,怯生生地上了大明宫三清殿。一老一少,再加上旅途奔波,俩人灰头土脸,竟颇有些可怜。
  刺史和罗公远上了大殿,玄宗正和张果、叶法善二人下棋。张、叶二人是都是当时的高道,以仙术奇妙、功夫超绝著称于世,且正得玄宗宠信,声望如日中天。二人一听刺史所奏,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一个村野小童,有何神通?”说着,二人手里各攥上十枚棋子,问小童道:“你若高明,说说我们手里各有几枚棋子?”小公远不慌不忙,上前一步道:“二人手中空空如也!一枚也没有。”张、叶二人松开手掌一看,果然刚刚攥在手里的十枚棋子竟不翼而飞了!正要四下寻找,罗公远说:“二位仙翁,不要找了,请看!”罗公远伸出小手,棋子竟在自己的掌心。张、叶二人四目相对,惊骇不已。从此,罗公远很得玄宗喜欢,竟与张果、叶法善平起平坐。刺史也加官进爵,第二天回鄂州候任去了。
  话说唐朝剑南道产一种水果,鲜美无比,一日一熟,第二天即熟烂不可食,故名“日熟子”。果熟季节,正值长安天寒地冻时候,张果、叶法善用仙术取运,每天过午就能运到长安。可是有一天,过了半夜,日熟子还没到,张、叶二人一琢磨,心想一定是罗公远在故意捣乱,于是问道:“是罗君施展神通否?” 公远挤眉弄眼,笑而不答,只用眼睛瞥了瞥大家围坐的取暖火炉,只见火炉上一直插着一根铁火箸,张、叶忙把火箸拿出来,果然不大一会日熟子就到了。叶法善召见运送日熟子的使者,询问路上所遇。使者说:“快要到都城时候,突然焰火连天,绵延数里,无路可通,一直等火灭了,才回来的。”大家一听,唏嘘不已,从此对罗公远更加敬服。
  转眼间,到了开元中期。这年中秋,宫里宫外都有望月的习俗,玄宗也在大明宫的庭院里跟几位近臣、妃嫔赏月吟诗。皎皎空中,孤月一轮,玄宗望月沉吟,似有所思。公远奏道:“陛下,想到月亮里面看看吗?”玄宗惊道:“真的能上去?”公远取手中拄杖向空一抛,忽见白光一道,手杖竟化作一座银色大桥,直达天际,一眼望不到边。公远请玄宗一起登上银桥,大概走了十多里,越走越冷,寒气逼人,但见星辰闪烁,天光灿然。走了约半个时辰,再仔细定睛一瞧,眼前竟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阙。公远曰:“陛下,这里就是月宫啦!”玄宗但见广寒宫里云雾缭绕,仙乐飘飘,数百个女孩子,一律穿着轻如蝉翼的素白裙裳,个个花容玉貌,正随着仙乐翩翩起舞。只见玄宗看得心神荡漾,头也不回地呆问道:“此何曲也?”公远道:“《霓裳羽衣》也!”玄宗双目微闭,凝神静听,一会曲调已密记胸中。不几时,玄宗不耐寒意,随公远返回皇都大明宫,银色大桥,在其身后也随即消失。回到寝殿,玄宗召集伶官,依所默记谱成曲调,这就是流芳百世的《霓裳羽衣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